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蚀是茅盾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腐蚀  作者:茅盾 书号:44647  时间:2017/12/7  字数:8715 
上一章   十一月六日    下一章 ( → )
舜英夫妇新搬了家,昨天她来邀我去玩,并吃“便饭”

  嘿,舜英真真阔起来了。昨晚那样的酒席,她还称之为“便饭”;而且,她这新公馆也的确大有可“玩”我总算开了“眼界”

  要不是她带我去,光找门牌,也许得好半天;新公馆是缩在一条巷子里的,巷口几间七歪八倒的破房子,大概还是去年大轰炸后的孑遗,不过居然也有人家住在里边。通过那小巷的时候,舜英谦逊似的说:“进路太那个了,真不雅观!”——可是,她的眼睛里却闪着得意之。当时我也不大注意,甚至看到了那也是“剥了皮”的公馆本身时,我还没怎样注意,然而,一进门,蓦地就眼前一亮;嗨嗨,舜英当真大阔而特阔了!

  在客厅门口,就看见了松生;他比从前苍老了些,一团和气跟我打招呼,倒也不旧日本,但那一身功架,却大有进步,宛然具有要人的风度了。那时候,我忙中失检,竟没看见客厅门口就有衣帽架,一边和松生握手,一边迈步进去,臂上还挂着我那件“古古香”的薄呢大衣。舜英却在我身后叫道:“张妈,给赵小姐挂大衣哟!”我这才不自然地站住了,站的地位却又在门框中,加倍显得不自然。

  客厅里朝外的丝绒沙发上,早有两位男客。其中一位同字脸,留着一撮牙刷须的,哈哈笑着站了起来,远远地对我伸了伸手,又哈哈笑着,那神气就有几分——不大那个。

  此人我认识。

  “我来介绍,”舜英抢前一步,把手一伸“这位是××部的…”

  “哈哈,我们会过,”这人接口说“我和赵小姐也算是老朋友了。”

  “何参议是会过的,”我只好敷衍着,笑了笑,和他握手。

  松生给我介绍那另一位男客,——周总经理。此人四十开外,圆圆的脸,皮宽浮,一听口音就知道是我的老乡。

  照例的应酬话,在这大客厅中响亮起来,几乎每句话都带个笑的尾巴,然而非常公式。我冷眼看客厅中的陈设,又注意到三分钟之内,进来倒茶的当差,就换过两个,其中之一还是下江佬呢。

  电灯光在家具的一些返光部分上,熠熠生辉。特别是那两幅丝织闪花的茶窗幔,轻扬宛拂,似乎有万道霞光,飘飘而来。

  松生正和那位周总经理谈论米价。何参议叼着枝雪茄,闭了眼,不时点一下头。我瞧那窗幔,问舜英道:“这是带来的么?”

  “啊,什么?——哦,这一副窗幔么?”舜英骄傲地一笑“是这里一个朋友送的。你瞧那料子,是法国闪光缎,可是我不大喜欢这颜色。”

  “哈哈哈,陆太太,”何参议在那边偏偏听得了“我知道你喜欢的是绿色。这才跟这一堂沙发的颜色衬的起来。”

  “对啦,何参议真是行家…”下半句被笑声所淹没。

  我无意中走到火炉架前瞧舜英他们拍的一张合家,瞥眼看见松生旁边的茶几上有一封电报,展开了一半,电码的。

  当我再回原位的时候,却见舜英正从松生旁边走开,脸色有点不大自然;我再望那茶几,那封电报已经不见。“咱们到里边去坐坐罢,”舜英轻声对我说“我还有点东西给你瞧呢。”

  我笑了笑,心下明白我在这里大概有些不便。

  到了舜英的卧室,这才知道这房子还是靠着江边的。对江山上高高低低的灯火,躺在舜英的上也可以望见。舜英一把拉我在窗前坐下,指手划脚地说道:“你瞧,那倒真有几分像香港呢!哦,你没有到过香港罢?那真是太可惜啦。…”猛可地她又跳起来,望卧室后身那套间走去,一面招手道:“来来,刚说过有点东西给你瞧瞧,可又忘了。”

  我进了那套间,一瞧,原来是浴室什么改装成的衣物室,一横木上,挂着他们夫妇俩的各衣服。舜英一面在那衣服阵中翻检,一面嘴里呶呶抱怨道:“这里的老鼠,真是无法可想。它不怕猫,猫反怕它!我这小间,还是特别用水泥把四壁都封得结结实实的,可是一天我不来检查一次,我就不能放心!”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件红白条细方格的呢大衣,像估衣铺的伙计似的把衣展开,在我眼前翻个身,于是,突然将大衣往我身上一披,吃吃地笑道:“好极了,好极了,这娇的花就配你的白皮肤呀!”

  她着魔似的又把我拉到前房,推我在衣镜前,忙着给我穿了袖子,扣钮扣,在镜子里对我笑道:“再合式也没有了,就像是量了你的身材制的!”我照着镜子里的自己,也觉得大小长短都称身,——除了出手略短一点。我装作不懂舜英这套戏法是什么意思,只微笑着,不开口。

  当我将这大衣下来的时候,舜英说:“要是你中意,你就拿去穿罢。反正我还有呢!”

  “哦,”我笑了笑“还是你留着自己用罢。我是当公务员的,衣服什么的,也都随随便便。”

  “哎,你简直就不用客气,妹妹,”舜英靠近我耳边很亲热地轻声说“你不知道,我有了喜了,三个月。这一件大衣身材最小,白搁着我也不能穿。你和我客气什么!”不由分说,她就把大衣在一边,又喊张妈包起来。

  我猜想舜英送我这件衣服不是没来由的,乐得受下,且看她有什么话说。可是她东拉西扯的,只谈些不相干的话。渐渐又谈到衣服上,她侧着头道:“哦,你瞧,我这记,我还有点小意思在这里,你可不要见笑。”接着她又唤“张妈”

  这当儿,可巧我要小解了,于是张妈先引我到厕所去。

  正在洗手的时候,突然一阵笑声从外边送来。我心中一动,走出厕所,一看没人,就悄悄踅到客厅后边,侧耳一听,原来又不在客厅里,而在接连客厅的另一耳房内。那耳房的后身有一对窗,都糊了浅蓝色的洋纱,我刚挨近窗边,就有浓郁的鸦片烟香,扑鼻而来。

  分明是何参议的声音:“——松生,你那一路的朋友,像那位城北公,花钱就有点冤。昨天我和陈胖子谈过,他也跟我一样意见。据他说G的那一份材料,至多值两万,然而你们那位城北公却给了三万五呢!嘿!松生,咱们是十年旧雨,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而况照最近趋势看来,快则半年,分久必合,咱们又可以泛舟秦淮,痛饮一番!…哈哈哈!”

  在笑声中又有人说话,那是松生:“最需要的材料,是近月到的轻重家伙有多少,西北来的或是西南来的?都藏在哪里?城北糊涂,那边也知道,不然,兄弟也不来了。只是一切全仗大力…”

  猛然拍的一下掌声,将我骇了一跳,险些撞在窗上,闹出子。但接着就是何参议的哈哈长笑,夹笑夹说道:“那——那还用说!——你要什么有什么——倘有不尽不实,你就找我——”又是拍的一下掌声,大概是拍膛罢“我姓何的。

  咱们是十年旧雨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嘿,原来是这样的买卖,怪不得舜英那样手面阔绰。

  我想再偷听几句,但是又不敢再呆下去;要是给撞见了,发觉了,那我这条性命…我屏住气倒退几步,然后一转身,轻步往舜英的卧室走去。还没到,却见张妈已经面来了。我的心跳得厉害,我弯身摸着我的小腿,故意“哦”了一声。“来了,来了,赵小姐,”张妈叫着“太太怕你拐错了弯呢。”

  “没有。”我伸直了身体,就轻盈缓步进了舜英的卧室。

  舜英斜欹在沙发上,膝前铺着一块玫瑰的衣料,望着我笑道:“上次跟你说过的,——就是这一块。跟刚才那件大衣,颜色倒也相配。”说着,就把料子递到我手里。

  我故意把料子抖开,往身上一裹,站到衣镜前看了又看,然后笑盈盈地跑到舜英面前,拉住了她的手叫道:“舜英姊,谢谢你;料子是再好也没有了,这里有了钱也买不出来。不过,我可没有什么好东西回答你,老一老脸皮收下来,怪不好意思的。”

  “哪里,哪里,瞧你还说客气话呢!咱们是老同学,亲姊妹似的。”舜英口里虽然谦逊,脸上却有德。我瞧着觉得好笑,又好气,一想,俗语说“哄死了人,不偿命”何况她的又是“不义之财”取之亦不伤廉,于是故意把两宗礼物拾在手里,比了又比,啧啧称赞道:“上好的料子,再丽也没有的颜色,穿在我这人的身上,倒觉得不好意思出去见人似的!再说,舜英姊,我们家乡有一句土话:拾了袜带,配穷了人家。今儿你送我这么两件漂亮的衣服,我不谢你,倒反怪你呢!你这一下,可把我坑的横又不好,竖又不行了呵!你瞧,我浑身上上下下,哪一些是配得过你这两件的?少不得明儿我还要跑几家百货公司,勉强配上几样,打扮得浑身也相称一点。”说完,我抿着嘴笑,心里却又想着前面耳房里鸦片烟榻上那两位的“买卖”不知做得怎样了。

  舜英高兴得脸都是笑纹,突然她把双手一拍“哦”了一声道“差一点我又忘了!”接着就叫:“张妈,张妈,前天我新买的那双皮鞋,你搁到哪里去了!”她来不及等张妈,就弯底下看,又急急忙忙开了停火几下的斗,在一些旧鞋子旧袜子堆里翻,然后,砰的一声又关上了,便直奔房后那衣物室。

  这当儿,张妈进来了,一边慢说“前几天买来那一双么?”一边就去开左壁上的一扇小门,伸手进去掏摸。

  “张妈!”舜英高声叫喝,口音有点慌张。可是张妈已经把小门再开大一点,放灯光进去,一边却自言自语道“这不是么!”随手拿出一个小小的纸匣来;她把那小门再关上时,舜英已经赶到跟前,面怒容,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手便抢过了那纸匣。

  在这一刹那之间,斜着身子靠在窗前的我,却已瞥见那小门之内原来是一间小小的复室,那倒本来是挂衣服用的,这复室内似乎有几口小木箱。干么舜英那样慌张?我微微转脸望着对江的山灯火,只当什么也没理会得。

  “前天刚买,”舜英手里托着一双两镶的高跟鞋,走到我身边说“回家来穿了半天,到底嫌紧一点。妹妹,也许你穿了倒合式。”

  我瞧着那皮鞋,只是抿着嘴笑。这,正是我看中了没钱买的那一路式样。舜英连声催我快试一试。我挽着她的臂膀笑着曼声说:“不用试了。你嫌紧的,我就合式。舜英姊,你不记得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就试过的。可是,想来好笑,今天我从头到脚全穿了你的!”

  她也笑了,却又十分诚恳地说道:“这也不值什么。你还缺什么,我替你找。本来希强——”她突然缩住了。可是看见我微笑不语,就又接下去道:“他叮嘱我和松生,看你需要帮忙的地方就瞧着办。这一点小意思,算什么!…”

  我们同坐在窗口的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我看着上那条雪白的三印花单,心里想道:“他们干这样的事,…怪道堂而皇之打公馆,原来何参议也…只是那姓周的什么总经理又是什么路数呢?…而且那复室里的木箱…”有两个念头在我心里拉扯:一个是管他妈的,跟他们混罢,混到哪里是哪里;另一个却是畏怯,觉得还是不沾手为妙,这样的事,迟早——而且我又不曾见过大阵仗。

  有一个娇脆的笑声,将我从胡思想中拉出。我忙抬眼,还没见人,先就闻到一股香气。舜英却已经站起来,笑着对我说:“一定是密司D。你不认识她么?你倒可以跟她比一比,…她算是顶括括,——其实也不过善于修饰罢了。”

  长身玉立的一个人儿像一阵风似的到了眼前,劈头就是带笑带嚷:“啊哟,老同学,多么亲热,连客人也不招呼了,给冷在外边!”

  我看见过这位女英雄两三次,我不喜欢她。

  她好像也认识我,对我笑了笑,就一手拉住了我,一手拉住了舜英,吃吃地笑着说:“去,去,客人全到齐了。又不是恋人,你们谈心也该谈够了!去罢!”

  “当真全到齐了么?我不信。”舜英一边说,一边要挽密司D坐下。

  我看不惯密司D那种作风,巴不得出去,就从旁怂恿道:“舜英,你是主人,咱们到外边去罢。”我心里却另有个打算:让她们先走一步,我得偷看一下那复室里的木箱到底是些什么。

  可是密司D偏偏住了我,说长说短,…

  客厅上果然多了三个客:两男一女,而且当中大圆桌上杯筷之类也已经摆开。

  松生与何参议站在火炉架前说话。松生手里有一卷纸,似乎就是那份电报。新来的一男一女坐在右首的沙发上调情卖俏。

  密司D像一只蝴蝶似的扑到一个矮胖子跟前,尖声叫着“处长”却又把声音放低放软,引得那矮胖子“处长”只是格格地笑。

  舜英给我介绍那沙发上的一男一女。

  那叫“怜怜”或是“莲莲”的女子,不过二十左右,看去倒还顺眼;她亲热地和我寒暄,我一面应酬她,一面却瞧那姓刘的男子,觉得好生面善。他那大剌剌的派头中带点儿土头土脑,叫人见过了就不大会忘记。

  但是那位周总经理却慢慢踱了过来,随便和姓刘的谈了几句,就转向我和“怜怜”这边。“怜怜”忽然“呀”了一声,一摔手扔掉手里的半枝香烟,却又举起手来瞧着,微微一笑,似乎是对我,又像是对周总经理说道“哪来的蚊子,真怪!”她伶俐地转过身去,走到姓刘跟前的茶几上再拿一枝烟,就又和姓刘的同坐在沙发上了。

  “赵小姐,”周总经理堆下了面的笑容,着实蔼然可亲“刚才听松翁说,才知道您就是茂老的女公子。嗨,我和尊大人是多年的情了,他在内政部服务的时候,我们是同寅。哈哈…”“呵,原来是老世伯,…我从小儿不大在家里,竟不曾拜见过。”我微笑应答着,心里却感得一点窘。

  可是周总经理却十分关心,问起我父亲的近况;一连串的问话都是我不能回答的。似乎这个“老世伯”并没有知道我早和父亲闹翻,一年也难得通一回信。我正在没法支吾,可巧当差的报道:“客来!”这才把周总经理的视线转移了过去。

  其实不用何参议介绍,松生也一定能猜到那来客就是陈秘书——陈胖子。一阵寒暄以后,主人就请宾客入席,显然是专等陈胖一人。

  陈胖见席面上有我,异样地把一双眼睛眯成一条,嘻开嘴对我笑。他这是转的什么鬼念头,我不明白,可是我却在心里笑道:“莫装佯罢!你跟何参议打算挖G的墙脚,我已经知道;你们鬼打鬼,我在旁边瞧热闹,这就是今天我在这席面上出现的姿态和立场。”

  我的座位被定在舜英与周总经理之间。首席竟是那位三分土气七分官架的刘大老官。而所谓“怜怜”与密司D,则分列于左右两旁。除去这两个“花瓶”不算,以下的席次便是那个什么“处长”陈胖,而后是周总经理了。舜英请我入席的时候,抱歉一笑,而松生也远远地拱了拱手,——这为的是屈我于末席之故罢?然而我倒要谢谢他们这样的安排。后来就明白。

  上过燕菜以后,就有些不堪入目的动作,逐一表演出来了。狂风暴雨的漩涡,就在那刘大老官的左右,那种恶劣,那种野,…密司D经验丰富,一点也不在乎。但所谓“怜怜”者,似乎着了慌了…“怜怜”正在左躲右闪毫无办法之际,突然,我看见密司D悄悄离座。我冷眼看住她,我以为她是见机而作,找个逋逃薮,谁知她飘然走到电灯开关之前,一伸手,拍“五星聚魁”的大珠灯就灭了,只靠左边耳房来的一线之光,使大家不至于伸手不辨五指。接着就是从没见过的活剧。最初的一刹那,人们还以为电灯坏了,来一个哑场,可是随即恍然大悟。这是“黄金机会”历的黑影,七嘴八舌的嚷闹,情狂的笑,中间有可怜的气急吁吁的告饶,…我隐约看见“怜怜”逃到火炉架前,…我再不能忍,不顾密司D还在监视,就去把电灯开了。

  我这一下的多管闲事,可惹了祸了。首先是D的暗示,接着就是所谓“处长”者打冲锋,…那位“老世伯”虽然给我掩护,但寡不敌众。于我有利的形势是,我和他们阵地不连接,我一边是舜英,一边是“老世伯”而且我又能喝几杯。我所必须谨防者,乃是他们离座而来和我“拚酒”然后D之类又可将电门拍的一下,来一个“混水摸鱼”果然,正如我的预料,各人都敬一杯以后,何参议左手持杯,右手执壶,离座而来“就”我了。我一瞧那是喝汽水用的玻璃杯,就知道他的“战术”了。他的条款是“各尽一杯”好!公平之至。然而又要请我“先干”哈哈,我是料到的。此时局势,须要快刀斩麻,不能拖泥带水。我立刻无条件答应,然而一口气喝了半杯之后,一个逆呃,脖子一伸,将一口的酒在何的身上,我一面道歉,一面装醉,舜英唤当差的拿热巾,…

  乘这时候,我就一溜烟跑了。

  在舜英的卧室中坐定,喝了几口浓茶,舜英也就跟着来了。她要我出去,我说头晕心跳。略歇一歇。外边却正闹得凶,哗笑之声,如在隔房。我装作醉了,对舜英说:“密司D这人,我瞧她有点下作。女人应该对女人同情,可是她帮着他们男的,作莲莲。我亲眼看见,是她关了电灯。”

  舜英听了只是笑,但又敛了笑容,凑过头来,悄悄地说道:“你不要小看她呢,此人神通广大!”

  “哦,”我故意装傻“什么神通,不过仗着脸皮厚,下作!”“可是她的手段高妙。别人不到的东西,她有本事到。人家说她本人就是整整一副情报网。”舜英略为一顿,于是含意颇深地看看我,又悄悄说道:“我们刚初见到她,就觉得她有点像你:身条儿,面相,尤其是机警,煞辣。你要是也来那么一手,她一定比下去了;事实上,你现在…”

  蓦地房门口有人扑嗤一笑,把我们都吓了一跳。站在那里离我们不过丈把远的,正是密司D,后边是张妈。D并不开口,只是笑,不由分说,拉了舜英便走。我怔了一会,见张妈还没有走,便问道:“刚才D小姐来,你怎么不叫太太一声?”

  “我刚想叫,她就笑出声来了——她站的工夫儿也不大。”张妈说那后面一句时,还做了个眉眼。这家伙,也是个“人”呢!舜英特地从上海带了她来,不会没有意思。看见我没话了,她又献殷勤道:“赵小姐,您再喝一杯浓茶?太太有上好的普洱茶,我去泡一杯来罢。”她将我当作舜英的心腹!

  张妈转身以后,我躺在沙发上,眼光无意中移到左壁复室那一扇小门,一个念头突然提醒了我。翻身起来,先在房门口张一眼,我立即移步到复室前,一下拉开了门;看那木箱,箱盖是虚掩的,轻轻揭起箱盖,——哦,一切全明白了!

  这箱里有一套无线电收发报机,嘿!

  关上了复室的小门,我迟疑了片刻,就走出卧房。

  客厅上,席面快要散了。但我之出现,又引起了小小波动。我立刻自认罚酒三钟,总算小事化为无事。

  陈胖乘间告诉我:最近将有人事上的异动,我的工作也要调呢,不过还没十分决定,他也不大清楚。

  我听了一怔,正想追问,他又怪样地一笑,轻声问道:“看样子,你和今天的主人家情不坏罢?今天不便,过一天我们再详细谈一下,”我会意地笑了一笑,可又想起K说的那件“无头公案”便约略向陈胖探听。他侧着头沉思一下:

  “大概是有的,不过我也记不清了。”

  松生他们早已盘踞在那边耳房里,一片声唤“陈秘书”

  我也回到舜英的卧房去喝张妈特为我准备下的浓浓的普洱茶。

  舜英坐在梳妆台前,重匀脂粉。我也当真有点醉了,躺在沙发上赏玩对江的夜景。我想:今晚我所见所闻的一切,说给谁也不会相信罢?但何参议之类倘在什么周上做报告,还不是咬牙切齿,义愤填膺,像煞只有他是爱国,负责,埋头苦干,正经人!真是做戏!但还有些“傻子”当真相信他们。还有些“傻子”连命也不要…K的形象忽又在我眼前出现了。可惜今晚上的一切,他没机会看到。

  而且还有“无头公案”中那位先生…而且他们还要限期命令我去找到小昭!我忽然生了奇想,以为舜英他们或者知道些这种消息。我转脸看她,她却正忙于对付她那一头可贵的烫发。

  笑了一笑,我翻身过来,帮她一手忙。在大镜子中我看着她的脸,找出话来,逐步探索。我先从几个从前和我最的同学身上,远远地发问;如果有了眉目,那我就可以转到小昭。我相信舜英也知道我有过一个小昭。

  都没有结果。最后我就提到了萍。哪知舜英撅起嘴,哼了一声道:“不用再说萍了。这人古怪。前两天,我好意介绍她一个事情,比她现在的那个事,多挣了十来倍呢,谁知她倒不乐意。不乐意也罢了,却又惹出一番话,说一个人到了那种地方,就是堕落,没有灵魂!真是笑话。”

  “现在这世界,要有灵魂就不容易存身。”我叹了口气说。

  舜英化妆既毕,还得到前面去张罗,我也就告辞。

  耳房里烟幕弥漫,客厅上竹战正酣。陈胖一见了我,就要我代打几副。我一瞧,是五千元的“底”陈胖一底将乾。——“要我代么?你准备再输一底如何?”我笑着说,就要走了,可是松生也劝我暂代几副,他和陈胖有点事情要商量。

  哼,我知道这是什么事。既有这事,陈胖就输这么三四底,大概也不在乎,于是我就代了。我干么不借他人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我尽量做大牌。谁知陈胖今天狗运亨通,不到半小时,一副大牌,居然成功…陈胖是双重的财喜临门!

  那晚就睡在舜英家里,不过我实在不能安枕。我不知道在这个“奇怪”地方,半夜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另有一原因使我兴奋不寝,那便是偶然给我知道了这些人和事,将来不会对于我没有“用处”G要是再敢无礼,我的“毒牙”又多了一颗,除非像何参议所说,当真“分久必合”;但这,难道真真可能? n6ZwW.cOm
上一章   腐蚀   下一章 ( → )
茅盾的最新经典名著《腐蚀》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腐蚀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腐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