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蚀是茅盾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腐蚀  作者:茅盾 书号:44647  时间:2017/12/7  字数:4046 
上一章   一月十九日    下一章 ( → )
有一封“无处投递的信”居然被我捡得了。笔迹是陌生的,但收信人的姓名,住址,我比邮差还“熟悉”有一点小小的疑窦:记得我留给二房东太太那字条上写的是“魏民”可是这里变为“韦”;到底是我记错了呢,还是“发信人”误记?再者“笔迹”也不对。而且也不是萍的笔迹。她的,我认识。

  不过这就是我盼望了好几天的“无处投递的信”理合无疑了。

  内容比先前留在二房东那里的条子更加“艺术化”了,令人“神旺”

  我正在研究推敲,忽然N闯了进来,一脸的紧张,鼻尖上有汗。她扶着我的肩膀,一面息,一面瞧着我手里那张纸,唧唧哝哝念了两句,就嘲笑道:“你倒实在悠闲,飘飘然;外边闹得怎样了,你全不管!——噢,这一段文字,好像在一本什么书上看见过,你从哪里抄来的?”

  “外边闹什么?”我装作不经意地将那张纸开。“是不是那个外省口音的又在追踪你,不甘心舐碗边?”

  “啐!你这人不老实!”N懒懒地走开。“…哎,恐怕要出了!”

  “到底是什么事呀,你又老不说…”

  “有人说,历史要重复演一次;有人说不会,为的是大敌当前。你看是怎的?”N还是那一路的口吻。“堂堂公布说没有什么不了的事,我就不信;向例是表里不符,说的和做的,完全反比例!”

  “哦,这个么!”我明白了N所谓“子”是什么了。

  N走到前坐下,将手里的一卷绿色报纸,随手向我枕边一丢,凝眸锁眉,脸朝着空中,似乎在斟酌,怎样把脑子的糟糟的说话拣要紧的先说。可是,刚说得“今天”二字,有人在叩门了,N惊愕四顾;我正待起身,门已经开了,进来的是F。

  “正想去找你呢,你可来了。”我笑着他,请他坐在窗前。

  F好像没有听得,却对N笑了笑,似乎说“原来你也在这里呀”又转脸瞥了我一眼,这才恍然似的答道:“找我去?

  有事么?”

  “自然有呀!”我抿嘴笑着说,却瞥见N坐在那里神色不安。“一句话,要你请客。——哦,让我来给你们介绍。”“谢谢,可是我们本来认识,”N轻盈地站了起来。“我还有点事,对不起。”说着,她瞥了我一眼,就匆匆走了。

  F目送着N出去,又从窗口往下看。这当儿,我一眼瞥见N带来的那一卷绿色报纸遗忘在我枕边了,我踅到前,顺手拿一件绒绳衣将它盖住,转身来唤着F笑道:“喂,你和她,看来是好朋友了,那一定得请我吃饭…”

  F回过头来,不答我的话,却问道:“你们几时认识的?”“日子不多。”我随口回答,却又佯嗔反诘道:“好像我没有理由和她认识起来的,可不是么?”

  “哪里,哪里。”F有点窘了,陪着笑,然后他把脸一板,低声慢慢地说:“时局很严重,想来你是知道的罢?我接到命令,加紧防范。”

  我看着他那种神气就要作呕,便冷冷地讥讽他道:“哦,那么,怎样办呢?一切听候您指示。会不会发生暴动?”

  不料他竟答道:“难说。不过这里是不怕的,早就有了布置。”

  “哦,可不是!我相信政府的力量是充足的,就像报上所宣布。”我忍不住笑了笑,赶快又摆出庄严的脸色来,加一句道:“何况还有诸公——忠贞勇敢的干部!”

  “然而形势还是严重。”F眼望着空中,手在下巴上摸来摸去,竭力摹仿一些有地位的人物的功架。“军委会的命令,那报竟敢不登,而且胆敢违抗法令,擅自刊载了不法文字,——四句诗!”

  “哦!想来给予停刊处分了?”我故意问,瞥一下我那上的枕头。

  “倒也没有。只是城里的同志们忙透了,整整一天,街兜拿,——抢的抢,抓的抓,撕的撕!然而,七星岗一个公共汽车站头的电线杆上,竟有人贴一张纸,征求这天的,肯给十元法币…”

  “哈哈!”我忍不住笑了。“这买卖倒不差!可惜我…”但立刻觉得不应该这样忘形,就皱了眉头转口道:“我不相信真有那样的人!”

  “谁说没有!”F依然那样面严重的表情。“一个小鬼不知怎样藏了十多份,从一元一份卖起,直到八元的最高价,只剩最后一份了,这才被我们的人发见。可是,哼,这小鬼真也够顽强,当街不服,大叫大嚷,说是抢了他的‘一件短衫’了,吸引一大堆人来看热闹。那小鬼揪住了我们那个人不放。他说,有人肯给十一元,可不是一身短衫的代价?看热闹的百几十人都帮他。得我们那个人毫无办法,只好悄悄地溜了。”

  我又忍不住笑了。那时我说什么好呢,笑固不佳,而不笑也困难。

  显然我的笑使得F感到困惑。他接连看了我几眼,忽然问道:“可是,你和她是怎样认识起来的?”

  “谁呀?”我摸不着头绪,但随即想到了。“哦,你是说N么?”

  F异样地笑着点头。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注意我和N的关系,就不肯说老实话:“同在一个地方,自然免不了会认识。你又是怎样开头认识她的呢,——何况我们又全是女的。我也正打算问你:N这人你以为怎样?”

  “没有什么。”他沉了一下。“我的印象倒不坏。她刚加入团,恐怕不到四个月,还是我‘说服’她的。这些青年的女孩子,往往无理由的固执,甚至还有点无谓的疑惧,都是思想不纯正之故。但是近来有人批评她表现得不怎样好,情形相当复杂…”

  “怎样批评她?谁批评她?”我着急地问,无意中了我的关切。F似乎也觉得了,他注意地看了我一眼。我也自悔孟,赶快转口道:“所以我刚才问你此人怎样呀,我也看出她有点那个。”

  “也不过是最近几天的事。我并没亲自听得,但据那老俵说,N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故,在同学中间发了不正确的言论,拉扯到团结问题,还有别的表现都不很好。…”

  “嘿,这可就严重了!”我故意毅然说,心里替N担忧。“可是,那个——唔,你说的什么老俵,又是谁呢?想来是可靠的了?”

  “这老俵也是个学生,可是——”F翘起大拇指对我作了个鬼脸。“了不起,爬得快,此刻风头正健。”沉了一下,他又表示对于N的关心道:“我明白老俵之为人,不大相信他那些话,当然替她解释了几句。可是她还蒙在鼓里呢,她又老不到我那里去谈谈。”

  “嗯嗯,要不要我跟她说一说?”我试探着问一句。

  F笑了笑,站起身来,含糊应道:“也好。可是这也为了她自己,对么?”他踱了几步,又笑了笑说:“实在我倒常常给她作掩护的。”

  F走后,我就跑到前,取出N忘在那里的报纸来一看,可不是,不出我之所料,正是人家肯花十块钱买的那话儿!两幅大的锌版字,首先映进我的眼帘,一边是“为江南死难诸烈士志哀”又一边便是那四句:“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戈,相煎何急!”

  我把那报纸藏好,坐在上出神。我想起了我的家乡,可不知那里现在闹的怎样了,…我埋头在沉思中,竟连有人进来也不觉得。

  当我抬头看见又是N的时候,她正走到我跟前,眼光望着那枕头。她自言自语道:“没有,这可怪了,难道在外边丢失的么?”她返身又要出去了,我一把拉住她问道:“你找什么?”

  “一份报纸,绿色的。”她一面回答,眼光还是在转。

  “是不是花了八块钱的?”我从被窝中出那份报纸给她,又笑道:“我倒有一份。卖给你罢,也算八块钱。”

  她一把抢在手中,诧异地问道:“怎么?这故事,连你也知道了?”

  “自然。可是我问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一个朋友那里——”她叠起两个指头比着“他有那么一叠。”

  “呀,那他一定是个阔佬了;几块钱的一份,一叠该有多…”

  “个阔佬!他一个钱也没花,都是轮渡上没收来的。”她把报纸展开,又折得小小的,郑重地放进了口袋里,又问道:

  “你也和九头鸟相么?”

  “哪一个九头鸟?”

  “就是才来过的那一个。”

  “哈,我倒不晓得F还有这么一个雅号呢!”一下里我全明白了:难怪刚才F来了,N就神色不安而且匆匆避开;而且F又再三问我怎样会和N相识,——其中的关系现在都明白了。我拉住了N的手,同在窗前坐下,就把F刚才所说的话都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N有点惊慌,但还能冷笑。我又问道:“他说的那个老俵,大概就是那天我们在饭店里听到的那个外省口音的鬼?”

  N点头,咬着嘴,不言语。过一会儿,她这才说:“他为什么要跟你说那些话?有什么用意?”

  “无非是见好罢哩,但也许另有诡计。总之,你的事情,并不简单。”

  看见N老是皱紧眉头,咬着嘴,好像没有主意,我又问她道:“你打算怎样?有一个网在捕你,那是显然的。F那套鬼话,管他是真是假,你去找他谈谈,总比不去好些。你得有点行动,克服这环境。”

  N仍然不言语。但她对于我的劝告,显然没有误会,她紧紧地靠住我,拉住了我的手。末后,她奋然说:“我不去,我谁也不理!那一套,我全不会!难道他们吃了我不成?我不能一步一步妥协,到自己连人气都没有!”

  我叹了口气,点头,轻声说:“你不理他们,可是他们偏要来理你呀,——困难就在这里。”

  N天真地望着我,嘴上咬出了两个很深的齿痕。“我的经验不如你,”她扶着我的肩膀“不过,我又没犯法,也不有求于他们,难道无事端端就把我…”她突然住口。我感觉得她那按在我的肩头的手轻轻一震,我回眸看她,她勉强笑道:“我也可以去找F,探一探他的口气。”她就走了。 n6ZwW.cOm
上一章   腐蚀   下一章 ( → )
茅盾的最新经典名著《腐蚀》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腐蚀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腐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