腐蚀是茅盾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腐蚀  作者:茅盾 书号:44647  时间:2017/12/7  字数:3891 
上一章   一月十五日    下一章 ( → )
纷纷传言,一桩严重的变故,发生在皖南。四五天前在“城里”嗅到的气味,现在也弥漫在此间。

  本区的负责人们加倍“忙”了起来:他们散布在各处,耸起了耳朵,睁圆了眼睛,伸长着鼻子,猎犬似的。但凡有三五个青年在一处说说笑笑,嗅着踪迹的他们也就来了。我也被唤去指授了新的“机宜”妈的,那种样的细密猜测,疑神疑鬼,简直是神经衰弱的病态。

  除了一握的食禄者,其他的人们都被认为不可靠了,竟这样的没有自信!剩下来被依为长城的,只有二个:财神与屠伯。

  然而人们心里的是非,虽不能出之于口,还是形之于;从人们的脸色和眼光,便知道他们心里雪亮: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军纪问题,…

  我想起了五天前舜英对我说的话:“方针是已经确定了。”

  哦——毕竟舜英他们是个中人,是一条线上的,参预密勿,得风气之先,近水楼台。可惜我那天没打采的不甚理会得。

  最可笑的,是F这家伙了。他竟也脸忠心的样子,而且摆出“指教”的口吻,对我演说了一半天。实在听得厌烦了,我就顶他一下道:“多谢你指点。我这笨人,国家大事机微奥妙之处,当真搅不明白。你不说,我倒还像懂一点,你一说,我越越糊涂了,幸而我现在是对付白纸上的黑字,机械工作。不然,准定又要闹错误,受处分。我这人就是这样没出息,不求上进;眼前的顾得了,不出岔儿,也就心满意足了。”

  不料F这蠢东西连这点弦外之音也听不出来,倒摆出可怜我的嘴脸,郑重说道:“可是,你虽然对付的是白纸上的黑字,这些政治上的大问题,你也必须了解;譬如…”

  我突然格格一笑,打断了F的“演说”F朝我看了一眼,迟疑地问道:“怎么了?”我摇了摇头,不答。可是看见他干咳了一声,又打算继续他的雄辩时,我赶快说道:“省得你疑心,只好告诉你;这两天闹肚子,老是要放,这当儿竟觉得非上房不可了。”

  说完了我又格格地笑。F没奈何地站起身来走了…

  傍晚,应N之约,到了一个经济餐室;据说这是几位教师和职员的“得意之作”经济未必,稳便却是“第一”当我看了看那颇为隐蔽的座儿,便笑着对N道:“好个谈情说爱的地方,只可惜我们这一对是假的!”N也笑了,但神色抑悒,像有什么心事。

  刚端上两个菜,忽然听得两个爆的声音由外而来,终于在隔座停住,接着就是大模大样的吆喝;筷子敲着碟子,叮叮响成一片。

  N夹了一筷菜也忘记了往嘴里送,脸色有点慌张。

  我从那竹壁的里瞧了一下,看不清这两个的嘴脸。N却对我摇手,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不用瞧,听口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我会意地点了点头。猜想N是怕惹事罢了,于是我也埋头吃饭不说话。

  隔座的声音却和我们这里成了反比例。最初是争先抢后嘈杂的叫嚣,似乎各人只说自己的话。渐渐话头凑在一处了,中心题目好像是个女人。本地口音的一位,拨火似的在讥讽他的同伴。

  “迟早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老雄猫的嗓子,外省的口音。“我对于这种事,就喜欢慢慢儿逗着玩。女人也见得多了,哪一次我不是等她乖乖的自己送上来?你瞧着罢,敢打一个赌么?”

  “别吹了!你,哈哈,你倒像是唐僧到了女儿国!莫非她眼里看出来,就只有你一个是男的?不用说你还放着一个敌手在那里,——这个九头鸟却是闪电战的专家,跟你作风不同。”

  “管他是九头鸟,九尾我也不怕;瞧着罢,只问你,打不打赌?”

  “哦——妈的!怎么菜来的那样慢!”砰的一声,大概是拳头捶在桌子上了。那竹壁也簌簌发抖起来。

  我看见N面容惨白,眉尖深蹙,眼里却燃烧着忿火。她把筷子在碗里,忘记了吃饭。我慢慢地伸过手去,正待挽住了她的,隔座那个本地口音又响了起来:

  “唷,唷,打赌便打赌;可是先得说明白:赌什么?迟早会到手,这是一句话;迟早到了手的,不过是残羹冷饭,这又是一句话。你要赌的是哪一句?来!干了这杯酒,再说!”

  “妈的,你这贪嘴,看惹起老子的火来!”

  “哈哈,你在这里对我发火,人家在那里早已打得火热!你别再吹了,阿Q,你安份些罢,守在一边,等九头鸟吃够了你去舐碗边!”

  “该死的,你才是阿Q,才是…”老雄猫的嗓子有点嘶哑了。

  但是对方却冷冷地朗声笑道:“你不信,赶快到俱乐部去,也许还赶得上舐一舐碗边。不过,恐怕头几次的,还没有你的份呢!”

  我觉得有个东西在眼前一晃,忙抬起头来,却见N已经站在我跟前。她扶着我的肩,把脸靠近我的耳朵,咬牙切齿地说:“我们走罢!”

  这当儿,砰的一声,连这边的碗筷都跳动了,老雄猫的嗓子大嚷道:“这小子,这小子!你赌什么?我马上抓了她来,当面做给你看!”

  N全身一震,就落在我的座位里了。我瞧瞧前面,又瞧瞧后面。

  “哈哈,别急!喂,伙计,伙计;他妈的,菜来得那么慢!他妈的!”似乎把什么碗碟扔了,两个人都一齐嚷骂。掌柜的陪小心的声音也出现了。

  我拉着N说道:“走罢,你在这边,脸靠着我的肩。”

  急急忙忙到了我寓所,N这才松回一口气,像把什么脏的东西从口里吐掉“呸”了一声道:“简直不是人,是畜生!

  比畜生还不如!”

  “可惜我没有看见他们的尊容,”我冷静地说“见了记着,后也好预防。他们从街左来,我一定掩面往街右去。比疯狗还可怕呢!”

  N不作声,定睛望住她的脚尖,似有所思。

  “那家伙是一个什么路数?”我低声问她。

  “呃,哪一个?”仍旧低头看着脚尖“哦——是那外省口音的么?也不明白他的来历。也不知他从前究竟是什么学校的学生。不过现在可阔得很啦,不说别的,单是什么奖学金,他一个人就占了三份。…”

  “可是他干么敢这样凶横?难道是狗肚子里黄汤灌多了的缘故?”

  “绝对不是,这是他的作风。他仗着他是…”N顿住了,瞥了我一眼,就转口。“这些内部的事,一言难尽。你不知道倒好些。”

  但是我已一目了然。曾经混了那多年,见识过G和小蓉和陈胖这一货的我,在饭馆的时候只听那口气,就猜到个大概了。N不肯直说,却也难怪。她还没明白我是何等样的人。

  当下我打定主意要和她深谈。我握住她的手,凝眸看着她的脸说道:“论年龄,我也比你大几岁,不客气,我就叫你一声妹子。我们是一见如故,可是,你猜一猜,我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是怎样一路人?”

  N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是在这里邮局办事的,可不知道你是…”

  我赶快接口道:“可不知道我是怎样一路人罢?先不说我自己。妹子,我倒明白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是要照人家的计划去行事,今天是风,明天也许又变了雨,你浑身是耳朵,是眼睛,人家悄悄谈心,你得听,人家…”我还没说完,N的脸早已红了,她生气似的叫道:“可是我还是我,还没…”

  她又突然住口,吃惊地望住了我的面孔。

  “还没丧失了灵魂罢,”我笑了笑“那是毫无疑问的。然而正因为如此,你对于刚才饭店里那一个风,就无法对付。”

  N叹了口气,不言语,只把眼光紧紧地盯住我。

  “可是,妹子,你不用吃惊,我也就是你。现在你走的这条路,三四年前我就走了,而且还在走着。但是,如果我也说‘我还是我’,那恐怕只有,妹子,刚才也说过这话的你,能够相信我。”

  N还是不言语,低了头,却把我的手紧紧握住。“我比你早了几年,所以我所经验的痛苦,也比你多的多。

  我曾经也使自己变坏,变得跟他们一样坏,以毒攻毒!”

  “哎,怪不得你和别人有点不同。”N慢声说,突然兴奋起来。“可是我不能,——我怎么能变得跟他们一样?我正大光明的去对付!”

  “不过,像刚才那家伙的疯干,倒还不怕;最怕的是阴险。而且转你的念头的,不止一个。妹子,那个所谓九头鸟,又是怎样一个家伙?”

  “他是训育方面一个职员。就是他说的,刚才饭店里那家伙之所以得有今,无非靠了拍马和卖友,还加上一项,充打手。”

  “哦——这也不见得出奇,”我冷冷地笑了一下“他们的宝贵履历,全是这一套。我当作怎样了不起呢,原来不过如此!”

  “但是你不要小看他!”N的口气又严重起来了。“人家当他‘青年干部’呢!有好几个人吃了他的亏,都只好眼泪往肚子里,——我亲眼看见的。”

  这时候,听得有喝醉了的人在街上走过,大声嚷叫笑骂。我们会意地互相看了一看,心头感到异常沉重。一会儿,N自言自语地诉说道:“干么我会落在这样一个地方?是我自己不好么?——也许,谁叫我发痴,巴巴地要念什么书,升什么学?当第一次用甘言骗,用鬼脸恐吓,非要我进这圈子不可的时候,干么我不见机而作?…”突然她跳起来,抱住了我,怒声说:“可是,自从家乡沦陷以后,我就没有家了!现在我连一个朋友也没有了!我像一个伥鬼,已经跑不掉了!”

  我按住她的肩头,柔声安慰道:“也不尽然。现在你有了一个朋友了!” n6ZwW.cOm
上一章   腐蚀   下一章 ( → )
茅盾的最新经典名著《腐蚀》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腐蚀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腐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