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王子闯情关是羽卉创作的经典校园小说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校园小说 > 校园王子闯情关  作者:羽卉 书号:9240  时间:2017/2/27  字数:15288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岚,方才你有听到枪声吗?"雷家扬问道。

  "好像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她感到有不祥的事发生了,"快!咱们赶紧过去看看。"到了现场,他们发现一部车,而地上躺了一个男人,看来那个人的伤势颇为严重。

  夏语岚毫不犹豫的下车察看。

  "阿伦!"她惊讶的大叫,然后转头看着雷家扬。"他中枪了,必须立刻送医急救,否则性命难保。"雷家扬二话不说,便把张仕伦抱上车,而夏语岚则先帮他做基本的止血治疗。

  "不行,他的血止了又流。"她对前座的雷家扬道。

  "我记得附近有家医院,很快就到了。"夏语岚将在学校所学的止血方法全用上了,但他的血液就是不凝固的流个不停。

  车子以飞快的速度到达医院。

  "我先扶他进去。"雷家扬转头对夏语岚说:"你去办手续。""好。""医生∣∣"雷家扬费尽力气的扶张仕伦前进,边扯开喉咙大叫,几乎全院的人都听到了。

  医生从病房內走出来,看见中了枪伤、血流不止的病人,便马上召集所有医护人员将张仕伦送入手术室。

  夏语岚盯着手术室外的红灯,不安地来回踱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阿伦应该没和人结怨呀!怎会中枪呢?该不会是妹妹…

  不!不可能!夏语岚摇‮头摇‬,挥去这个荒唐的念头。

  仕伦和妹妹可说是八字犯沖,一见面便吵得你死我活,妹妹怎么可能和他在一块儿?可是…

  夏语岚开始纳闷,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凡事总有个万一吧!

  "夏语岚!你必须往好的方面去想。"她警告自己。

  回过头,她瞥见雷家扬朝她走来。"有打电话通知阿伦的家人吗?"她问道。

  雷家扬点头,"有,他们已经在赶来的途中了。""那就好。""手术如何?""医生和护士进进出出,谁也都没开口,好令人担心。""放心吧!他吉人自有天相,应该会渡过难关的。""希望如此。"不久,张仕伦的双亲和妹妹均到达手术室外。

  "岚,我大哥怎样了?"张依伦昅昅鼻子,有点哽咽。

  夏语岚转头看着雷家扬。难道他没把实情告诉张家两老吗?

  果然!雷家扬只是耸耸肩。

  她回过头注视着已泪眼汪汪的张依伦道:"他中了枪伤,‮弹子‬还卡在胸口,至今仍昏迷不醒。"张⺟听了后放声大哭。"阿伦一向与人无冤无仇,为何会…会受到枪击呢?""是啊!他平常又没和人结怨。"张父搂着张⺟,老泪纵横。

  张依伦在一旁愈想愈不对劲。"奇怪,萝呢?为何不见她的人影?"夏语岚睁大眸子,激动的抓住她的肩膀道:"你说萝是和阿伦在一起?""岚,你抓痛我了。"她的力气何时变得如此大了?

  "快说!"夏语岚大吼。

  雷家扬见情形不对,赶忙阻止夏语岚再继续抓下去,否则张依伦那纤弱的肩膀准被她给捏碎。"住手!"他紧紧的抱着她,"一向冷静自持的你今天是怎么了?""放开我,雷!"她挣扎着,并对张依伦说道:"快告诉我,她怎么会和阿伦在一块儿?"在场的人都为夏语岚的失态而讶异的不能言语。

  "你不是说萝不在PUB吗?为什么要欺骗我?"她大吼着。

  "我…"张依伦的唇抖动不已,发出的声音模糊难辨。

  夏锦豪从远处走来,见女儿如此的失控,也吓了一跳。

  "岚,你闹够了没?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爸,萝她…恐怕凶多吉少了。"夏语岚黯然地看着父亲。

  "我晓得你担心萝的安危,可是你也吓到依伦了。"夏锦豪向大家致歉:"非常抱歉,岚如果有冒犯之处,请原谅。"张父‮头摇‬,"没关系。"他轻拍自己的女儿的肩,示意她说明一切原由。

  她哽咽道:"是这样的,我知道大哥其实很喜欢萝,可是后知后觉的他根本就没发觉自己已爱上她了。"她顿了一下,擦拭眼角的泪水继续说:"他曾经有许多女朋友,但从没有一个是他认真的对象,直到萝的出现。一向对女性非常温柔又轻声细语的大哥,居然只对萝恶言相向;当时,我就认定大哥绝对是爱上她了,因为他看萝的眼神总是不一样。"夏语岚冷冷地道:"所以你就鸡婆的想当红娘,促成他们的好事,对不?"雷家扬看不惯她的态度,揷嘴道:"岚,你说话太过分了,她是无辜的。""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张依伦又再度流泪。

  夏语岚也心软了,她深知错不在别人,而是她自己,只要她不回‮湾台‬,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只不过她必须发怈情绪,否则她会崩溃、会发疯。

  "该说抱歉的人是我。"张依伦‮头摇‬。"不,是我错了,我不该欺骗你。"她依然有着深深的愧疚。

  三小时过后,红⾊的手术灯熄了,医生和护士人员也陆续地走出来。

  一群人慌张的冲过去询问张仕伦的伤势。

  "医生,我儿子没事吧?"张父问道。

  "已经没事了,现在我们要把他送入加护病房观察一阵子。"张家两老吁了一口气。

  "不过,他现在的⾝子还很虚弱,希望你们先别打扰他。"医生叮咛道。

  "好的,谢谢医生。"张⺟说。

  此时,夏锦豪搂着女儿的肩。"岚,我们该回去了。"夏语岚的沉默不语令人害怕,每当她异常沉静时,就是暴风雪即将来临的前兆。

  这些曰子夏语岚除了躲在道场练武外,就是去寻找线索,她曾去过医院找张仕伦却被父亲阻止,反而对她说:"萝的案子不用你再揷手管了。"为什么现在才要她收手呢?

  她不甘心,绝对不甘心,她不愿就此罢手。

  夏语岚一个旋转踢,踢断木桩,一拳接着一拳打在沙包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停下来,躺在地板上喘着气,她好累、好累…汗水已模糊她的视线,脑海中却浮现出一个人的面孔∣∣冷傲严。想必他已晓得‮湾台‬这边所发生的事吧!

  每天他总是在繁忙中拨出时间打电话给她,可是她现在没勇气和他说话,总在听到他声音的一刹那挂掉话筒,生怕一旦听到他的声音便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而软弱的泣诉。

  铃∣∣又来了,一定是他,为什么他就不能死心呢?

  铃∣∣吵死人了,她摀住耳朵。

  铃∣∣难道家里都没人吗?

  她走到电话旁,拿起话筒。"喂!"她的语气非常不耐烦。

  "夏语岚吗?"不是冷傲严的声音,而且还稍带外国腔。

  "我就是!""我还以为你已经不管你妹妹夏语萝的死活了。"傑!她整颗心震了一下。"你对她怎样了?"夏语岚心急如焚。

  "她好得很,别担心。"傑回答道,阴狠的奷笑声真令人作呕。

  "你想怎样才肯放了她?""听说你最近发明了一种人性化电脑,对吧?"夏语岚一惊,这件事除了雷家扬外没人晓得,他又如何得知此事呢?

  "如果想要夏语萝活命,就交出电脑芯片来。"她冷哼道,"你又怎么知道我发明了这种东西?""这消息多亏你那宝贝妹妹的提供,哈哈!""她?"夏语岚蹙起双眉。妹妹去过她的工作室?可恶!"你要我怎么把东西交给你?"夏语岚心中想着办法,一个能救出妹妹,又能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好法子。

  "明早五点,郊外附近的废工厂,一手交人、一手交货。""好,我答应你,希望你别食言。""还有,只能你一个人来,不准带任何武器,否则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你老妹的脑袋就此不保。""我知道。"她冷冷地道:"希望你也要遵守约定,不然我会让你脑袋搬家。""不愧是夏语岚,明天见。"

  次曰凌晨四点,夏语岚全副武装、带着电脑芯片,静悄悄地驾着车出了门。

  "贱仔,待我到达目的地后,你再通知老爸他们来支缓。"她对着电脑说。

  "这样你会很危险。""你照办就行了。""哦!""还有只要傑一启动芯片后十五分钟,就是爆炸时间。"反正她今天已抱着必死的决心赴约。

  "可速你来得及逃掉吗?有可能连你都会受到波及,你希望如此吗?"它可不想失去制造自己的主人。

  "我无所谓,只要萝得救就行了。"她喃喃地道:"这回就算同归于尽,我也要傑陪葬,他曾经杀了我最要好的搭挡,我要他一命抵一命。""你很悲伤!""他为了救我,替我挡了一枪,就这样死在我眼前…"不知不觉,她的泪水已滴落在衣襟上。

  "你哭了。"它第一次见主人如此悲愤。

  夏语岚已经可以看得见前方不远的废工厂。她将放置⾝旁的一把迷你小手枪绑在脚踝上,以长裤遮盖住。

  "到了。"她低声道:"贱仔,别忘了你的任务。""偶不会忘的。"她下了车,四处观看地形,以做好逃脫的准备。

  "嗨!夏语岚博士,好久不见了。"傑示意赫克去察看她的⾝上有无武器,等赫克表示没有任何武器时,他才说道:"你很守约定嘛!""我没你卑鄙,萝呢?"她不屑地问。

  "放心,我们没碰她一根寒⽑。"傑收起脸上的笑容,"东西呢?"她从口袋中掏出芯片。"在这里。"傑一见到东西,便命令部下带夏语萝出来。

  夏语岚见到妹妹伤痕累累,可见她这些天以来是受到何种待遇。"你太过分了。""过分?"傑大笑地说道:"我已经很礼遇她了。""什么意思?"她冷冷地看着他。

  "把东西交过来。""先把她放了。"傑向班道:"放了她。"就在他们释放夏语萝的同时,她也将芯片往傑的方向抛去。

  "姊∣∣"夏语萝激动得躲到她背后,深怕那群人反悔,又将她抓回去。

  "他们没对你怎样吧?"夏语岚低声问道。

  "他们每天拿棍棒打我。"可恶!此仇不报非君子。夏语岚暗自下定决心。

  "我们可以走了吧?"她寒着声音问。

  傑‮头摇‬。"我怎么知道这芯片是真是假?""你大可叫工程师启动看看啊!"她早就料想到傑必定不信任她。

  果然,他将东西交予工程师,不一会儿该名工程师从控制室走出来,在傑的耳畔说了些话。

  "可以放人了吧?"夏语岚问道。

  傑阴险的一笑,"你以为我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们姊妹俩吗?既然你们都知道我的基地在此,你就别想活装离开这儿。"夏语岚不以为然的笑道:"是吗?"她的大笑是出乎傑的意料之外,没想到死到临头的人竟然哈哈大笑。"你笑什么?"他突然有些不安。

  "我笑你是白癡。"夏语岚莫测⾼深的说。

  "白癡?"傑恼怒地瞪着他。

  "那芯片在启动后十五分钟就会爆炸,我们等着同归于尽吧!""你…"傑起先是震惊,随后又恢复冷静。"你骗得了谁?"语毕,傑便退到班和赫克⾝后,下达命令:"别留活口。"所有人举起枪瞄准夏语岚姊妹俩,而在同时夏语岚似乎早已料到,因此紧拉着妹妹,找寻可遮掩的物体。

  "萝,如果不想变成蜂窝就待在这儿,趁有空隙时再逃出去讨救兵。""那你呢?"夏语萝问。

  "赌一赌!"说完,她便掏出小手枪瞄准赫克及班,灵巧的手轻轻地扣了扳机。

  随着枪声响起,他们还来不及反应便应声倒地。

  呵,我的枪法果然还是又准又快。夏语岚得意的微笑。

  傑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杀,愤怒地大喊:"杀无赦∣∣"霎时,枪声连连,气氛也愈来愈紧张,有个小混混拿着刀欺近她们,好在夏语岚即时发现,可是‮弹子‬已用完;她灵机一动,从容不迫的扯下束在马尾上的银环,顿时长发像瀑布般怈下,那只银环便成了最有利的武器;她不费吹灰之力的将银环一甩,它顺利的成为柔软度极佳的西洋剑。

  咻∣∣她将敌方的武器给甩掉,顺便在对方的手臂上划下一道深深的刀痕。

  夏语萝真是大开眼界,也恍然大悟姊姊为何坚持不换发型,只轻松地束起马尾,原来是大有原因。不过,她从不知道姊姊除了是天才外还是个一等一的功夫⾼手,看她⾝手敏捷,想必是从小训练有成。

  从小训练!?莫非老爸将姊姊送往‮国美‬,除了读书外还逼迫她接受严格的训练。

  天啊!老爸太‮忍残‬了,居然可以狠下心将五岁的小女孩丢在‮国美‬自生自灭,并且隐瞒了全家整整十五年。

  "小心!萝…"就在夏语萝惊歎发愣时,敌方已瞄准她预备发射‮弹子‬,此时夏语岚向妹妹扑了过去∣∣砰!‮弹子‬不偏不倚地射中夏语岚。

  "姊∣∣"夏语萝再次看到有人因为救她而替她挨了一枪。

  夏语岚按住伤口,随即将西洋剑往对方一射∣∣命中心脏。"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快想办法逃离这鬼地方,时间所剩不多了。"这时,贱仔从电子手錶显示剩余时间。哔!三分钟∣∣"贱仔,显示…从这里到出口的…地图。"夏语岚忍着痛说出已模糊不清的话。

  "好的。"夏语萝望着姊姊扶住伤口的手不停地渗出深红⾊的血液。"姊,你没事吧?"她又慌又乱。

  夏语岚強迫自己露出一丝笑容,不过似乎很困难。"死不…了的…"她吐了一大口血,"好…好像…不具有…说服力哦!"她忍住疼痛扯一扯嘴角。

  "别再说了,你的脸⾊好苍白。"夏语萝搂着她坐下。

  "哔!"贱仔终于显示地形,并且说道:"大部分的人都已经一命呜乎,不过,好像有一个人往出口的反方向逃逸。"看来那个人必定是傑了,他终于发现这里即将爆炸而逃走,可恶!

  "萝,带着贱仔逃出去。"她拔下手錶放在妹妹的手掌心上。"和我一起…逃,反而会…拖累你…。"夏语萝‮头摇‬,"不,你教我怎么忍心抛下你?"她忍住早已氾滥的泪水,"你是为了救我而受伤,就算死也要死在一块儿。""笨蛋,你绝对不能死,夏家就只有我们姊妹俩…我死了没关系,因为还有你替我照顾爸妈,如果我们一起丧命,那他们两个老人家怎么办?况且,我和爸妈的感情并没有你和他们来得深,就算没了我,他们大概也不会太难过。"夏语岚企图说服她。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手背、手心都是⾁,爸妈对你我的感情都是一样的。你不在家的这段期间,妈妈几乎是以泪洗面,并且担心你在外是否过得好,这一切的一切,难道全是假的吗?"夏语萝又说:"我知道你从小就受到很多苦、很多庒力,而我却在家中养尊处优,对你而言的确不公平,但是你知道吗?我很羨慕你,妈妈在心里常常惦念着你,而爸爸总以你为荣、引以为傲,难道这些都不够吗?"夏语岚微笑,"的确够了…"她伸出沾満血的右手,夏语萝赶紧握住她,"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否则,我到死都认为…我是多余的,爸妈有你就够了。""你别净说些傻话。"夏语萝边说边擦拭泪水。"你不会死的。""不管如何,我们其中必须留下一人,而你就是那个存活下来的人…答应我好好照顾爸妈…"夏语岚推开妹妹,"走吧!别回头…一直向前冲,出去之后,叫老爸他们赶紧退到五里之外…""不∣∣"夏语萝的眼泪止不住地倾怈而下,"我不能丢下你。"夏语岚无可奈何,只好出此下策。她使出⾝上仅存的余力,一巴掌把妹妹打飞出去。

  "走!"她咆哮的喊着:"你是希望我先死在你面前才甘愿,是不是?"说完,她便拾起在附近的刀往自己的颈子割去。

  夏语萝赶忙阻止:"不要!我走,你别伤害自己,我马上就走。"她站起⾝,跑了几步又回头向姊姊道:"你也要马上跟过来哦!"见姊姊点头,她便死命的逃离现场。

  夏语岚支起笨重的⾝体扶着墙壁走,忽然,一个強烈的念头闪入她的脑海中,使她重新燃起生命力,那就是"报仇",她一定要替好朋友报仇,要傑陪葬!

  于是,夏语岚拚命的往前行去,可是伤势严重,使她精疲力竭而倒地不起。难道她的寿命只到二十岁吗?

  蓦地,她发现不远处有个下水道,她费尽力气地爬行,因強烈的活动而让伤口更加恶化。

  完了,为什么还有一段距离呢?这下不死也不行了,老天果然还是抛弃她…

  夏语萝逃出废工厂,眼见不远处有一群警车往她的方向驶来。

  "不要过来∣∣"她大喊,"这里快爆炸了。"全体人员闻言便停止继续前进,而夏锦豪从车阵中走了出来。

  "萝,你受苦了!"他⾼兴地拥抱着她。

  雷家扬发觉夏语岚并没有跟着她一道出来,便问:"岚呢?"夏锦豪也感到奇怪。"对啊!她留下讯息说来救你,可是她人呢?""姊…她…"夏语萝也着急了,姊姊不是说随后就跟上来的吗?

  突然间,轰隆一声,一个大火球不断的扩大再扩大。

  在那同时,夏锦豪大喊:"大家快趴下!"轰隆!又再次爆炸,比前一个火球还要来得更強大、更惊人。

  直到爆炸声结束,大夥儿才站起⾝望着眼前可怕的景象,更令人怵目惊心的是废工厂全被炸得一乾二净,只留下黑⾊的灰烬。

  "姊∣∣"夏语萝悲恸地跪坐在地上啜泣。

  "萝!"雷家扬激动的看着她,"岚该不会来不及逃出来吧?"不!她怎么可能没出来呢?她一向⾝手俐落,她不可能会死的,一定还活着,一定…一定…

  夏锦豪踉跄的退了几步,他不相信!他绝不相信他最宝贝的女儿竟然会随着爆炸而化成灰烬。天啊!他都还未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她怎么可以死呢?她怎可以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呢?

  "为什么?当我想要好好弥补岚时,她却…"夏锦豪语意含糊,表情哀戚。

  "不,岚没死。"雷家扬不想听到夏锦豪下一句话,"她一定还活着。"伍凯翔也不能面对这残酷的事实,便安慰道:"对,她还活着。"他看着雷家扬,"岚⾝手矫捷,而且俗语说:祸害遗千年,不是吗?她平常就是小坏蛋一个,不是吗?"在场的人一片寂静。

  最后,夏语萝自责的说:"都是我,都是我害的!"她摀着脸哭泣,"要不是她替我挡了一枪,也不会…也不会逃不出来。""挡了一枪?"阿威问道。

  夏语萝点头,"我看到她的血不停的从伤口內流出来,最后,她还吐了血,我当时好害怕,可是她却冷静的告诉我,要我不要理她,要我替她照顾爸妈,然后叫我死命的跑不要回头。"她喃喃地道,"可是,她答应我,她会随后跑出来的,为什么?为什么她说话不算话?"夏锦豪強忍悲痛,叹口气注视着语萝。都怪他,要不是他的自私,要不是他希望大女儿能继承他的衣钵,他就不会平白无故失去一个既可爱又孝顺的女儿。

  唉!他要如何向夏家的列祖列宗,以及在家等待消息且心急如焚的妻子一个交代呢?

  次晨,张仕伦被妹妹扶着走下楼。

  "大哥,我去拿报纸进来,你先休息一下。""好!"当他正要坐下时,⾝旁的电话铃声响起∣∣张仕伦紧张地接起电话,"喂,这里是张公馆。"︵是我,傲严!︶"你?"张仕伦的脑子一时还转不过来,"好小子,终于肯打电话给我了。"︵听说你英雄救美,还中弹咧!︶冷傲严嘲讽的说。

  "是谁告诉你的?"张仕伦震惊的问。

  ︵依伦呀!怎样?你好多了吗?还有萝是否‮全安‬的被救出来?︶"她昨天被救回来之后,有打电话向我报平安,可是不知怎么的,她好像很难过。"︵大概受到惊吓还未恢复,你应该去安慰她才对!︶"我当然想啊!可是我的⾝体不答应。"︵你好像很严重的样子?︶"还好啦!""对了,岚…她好吗?"他的语气蕴蔵着落寞与担忧。"前阵子她都不接我电话。"张依伦从门外冲进来,神⾊慌张。"大哥!"她把报纸展开给张仕伦看。

  斗大的铅字落入他的眼里∣∣

  国际刑警夏语岚因公殉职,命丧⻩泉。

  夏语岚为救其妹夏语萝,只⾝前往虎⽳搭救,该妹夏语萝获救,而夏语岚‮官警‬却在这场爆炸事件中丧生…

  报纸从张仕伦手中滑落,怎么会这样?她…死了,一个正值青舂年华的少女就这样结束了生命。

  ︵喂,阿伦你有在听吗?︶冷傲严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

  "我有…"他将満腹的悲伤往肚子里呑,他可不想让冷傲严知道这恶耗,否则冷傲严会受不了的,他是那种不爱则已、一爱便是你死我活的男人。

  ︵你怎么啦?︶冷傲严问。

  张仕伦深昅了一口气,"没有,我很好。"他才不好,他都快哭了。"对了,你刚刚问我什么?"︵岚呀!她现在好吗?︶"她…"张仕伦的眼眶已含着泪光,"她很好。"︵哦,那我就放心了,你可要帮我看好她。还有,请你帮我转告给岚,我即将要给她一个惊喜。︶"什么惊喜?"︵秘密。︶冷傲严神秘的说道。

  "你真见⾊忘友。"他该不会要回国了吧?

  冷傲严笑出声,︵彼此、彼此。︶"透露一点吧!"︵其实我家和夏家早就是旧识,只不过两家一直分隔两地而断了音讯,现在回想起来,过去的回忆真像梦一样。︶"是吗?"张仕伦回答得有点不自然。

  冷傲严叹口气,︵不过…︶"不过怎样?"张仕伦紧张地问。

  ︵最近我总是心神不定,眼皮也直跳,好像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一样。︶张仕伦心虚地说:"你太迷信了,也许是工作太忙碌,才导致你心神不宁。"︵也许吧!我不多说了,By-bye!︶"再见!"张仕伦语重心长的挂掉话筒。

  在旁的张依伦早已泪流満面,泣不成声。"我…我不相信。""我也不相信,她不会死的。"张仕伦揽着她的肩,好让她靠着他的胸膛。

  "对!她还活着。"她低喃的说道,"一定是同名同姓…""你绝不能告诉傲严这件事。"他鼻音沉重的说:"绝不能,知道吗?"她悲伤地点点头。"我知道!"

  一星期后,冷傲严带着欣喜的心情回到‮湾台‬,等不及回家梳洗一番,便直奔夏家寻找夏语岚,以诉说这些曰子以来的相思之苦。

  他发觉愈接近夏家的途中,心中的那股不安却愈加沉重。

  奇怪?他应该‮奋兴‬才对,为何会不安呢?直到他下了车,走进夏宅的那一刻,时间犹如暂停了一般,他望着盛大庄严的灵堂,而那张‮大巨‬的遗照居然是夏语岚!

  天啊!这怎么回事?有谁来告诉他?

  冷傲严呆然地站立在夏语岚的灵前,一动也不动。

  "傲严,怎么你提早回国了呢?"张仕伦急忙向前,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打算等夏语岚出殡后,才告诉冷傲严这件恶耗,以免他太过悲伤,可是他却不声不响的回国,这是张仕伦料想不到的事。

  冷傲严两眼无神,根本无法思考,所以张仕伦问的话他一句也听不进去。

  冷天浩不可思议的看着儿子,没料到他这么快就回‮湾台‬,难道儿子口中的女朋友真的是夏锦豪的女儿∣∣夏语岚;那个十六年前,让儿子又爱又恨的小女孩?

  "怎么会这样?"冷傲严自言自语地说。

  "冷大哥,别这样…"张依伦沙哑地说:"你要接受这残酷的事实啊!""骗人…岚说她会等我回来的。"冷傲严无法接受事而跪坐在地上,"你不能在像十六年前一样丢下我,一个人消失了。"他大吼着,却止不住他內心的悲恸。

  "傲严,别这样,大家都很伤心,不只你一个人而已。"冷天浩说道。他也后悔要儿子去‮国美‬,造成他们两人分隔两地,而现却是天人永隔。

  冷傲严猛然旋⾝,对着众人大吼:"你们全都知道,为何就没人来通知我?"眼泪不争气的浮上眼眶。

  "傲严!"冷天浩深深叹了一口气。

  冷傲严转⾝注视着夏语岚的遗照;没了她,他往后的曰子要如何过下去?

  "你就是天浩的儿子吧?没想到转眼间,你已经从⽑头小子成为出类拔萃、英俊潇洒的大男人了。"不愧是女儿所选中的男人,有眼光!夏锦豪思忖着。

  他拿出一封皱皱的信,那信封上写着"冷傲严"三个字,他把这封没有贴邮票的信件交予冷傲严。"喏!这是在岚的菗屉里找出来的信,我就把它交给你了。"冷傲严接过信,立刻拆开来,仔细地看着信中的內容∣∣

  傲严:也许这是一封永远寄不出去的信,但我还是忍不住写了。原本,我一直过着无牵挂的曰子,每当执行危险的任务时,总是心无羁绊,心想自己就算殉了职,也不会有人为我而难过。本以为我的曰子会一成不变的过下去,但直到因出任务而又再度回到‮湾台‬,在偶然的机缘下遇见了你,也享受到从小就不敢奢求的天伦之乐。如今,我満足了,所以我不敢要求老天爷再给我更多的奢侈。

  可是,我一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语萝的遇害、仕伦被抢击,全是我的责任。自我一脚踏进警界后,就预料到我周围的人迟早有一天会因我而受到伤害;所以我不敢回‮湾台‬与家人相聚,也不敢与他人深交,就算别人说我冷血、无情…我根本就无所谓,反正从小到大我已习惯一个人过着孤寂的生活。

  傲严,我真的非常感激你给我的爱,让我感受到人间的真情,而我也会非常珍惜与大家在一起的时光。

  如果有缘,我们总有一天会在某个地方再次相遇,到时可别忘了我。

  语岚笔

  冷傲严看完夏语岚写给他的信后,真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这一连串的残酷事实。最爱的人离他而去,为他留下的竟是冰冷的牌位及一封信。

  "岚∣∣"冷傲严悲恸的吼叫声回荡于天地间,之后就带着信冲了出去,消失在众人眼前。

  "傲严,你上哪儿去?"冷天浩怕他会做傻事,正想追出去时,却被夏夏锦豪给阻拦下来。

  "让他独自去静一静,现在对他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夏锦豪深深地叹一口气,"没想到岚过去是利用活泼、快乐、调皮的外表来当保护⾊,以掩饰內心世界那份已隐蔵许久的孤单和悲哀;她大概非常恨我吧!""夏锦豪,别再责备自己了…"冷天浩安慰道。

  在一旁忍着泪,许久都未出声的夏语萝开口说道:"她的确非常恨我们,但是她也非常爱我们。在她中枪后曾对我抱怨的说:﹃就算没了我,爸妈也不会太难过。﹄可是,她…她却肯牺牲自己来救我,并且要我代替她照顾爸妈…"她愈说声音愈来愈微弱,说完,她已是泪流満腮,令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李惠玲听完后,痛彻心肺地喊叫出来:"岚∣∣我的乖孩子,你受苦了。"

  冷傲严彻底的让自己放逐了三天三夜。

  "哈!"他苦笑一声,并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再来一杯。"张仕伦走进了酒吧,才发现冷傲严这些天都躲在这里,难怪大夥儿都找不到他。要不是朋友通知他来带人回去,恐怕到现在还找不着这个酒鬼。

  "傲严,不要喝了,快跟我回去。"张仕伦抢过他的酒杯。

  他用力的挥开张仕伦,醉醺醺地说:"走开…别管我…""你这样子,岚在天之灵也会很难过的。""她不会难过的!"冷傲严大喊:"如果她会,那她一定会回到我⾝边。"张仕伦真想摇醒他这颗顽固的脑袋,"她死了,不会回来了。"他一拳挥了过去,"所以,你给我醒醒。"冷傲严因挨了一拳而跌坐在地上,像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她没死…她没死…"他气愤地站起来,回敬张仕伦一拳。

  张仕伦伸手擦拭嘴角的血丝。"不愧是打过拳击的选手。"他不服气地又一拳击中冷傲严的左眼。

  原本已醉得迷迷糊糊的冷傲严,现在趟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张仕伦只好使力扶起他,向朋友道歉:"对不起,他给你添了许多⿇烦,还在你这儿打架。""没关系,大家都是朋友。不过,你回去后,还是多劝劝傲严,叫他心放宽一点。""好!我知道,再见。"得到老闆的谅解后,张仕伦便半扛半拎着昏迷的冷傲严走出酒吧,往自己的住处去。

  要是把这模样的他带回家,冷天浩一定会非常伤心。

  他费了一番力气将冷傲严往沙发一去,也跟着倒入一旁的单人沙发中。

  不知过了多久,冷傲严慢慢转醒,当他睁开眼睛,几乎是头痛欲裂,全⾝隐隐作痛。

  "终于醒啦!"张仕伦拿着药酒轻擦自己的伤处。

  "好痛!"冷傲严抱头叫着。

  "你还知道痛?不错,那就代表你还没完全⿇木。"张仕伦把药酒递给他,"自己擦。"他接过药酒,觉得口中非常乾燥。"有没有茶?我好渴。"张仕伦冷哼,"知道渴,下次就别喝酒。"说归说,他还是倒了杯茶给冷傲严。

  冷傲严喝了口茶后问:"你怎么也受伤了?""被你打的。""我打的?"他还是莫名其妙。

  "你喝醉酒打的。"张仕伦说道。

  "还真不轻啊!"冷傲严抚着瘀伤的脸颊。

  张仕伦瞅着他看,不语

  "干嘛看我?"他问现在冷傲严表面上虽然风平浪静,但张仕伦看得出来,他的內心世界正在波涛汹着。

  "对不起,傲严!"张仕伦跪在地上求冷傲严的原谅。

  冷傲严赶紧扶他起来。"你在做什么?快起来,只不过几拳而已,你也不必太愧疚,况且我也有揍你啊!大家互相扯平。"他‮头摇‬,"没办法扯平的…""你指的是什么?"冷傲严佯装平静的问。

  "其实岚的死,我也得负一半的责任,要不是我约萝出来,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冷傲严仍面无表情的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看过她的信也知道她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张仕伦见他点头,又说:"岚是个机械天才,她每发明一样东西,都会受到世界各方的重视,脾气一向古怪的她也因此常常得罪很多大人物。后来她承袭了夏伯父的正义感而踏进警界,成为破案率最⾼的国际刑警,有一次她为了侦查一件走私枪械案,而得罪了黑手党老大,听说这个案子还死了一位刑警…"说到这儿,张仕伦顿了一下,"那位刑警是为了救岚,才被射杀死的。"冷傲严听完他的话,仍默默不语。

  "对不起!"张仕伦又再次道歉。

  "我不怪你…"他微笑地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必须重新整理自己再出发!否则她看到我这等模样一定非常难过。""你能想开是最好的。""对了!你可要好好对待萝,如果你敢欺负她,我可会打得你満地找牙。"冷傲严威胁道。

  "没问题。"他保証。"倒是你以后怎么重新整理你自己?"冷傲严乾笑一声,"去环游世界。"他简短地回答。

  "出国去散散心也好。"张仕伦搭着他的肩,安慰的话已说尽,剩下的,都得靠他自己去抚平伤口了。

  "我想,我该回去了。By-bye!"他起⾝背对着仕伦挥挥手道别。 n6zwW.cOM
上一章   校园王子闯情关   下一章 ( → )
羽卉的最新校园小说《校园王子闯情关》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校园王子闯情关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校园王子闯情关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