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蚀是茅盾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腐蚀  作者:茅盾 书号:44647  时间:2017/12/7  字数:6228 
上一章   十一月四日    下一章 ( → )
早上十时,刚到了轮渡码头,就听得放警报。我一看,天愁云,就料到敌机不会来市空,——据他们说,就是天气好也不会来的。

  但是我不能断定K的想法是否跟我一样。也许不呢,那我要不要过江?

  我在哄哄的人堆里找他。没有。

  在迟疑不决的心情中,上了趸船,前前后后挤了一通,也不见他的影踪!

  可是倒又拉了紧急警报了。怎么办?回去呢,过江?

  也许他倒先过江去了呢?反正我好久不洗温泉浴了,要是他不来,我就逛半天也好;不过今天这警报真真不巧。

  果然K上了这警报的当。直到午后三时我正待回去,他却到了;他目不旁瞬,下了车,就直奔弓桥。我远远地跟住他,忍不住暗笑。到了桥上,他站住了,装出悠闲的态度,东张西望,却始终没有看见我。后来他朝桥头那点心铺看了一会,似乎打算进去坐守,但终于沿着那小小石路,到所谓“公园”去了。…当我悄悄掩到他背后,伸手轻轻按上他肩头的时候,他那突然一扭身转脸向我的神气,倒把我吓了一跳。

  虽然已经看明白是我,他那脸上的筋仍旧不曾松弛。

  我那只手顺势从他的肩头往下溜,直到我的和他的两手相合,我轻轻挽住了他的。我不说话,只抿着嘴笑。

  我们是在一所房子的旁边,一丛竹子隔开了我们和那房子,前面一片草地,有几个孩子在那里玩耍。地点倒很幽静,——但可惜太幽静了一点,容易惹人注目。

  “你几时来的?”K微笑着“警报误人,我以为你不来了。”

  我故意不回答,又抿嘴笑了一笑。

  K的眼光落在我和他相挽的手上,凝神瞧着我手腕上的表,自言自语道:“哦,已经三点多了。一忽儿天就要黑下来了。”

  我忍不住格勒一笑。他抬眼惘然望住我,那神气就像一个小孩子受了大人的没头没脑的一喝。“天黑下来怕什么?”我轻声地问,同时我那挽住他的手略为用劲地握了一下“难道不好在这里过夜么?”

  我看见他脸上的跳了一跳。他很快地瞥了我一眼,就别转脸去,望着草地上那群孩子说:“看他们无忧无虑,多幸福。”

  “咱们也玩儿去罢。”我一面说,一面就放开了他的手,走向草地那边去。

  到了弓桥边,我回头对K笑了笑,就跳上一条渡船。

  他坐在我对面,眼睛定定的,似乎有什么心事。

  云罅间透出来的阳光,斜斜地落在岸旁那崖壁上,把一些常青的灌木烘成闪闪的金碧;渡船顺而下,桨声轻缓,仿佛要催人入睡。我们都不说话,可是有意无意地我们的眼光时常碰在一处,这眼光似乎都表示了这样的意思:啊,怎么你不开口呢?这样默然相对,怪不好意思的!

  我故意逗他,只抿着嘴笑,却不开口。

  终于他憋输了,迟疑地问道:“你有事没有?”

  “呵,”我笑了笑“没有。”

  “可是那天你约我的时候,好像说过有什么事要和我谈谈呢。”

  “哦,这个么?”我故意吃惊似的说“要有,就有,要没有,就没有。反正是随你的欢喜,——你爱有呢,爱没有?”

  他看住我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似乎我的每个字他都在掂斤两;末了,他微微一笑就嘬起嘴,轻轻吹一支歌曲。他这一微笑,使我有点怅惘,我猜不准他把我那几句话下个怎样的解释,我还得再逗他一下。

  可是口哨声在不该停止的地方戛然而止,他把头凑近我这边,轻声然而很认真地说:“有一点事情,请你帮忙,可不知道你肯不肯…”

  我微笑点头,等候他再说下去。这时候,渡船正到了一块突出的岩壁的左近,而前面一箭之远,却有另一渡船,载着七八个人,嘈杂地有说有笑。他突然指那岩壁说“这下边停一会儿,好不好?”可又不等我回答,就吩咐船家把船靠到岩壁之下,岩下倒挂的常藤拂到我们脸上。我移坐在他身旁,也轻声说:“什么事呢?倒不是我肯不肯的问题。”

  “有一个朋友,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想请你打听一下他的下落。”

  真不料是这么一件事,我倒怔住了。而且,他居然把这样的事来托我,这算什么?但是也没有理由怀疑他的诚恳和坦白。我不自觉地又点头微笑。他顿了一顿,这才又说到:“此人是H省的口音,年纪有二十七八,身材中等,方脸,眼睛不大不小…”

  “可是他姓什么,叫什么?”

  “姓张,”K的眼光总没离开过我的面孔“不过我也并不认识他。”

  “哦,”我忍不住抿嘴笑了笑,故意打趣他道“想来是通通信就做了朋友的罢?”

  “倒也不是。另外一个朋友和他很。我是受人转托。是这么间接又间接的,所以——”

  这分明是鬼话了,我不由的笑了笑。K的话头也立刻缩住,神色有点不安。我看定了他的脸,很想对他说:“你又何必这样吐吐?难道你还看不出我对你的一番意思?”我感到空虚。但一转念,我也就对他谅解。他有他的理由不能太莽撞。我轻轻叹了口气,挨近他的身子笑着说:

  “怎么你就想到要我帮忙?怎么你就想到我——对于这样的事,能够帮你的忙?要是我不帮,你又怎样?”

  K也笑了,却不开口,只把眼光罩住我,又轻轻伸手,盖在我的手背上。这一切,比说话都有力量,而且,比说话尤其巧妙。

  我抿着嘴对他笑。可是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又问道:“你那朋友——就是认识那个人的,大概就是上次你说曾经共过患难,最知己的那一位罢?”

  “不是!”口气是很利,毫无问题的。

  但是他的眼神有点不大对,这可瞒不了我。大概他自己也觉得了,赶快又接口道:“那是一个女的。”

  不论他这话是真是假,他这一申说却刺痛了我的心。如果他说是一个男的,那也许我的反应会不同些。那时我的脸色一定有点变了,所以他又说:“这女的,就是那男的爱人。

  我是在一个朋友那里见过这女的一两次。”

  我觉得好笑,皱了眉头。这时我当真有点生气了。难道我竟是坏透了顶的,只配给人利用,却值不得告诉半句真话?我自己知道我还不是这样的骨头,谁是真心,谁是假意,我还懂得一点呢!我越想越气,却冷冷地说道:“K,不跟你多说废话,这一件事,我没法帮忙你!”

  这意外的变局,可就将他怔住了。他瞪大了眼睛,直望住我。

  要是他也跟我呕气,那倒也罢了,但这么一副嘴脸却叫人难受。我苦笑了一下,抓住他的手,转换了口气说道:“你想,这样没头没脑的,叫我怎样打听去?连人是几时走的,你还没告诉我呢!”

  就同没有听到一样,K的脸部表情没有变动;然而他那瞪得大大的眼睛,冷光人,使我感到局促。忽而这眼光收敛了,K很自然地说道:“事情发生在大前天晚上。那位朋友在他自己的屋子里写信,听得有人叩门,那门本来就不曾上闩。他刚问得一声‘谁呀?’就有三个人推开门进来了,一人在前,二人在后。第一个进来的只问了句‘你是不是姓张’,后面的两个就出手指定了张,喝道,‘不许动!’他们先搜查张的身上,什么都没有。第一个进来的,又在房内各处搜查。房内只有一,一板桌,两个凳子;一口竹箱里有几件破衣服。桌上的几本书都是市上公开发卖的。他们拿起那封写了一半的信,看了一会儿,又下。末后,把书和信统统拿了,带手的两个就喝道‘走’!这时候,张这才问道,‘你们搜查,逮捕,有公事没有?’回答是‘不用多废话’!张又问:‘罪状是什么?’第一个进来的那个就咆哮道:‘你怕没有罪状么?乖乖儿走罢!’他们三个就把张带走。从此不知下落。”

  K说话时候的神色,始终是那么冷静,那么坦白。我没有理由再跟他呕气,然而也不能就此饶他。当下我就似嗔非嗔地说道:“啊哟,刚才还说是间接又间接呢,可是急了你说起来,就同你当场目睹一样!”说完,我又抿着嘴笑。“哎,你真是——太那个!”K忽然脸红了“事情发生的时候,还有一个女的在场。我是从她那里听来的。”“嘻嘻,又是一个女的!”我只不住笑出声来了。同时,我把那只被我抓住的手重重一握,却又猛然洒开,低声问道:“K,你——这样,支支吾吾的,却又何苦;你叫人家办事,却又不尊重人家的…”

  我咽住了话尾,把脸别开;可是我觉得我两只手都被K抓住了,K的手是热辣辣的。我再回过脸来,恰好看见K两眼发光,声音带着情对我说:“谁要是哄你,就不得好死。原来只有一个女的。当场目睹的,就是那位朋友的爱人。”

  “可是她没有事么?”我知道我脸上的神色一定还没有恢复常态。

  “没有。她那时要求同去,他们不答应。他们还冷笑讥讽道,‘不用急,你的机会在后头!’她跟在他们后边,走过了半条街,到得十字路口,看见另外有三四个人,在那里守候。好像都是带了手的。两边合在一起,他们就雇人力车。内中一人举拟着那朋友的爱人,厉声喝道,‘滚开,妈的,’她只好退后。人力车转入横街。过一会儿,她偷偷地再跟上去看时,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我不出一声,只是静听。我感觉得他已经放开了我的手。

  倒挂的常藤枝在微风中轻轻招拂。桨声响处,有一条渡船缓缓驶过。我折了一段绿条,无意识地拗了一会儿,就投在水中。

  “走罢,往堤坎去!”我招呼那打瞌睡的船家。

  我和K还是并肩坐着,很自然的靠得相当紧。K的眼光似乎常在我身上溜转,可是当我注意搜索那眼光的动向时,却又觉得不然了。他的眼睛像两个深黑的小,深不见底,但口有柔和可爱的清波。

  K谈起他童年时代的一些故事。

  干么他要提那些陈年旧话?我好几次设法引开去,我喜欢谈“现在”而且我还有一件心事未了…我微微感到烦躁。

  “你那知心的朋友,现在有了消息了罢?”在极短的沉默时间,我蓦地这样问了一句。

  K好像一时想不起来我问的是谁,他狐疑地看了我几眼,然后恍然一笑,但又立刻堆上脸的浓霜,长吁一声道:“你问的是他么?现在,当真应了那一句话,近在咫只,远在天涯了!”

  “嗳,你自己听听,你的口气就像个失恋的人儿似的。”

  K只是苦笑,不理会我的揶揄。

  “可是我倒已经知道他是谁,而且,在哪里。”我开始设法用话哄他开口。然而他摇了摇头,只回答了三个字:“不见得。”

  “当真不骗你。前几天遇到一个旧同学,随便谈谈,就谈到了你那知心的朋友,…”

  K的眉毛突然一耸,眼睛也睁大了;但随即笑了笑,在我手掌上轻轻拍一下道:“全部是鬼话!他就没有女朋友,除了那个——”

  “那个从前的爱人,是不是?”我紧跟着进去。“然而你要知道,我那旧同学就是他从前的爱人的同学呢!”

  “哦,那个,——那我自然不会知道的。”

  “所以,关心他的,也就不止你一个;你有什么消息,也该告诉别人…”

  “没有,”K摇头说。沉了一会儿,又说“当真没有。”

  沉默了一些工夫,我又转换话头:“K,报馆里的工作是几点钟开始的?有没有时间去看一场电影呢?”

  “时间是冲突的,不过要去看,也未始不可以。”

  “我有一个同乡,定了你们的报。他又不看,可是提到报纸,他总翘起一个大拇指说,到底是财神爷办的报,不错。”

  “他又不看,怎么知道好歹呢?”K淡淡一笑。“可不是,妙就妙在这里!”我抿着嘴笑了。“不过他所中意的,是你们的纸张;他定了你们的报,专门拿来包东西,哈嗨!”

  K也出声笑了。“骂得痛快!”他一边笑,一边说“可见我们的工作,不值一个!说来是够伤心的。”

  “啊哟,怎么倒又惹起你的牢来了?”我表示抱歉。“今之下办报的困难,我也晓得一点。忌讳真是太多了。谁也怪不了你们呵。”

  这时候,渡船已经到了埠头,K站了起来,朝我看了一眼。

  我笑了笑说道:“当然回去!”

  后来,K又几次提到那桩“无头公案”一定要我代为打听。

  “看你那么着急!”我取笑他道“倒好像是你的爱人?”

  K急忙分辩:“受人之托,不得不热心。”

  “啐!谁说你不是受人之托?”我真想打他一下“可是我呢?”

  K楞然有顷,这才慌忙地认真说道:“你也是受人之托,所以也不得不热心。如果你有什么事要我出点力,我当然也热心。”

  “当真么?”

  “好像我在你眼里还不是什么油腔滑调的人。”“哦!”我瞅了他半晌,决不定主意,但终于也说了一句“那么,我也要托你代为——打听一个人!”

  K微笑望了我一眼,慢慢答道:“我知道你要打听的是什么人。可是你将来一定能够明白,我没有在你面前撒过谎。”

  我们四目对,忽然同时都哑然失笑。

  K还要去制造“包东西的纸”呢,所以我们也就分手了。我望着他一步一步走远去,忽然有一个强烈的冲动,我叫他回来。我高声叫唤他,几乎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当他跑回到跟前时,我只有抿着嘴笑,我想不起为什么要急巴巴地叫他回来了。K却冷静地站在那里,等候我说话。

  突然我得了一句话,不暇考虑,就说出来了:“K,我给你介绍一个爱人,好不好?”这话刚一出口,我这才像清醒过来,不觉脸上一阵热辣。

  但是,K的反应却又把我的忸怩消除掉。他以十分自然的口吻答道:‘好!不过这问题,今天是没有时间细谈了。”

  “那么你,有没有爱人呢?”我再进一步。

  这时候他却笑了,他说:“我自己也不大得明白:远在天涯,近在咫尺罢!”他抓住我的手握了一把,就转身走了。

  我记得这是第三次我听到他说这八个字。这该不是毫无意义的罢?但是我猜不出其中的奥妙。K这人是有几分“神秘”的,不过我还是喜欢他,——不,简直是多见一次便增加了一分痴心…为什么?都是因为太寂寞,都是因为天天接触的全是太卑鄙,太恶劣。

  于是我又想到K托我的那件事了。事情太平常,当真去打听,也还不难得个下落。只是——为什么中间又夹一个女的!K的话如果全部真实,——不,关于那个女的一部分,我就不能无条件相信。

  我越想越不高兴,我倒要见见那女的是怎样一等脚

  浑身烦躁,头也有点痛了,但是我不能驱走那些不愉快的思想。

  什么在另一朋友的地方见过一二次,——我才不相信呢!

  我要当真去管这样的“无头公案”那真是傻子!对你半真半假的,你去出死力干么?

  我相信我能够赤忱对待别人,但是要看他是否对我有半点昧心,——半点的半点也不行! N6ZWw.CoM
上一章   腐蚀   下一章 ( → )
茅盾的最新经典名著《腐蚀》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腐蚀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腐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