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舂/白云道人是白云道人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玉楼舂/白云道人  作者:白云道人 书号:48003  时间:2019/1/31  字数:6152 
上一章   第十三回 高大尹妙计怜才 痴公子弄巧成拙    下一章 ( → )
却说黄钺那晚被翠楼设计打得遍身疼痛,闷闷回到书房,气得一夜不曾合眼,思量要出这场恨气,千思万想,无法可设。忽然想道:“本府知府,是我丈人门生,平素极有胆量,最善于断事。明我去击起鼓来,叫他拿这般泼妇到官,拶的拶,打的打,那时我母亲却护她不得。可不出俺中之气了?”

  到了次起来,就乘轿到府堂。此时正发头梆,那黄钺便将堂鼓连敲,吓得众役不知黄公子为着甚事。那贺知府在私衙听见堂鼓敲,想是紧急事情,遂传鼓升堂。众衙役吆喝一声,黄钺叫屈起来。知府问是何人?衙役禀道:“是吏部黄尚书的公子。”知府听了,叫请相公。黄钺走到面前,举止失仪,言语失节。

  知府问道:“黄兄有何见教?”

  黄钺道:“是被家人、妇女打了。”

  知府道:“家人、侍女,怎敢打家主?”

  黄钺道:“是借家母的势来打我的。”

  知府听了呵呵笑道:“尊太夫人岂不知道理,好教家人、妇女殴打公子?其中必有缘故。须要说个明白。”

  黄钺道:“因一个泼丫环翠楼,私养汉子,被我拿住她的私孩,她竟不肯伏罪,反刁唆母亲领了一班恶妇,各执槌,把我打个半死。要求老公祖替我拿来治罪。”知府摇首道:“难处,难处。翠楼既是尊太夫人之婢,只该求太夫人以家法治之才是,下官怎好拿她?劝兄息怒,家庭之间,忍耐些罢了。”

  黄钺听了这话,不觉起憨来了,说道:“老公祖差矣。朝廷叫你来做官,要治民间不平之事。我家翠楼这丫环,偷外汉不肯偷家汉,我受了她的恨气,母亲又替她作主。所以来求你,你又说她是夫人之婢,不好拿她,我便是我母亲养的,不好惹她。难道你也是我母亲养的,不敢去惹她?”

  这知府见他一派痴话来冲撞自己,没了官府体面,想他是我老师的女婿,不好发作他,便自起身退堂去了,在后堂写个小票儿:为殴辱家主事,到嘉兴府秀水县速拿黄尚书家婢翠楼,与家主黄钺究报。差人发到县里去。

  黄钺还在堂上骂道:“你这没用的太爷,做什么官?偷汉事也不敢问,只好会吃饭罢了。”恰好拿签票的差人出来,说道:“黄公子不须作恼,太爷已出票到县里太爷,替你拿人责治了。且请回家伺候。”就把票与公子看了。黄钺遂回嗔作喜道:“这老贺还是会做官。”就上轿回去。

  且说府里差人拿了票,到秀水县来,正值高知县坐堂,便当堂投进。高知县看了票子,暗想:“贺大人好笑得紧,这个光头票子,又无词状情由,叫我如何好去黄府拿人?但上司之命,不得不依。我今且拘她来看是甚事。”就签了硃票,差个公人到黄府中去拿人,限立刻解到。

  差人领票走出堂来,暗想:“黄府的人如何好去拿?她况又是女犯,这事怎么处。且女犯叫翠楼,就是黄府中出名的翠娘,极会作诗,是四方闻名的女史,谁好去拘她。如今只好设个巧计,唤一顶轿子,约一个伙计同到黄府,假说是太爷内子,说是、小姐慕她才名,今特差人请到私衙相叙,半就送回府。

  黄府晓得太爷是个风烈的,敢不从命?骗出来时,送到官府,就由他处置便了。”

  当时便叫了小轿,同了伙计望黄府来。到得门首,门公人便问:“是什么事?

  老爷在东庄未回。”差人道:“不消你老爷在家。我们两人是县里太爷差来的,因太爷、、小姐,一向慕贵府翠娘的诗名,今生辰,备得有酒在衙里,特差我两个押轿来,请翠娘到私衙和相叙一叙,立刻要等回话。烦你进去禀老夫人一声。”

  原来这高知县名成璧,系扬州人,新中进土,一文钱也不贪,为官清正,不奉权责,问事如神,所以县缙绅,无一个敢慢他。门公进去传报老夫人,夫人就亲到楼上与玉娘、翠楼商议。两人都委决不下。老夫人道:“高知县是有名的好官,他一团好意,特来相请,怎么好却她?还着翠楼去相叙半回来才是。”

  玉娘就令翠楼打扮齐整,送她出后堂。吩咐老门公跟轿送去。翠楼上了轿,立刻抬到县前。高知县还未退堂,差人同伙计商量道:“如今且叫轿子放在这里,我先进去把方才骗来的话禀明了,看官府如何口气,然后带进去。”伙计道:“有理。”遂叫轿子歇在县前,即飞跑进去,把去迹来踪,直对高公禀明了。高公道:“你们做得是,待我进后堂时,你带她到私衙里来。”差人领命出来,安慰了翠娘。

  少停大尹退堂,差人就催轿夫抬到后堂,请翠楼下轿,遂引入私衙,差人退出,门便掩了。翠楼眼见高公端坐在上面,只得跪下叩头。高公叫她起来,翠楼平身立下。高公举目看了,果真好个女子,不但仪容娇冶,而且体态幽闲。又想她的才学,真是世间难得这样女子。但府里差人说:她小主人诉与贺太爷有私养孩儿之说。可惜是个失节妇人。我今把好话叩出真情,再作道理。便问道:“你是翠楼么?”

  翠楼道:“婢子正是。”

  高公道:“你家大相公黄钺,今早在贺太爷那里,说你私养两个孩儿,被他住,你反撺掇老夫人和一班家人、使女殴打他一顿。故贺太爷听了大怒,说:天下有这等可恨之事。定要拿你究出夫,连那孩子,立时置之死地,特委本县追究真情。但本县虽热心若菩提,生平最重文字。我在这里为官三载,也曾闻你的才名、你的诗,不期你今做出这样事来,岂不是白璧之玷,吾恐悔之晚矣。你的声名为重,如今到了本县面前,不起公堂之上,招出情由,不但你一身难保,还要究及他们,这两个孩子也不得所了。那时纵为你,也顾你不得了。我今吩咐衙役,只说我小姐请你赴席论文,是要问你个实情衷曲。你快快对我明白说,我先为你商量计策;你若一字含糊,便到噬脐无及了。”

  翠楼见高公说了这个田地,便骨悚然,倒也感激高公。事到其间,也顾不得羞,只得跪下叩头,先谢了他,然后把那十州始末由,与生那孩子不哭的缘故,尽情说了一遍,又叩头道:“求天恩老爷保全小婢母子,为邵生留得此一脉,实万世再生之德。”说罢大哭。

  高公见她已吐真情,就叫她起来道:“据你所说,邵十州是邵卞嘉之子,有什么为证?”翠楼向怀中取出十州做的那首雪诗来呈上。高公看了,果然是他笔迹。便对翠楼道:“这邵生是我故人之子,只为佞害他,逃迹在外。不想他的姻缘,却在你身上。今虽不知他前去的下落,且喜他已有个子嗣,我也替他欢喜。我如今且打发你回去,明我到你府中,按问此事,你只白赖个全无,我自婉转周旋你罢了。”翠楼叩谢。高公立刻传到原差,讨轿打发回去。

  到了次,高公唤齐衙役,带了许多刑具,到黄府中厅里坐下。摆了案桌,一班皂快分列两旁,吓得黄府中家人,不知何事?齐上来打听。高公吩咐请大相公出来讲话,家人报知黄钺。黄钺便来相见,分宾主坐定。高公道:“昨夜府尊大人发下一票,却是兄台之事。据票上所开女犯翠楼,下官闻是令妹之婢,不便拘得,且与兄有主仆之分,更不便一齐同审,昨已先唤她到内衙面讯一番。她口硬似铁,说并无此情。学生今特造尊府,再唤她出来与兄面质,便好定罪,申报府尊了。”

  黄钺就着人叫翠楼出来。老夫人听报这些情由,大骂黄钺,叹气连声。翠楼换了青衣,步出外厅。高公对黄钺道:“无事相干,兄与下官是个宾主;有事牵涉到下官,待兄便同子民。今王府所在,曲直攸分,罪不在翠楼便归之兄,还须便服来听审。”

  黄钺听了,连忙下公服,穿了青衣。高公叫翠楼近前,喝问道:“据你小主人诉说你私养孩儿,你好好直讲上来,是与谁有而生的,免受刑罚。”翠楼跪下诉道:“老爷在上,容小婢诉个衷情,死亦瞑目。婢子是自幼服侍小姐的。

  家小姐耽黄卷,朝夕攻书。婢子洗砚磨墨之暇,亦常咏诗赋相陪小姐,惟重关雎之化,岂敢欣郑卫之风。况家主、夫人治家严肃,后堂之内,只有中旬妇女往来,并无三尺之童出入。小姐的卧楼,在老夫人房后,一出一入,必由夫人房内经过。况楼墙天,飞鸟难入,梁间室上之行,胡为乎来者俞?老爷但问合府男、女、大、小家人。婢子之言,若虚一字,甘服上刑。”

  此时众家人等不少俱在旁边。高公都唤来问道:“你们俱是黄府家人,还有外人?”众人齐跪下禀道:“小的们都是家人。”

  高公道:“方才翠楼之言,果是真的?还有疵瑕么?”众人齐禀道:“家老夫人治家严肃,方才所言,是字字真的。”

  高公道:“即是真的,你们下去。”

  又叫翠楼上前问道:“据你方才所言,又据众人证你的话,你竟像冰清玉洁毫无粗心了。但你小主人与你有甚冤仇,忽然起的个无风之波,来诬陷你?且据他说:有两个孩子为证。你若全无此事,这孩子是何处来的?你还要说个明白,若有半字含糊,我就要用刑了。”

  翠楼又诉道:“老爷不问及此,婢子也不敢言,但家相公深恨婢子之意,有个缘故。”便将去年调戏她的情由,她把水泼了黄钺长面衣服,及前夜叫巧儿送书来,晚上私到楼上,被老夫人到来打了一顿情节,细细说诉。又道:“若说孩子二字,是男是女?是黑是白?多长多大?今在何处?老爷自问相公,委曲便知,婢子毫不知影响。”

  诉说罢,便将黄钺写来的字呈上。门子接来,送上案前,高公取来念时,白字连篇,文理不通,不觉笑道:“这也是千古一书了。”遂叫翠楼下去,唤黄钺上来问道:“这书是你亲笔不消说了。”羞得黄钺惭愧无地。

  高公便作道:“你是二品公郎,祖父书香一脉,不想去跳跃龙门,却思量窃玉偷香,岂是个道理?我且问你,这孩子今在哪里?”

  黄钺道:“在家人陆德的子朱氏处。”高公便差人到陆德家里取那孩子,连朱氏唤来。

  俄顷间,差人取了篮儿,连朱氏带到案前。高公命掇那孩子,直到座旁放下。

  站起身来,把那孩子细细一看,说:“这倒好一对清秀孩子,像有两岁了。”暗暗将一个小包儿藏在孩子身边,竟没一人看见,就命差人掇下去了。吩咐一个皂隶:“快去唤两个少年母进来。”差人领命,不一时,唤到两个养娘。高公道:“你去看那两个孩子,像是几岁的?”

  两人看了一会儿,禀道:“这两个孩子,像有两岁了。”

  高公道:“可抱他起来,验是男是女?”两个母各抱起一个来,解开袍裙看验。忽见一个小包儿落在地下,响了一声。高公叫取起来看,是什么物。差人忙拾起来递上。解开着时,却是一股金钗,一锭银子,一幅红绫裹着,写有几行字在内。

  高公看了呵呵笑道:“原来是这个缘故。”就叫朱氏上来喝道:“你好好说这孩子是何处来的?你丈夫知情也不知情?”朱氏禀道:“爷爷,丈夫向不在家,连小妇人也不晓得来历,是大相公拿来寄放的。”

  高公道:“胡说。不是你与丈夫两个知情,大相公因何偏寄在你处?”叫皂隶:“拶起来。”才齐得指,把索一收,杀猪一般叫喊道:“爷爷,且饶小妇人,待我直说了罢。”高公吩咐:“且松拶,待她招上来。”

  朱氏哭诉道:“小妇人初五黄昏时候,因丈夫不在家,关门去睡。忽听叩门声响,认是丈夫回来,开门看时,却是家主大相公。手中掇这个篮儿,忙吩咐小妇人,说一件宝贝在此,寄与你,好好看管,说罢就跑去了。小妇人不知缘故,因怕大相公,只得掇到房里。方才老爷来唤,实不知此孩儿是何处来的。如今相公现在下边,只求老爷问他便晓得,小妇人是冤枉。”

  高公又叫黄钺上来问道:“朱氏说她不知情。我且问你,这娃子是何处来的付她呢?”

  黄钺道:“是治晚生在翠楼楼上拿去寄与她的。”

  高公道:“你拿这娃子时还有何人同见么?”

  黄钺道:“只有晚生一人,无有第二个。”

  高公道:“令妹楼上服侍的,除翠楼外,还有何人?”

  黄钺道:“还有一个老姥,一个十二、三岁的丫环巧儿。”

  高公也唤她俩到案前,将许多刑具放在她俩面前道:“你俩个只要直说,一向在楼服侍小姐,曾见有这孩子不曾,若不明言,就要拶起来。吓的两个一齐哭道:是从没有见得,也未曾闻有小儿啼哭。就是夫人房内,还有许多妇女在楼行动,难道常瞒得?”

  那个高公要拶她俩起来,里面老夫人房中赶出一、二十个妇女,都来替这老姥、巧儿两个叫屈,说她们都在楼上转动,果是从未见有个影儿的。高公便叫且放了拶,再唤黄钺到案前道:“黄钺,你这没良心的,你只为要骗翠楼。她守志不从,也是她一念贞洁,你却兴好谋计,不知在何处拾得这一个小孩子,却要移张公帽李公戴,如何移得去?若说这孩子在翠楼楼上取得时,你该在本处指破她,才是真事实。纵然要取她出来,须要眼同一、二人说破,或是当时便尊堂老夫人处,方使翠楼无可推诿。若单据你说:独自拿去放在朱氏房里。焉知不是你在别处来之物,嫁祸与她?况且方才那孩子身边,现有一幅有字的红纸和一股金钗、一锭银子是实据的,你们不消推说别人了。”吩咐礼房:“恐黄公子认不出纸上言语,你可明读一遍与他听。”礼房高声读曰:

  男二人,年二岁,甲申年八月十五戊时双产,四方君子收留者,奉金钗一股,白银一两。若得抚养成人,老幼并感。

  读罢,高公复呼黄钺近前叫声道:“这两个孩子,明明是你那主之恶的恶奴陆德所为,不知在何处拾的此子,便与你商量,装在翠楼名下,恐吓成。翠楼如何肯服?今该追那陆德出来一顿板子,敲死这恶奴。只是重究了他,便在你面上不好意思。我如今全了你的体面,姑免追究他罢。你服也不服?若不服罪,我便立刻要追陆德这奴才到案来。你起来,不怕你不招出和他同谋之情,究追他何处来这孩子?那时我请你尊翁老大人回府,面告过了,把你与陆德都解到贺大人台下去,枷号出来,以警将来。你若服罪,我便姑恕你罢。”

  那呆子自听审这半,已是胆都吓碎了,且高公说要请他父亲回来,再解到府堂去,一发魂飞天外,不觉肯错认个不是。乃言道:“这孩子其实是陆德路上拾的归来的了。凡事求老父母大人海涵。”高公方才放下脸道:“若是这般说,学生只得从轻申复贺大人便了。”

  又唤朱氏上前道:“若论你丈夫主之恶,本该重究,既已惧罪预逃,姑免究。念你既不知情,相公累你受害,这孩子篮内的银子、金钗二件,是因你有几宵哺之恩,我赏你拿去。”朱氏叩头作谢去了。

  又唤翠楼来道:“你相公虽要栽你,耐有主仆之分,你该正言相拒,或诉之老爷、夫人治他才是,不合以水污他衣裳,又同主母赠之以拳,似有犯上之罪。但你家主不应以路拾之儿,诬你肚中之物。皆非其道。我今看你老夫人分上,不好难为你,你可到小主母那边去请罪罢。”

  又唤衙役带了那两个孩儿回县:“怜他是无母之儿,唤两个养娘,每人给工银十两抚养他。”断罢,上轿回去了。黄府中男妇和一郡百姓,没一个不称他断得明白。翠楼上去,到得楼上,和玉娘感激高公这般曲全,又不明白孩子身边带的字和两件物事,不知从哪里来的?一时悲喜集。悲的是邵郎信杳,孩儿又离去;喜的是孩儿去了,了祸胎,且在高公处,所得依了。

  惟有黄钺肚里又气、又恼、又羞。明明两个孩子在楼上拿下来,情真犯实,却反变出许多不明白的事来,倒屈认自己做出的恶名。一则恐怕父亲回来得知了见责,二则又怕子埋怨嘲笑,只得闷闷的叫一个小童随了,带几两银子,躲在城外一个草庵中住了三个月,方敢回家。

  自此两个孩子,竟在高公衙抚养。玉娘、翠楼在楼上思念邵郎,未知在霍小姐处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N6zWw.CoM
上一章   玉楼舂/白云道人   下一章 ( → )
白云道人的最新经典名著《玉楼舂/白云道人》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玉楼舂/白云道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