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蚀是茅盾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腐蚀  作者:茅盾 书号:44647  时间:2017/12/7  字数:4254 
上一章   十二月二十二日    下一章 ( → )
一不做,二不休,昨天我存心闹个落花水。

  几天来的怪气,老实说,我受不了!一面要利用你,同时却又扮出“全是为你打算”的虚伪嘴脸,拿人家当作天字第一号的傻子;——尤其可笑的,有些事情还要躲躲闪闪瞒你。这样的人儿,老实说,我也是一百二十分的瞧不起!

  如果G是一条疯狗,那么,他们便是这里有名的大老鼠!

  也许可以跟老鼠联盟,但如果成为老鼠的尾巴,那就太倒楣!

  然而好像“老鼠们”真个灵通,临时躲开了两个正主儿,光剩一个还算能够负责又实在不便负责的“我的好姊姊”来敷衍我。

  见面后劈头第一句就是“松生和陈秘书都有事,今天没有时间,可怎么办呢!”看见我脸色有点不对,她又接着说:“我再派人找他们一下看。可不一定能来呢!妹妹,咱们先谈谈,回头我再告诉松生…”

  “不行!这非当场决定不行!须得当面——三个人,研究讨论。”

  “哦,那么,”舜英出没奈何的表情来了“明天你再来如何?”

  太像是对付一个要债的了,我增加了几分不高兴;干笑着,我故意沉地说道:“明——天再——么?可是,不又叫我少走动,进出小心?”

  “那是假定说…”舜英颇为踌躇了。

  “假定说监视很严的话,”我不等她说完就嘴说“是么?嘿,舜英,你想,我是干哪一行的?这一点,难道还不懂?”

  “但是据陈秘书说来,好像…”舜英顿住了,侧着头思索。

  “他怎么说?”我追着问。

  “他说——那天晚上,你碰到的那家伙,大概不是专门对付你的;光景是你所到的地方,早已被注意,所以就传染到你身上了。”

  “可是,这几天我任何地方都没有去,也仍然…”我不说完,只扁着嘴笑了一笑。

  “哦——那么,刚才你上这里来的时候,可有没有…”“自然有的!”我抢口说,故意得严重些。“怎么没有?还不止一个呢!我还明明看见,有一个,绕着你这屋子,前前后后兜了个圈子。”

  舜英脸色变了,靠近我一些,抓住了我的手,似乎想告诉我什么。我也紧紧地捏住了她的手,心里想道:“他们单留你在家敷衍我,倒想的巧妙;然而有一利必有一弊,你看我三言两语就把你上钩了。”

  可是舜英迟疑了半晌以后,只说得一句话:“唉,偏偏松生今天要到夜深才能回家呢!”

  “舜英姊,”我乘势再用话来套她“家里有没有什么不大方便的东西么?最好是乘早移动一下。这倒不可不防!”

  她苦笑着摇摇头。却又勉强将苦笑变换为微笑,用了颇不自然的声音说:“不大方便的东西么?哈哈,倒是有一点;

  耳房里那全套的鸦片烟灯,烟,大土。”

  但是我怎能让她“转移目标”呢,装作不懂她这反话,我凑到她耳边郑重说:“舜英,不是说大烟的器具呀!别的东西,——比方说,密码的电报本子,…”我没有说完,舜英的身子显然震动了一下;我这一击,看来已经中了她的要害了。她转脸愕然望住我,却不说话。

  “这几天内,我看出一点苗头来了。”我把我的猜度变成了真有其事的材料。“G他们,也在用我们对付他的方法来对付我们了。他们还派了人来骗我,挑拨我呢!说的简直不成话,——可又简直可怕!”

  “呀!他们说什么?”舜英不能不慌张了。

  我皱了眉头,摆出焦灼的脸相说道:“可是偏偏松生和陈胖今天又有事,多叫人心焦!”

  “不过,妹妹,他们怎样骗你,怎样挑拨呀?”“反正是那一套,”我故意把话头又放开。沉了一下,然后又说:“倒是有几句话,很可以注意。他们笑我是傻瓜:‘别做梦罢。这样的事,照例是不了了之的。你也混了这多年了,几时看见有一次公事公办的?何况,你这件事,——谁调唆你这么干的,人家早已知道;他们双方是一样的货,无非是分赃不匀,自伙里火并。现在,调唆你出来这么一告,他们倒又在幕后把条件讲妥,言归于好了!结果,你倒变成他们眼中钉!’舜英,你瞧,这一番话够多么动听?”

  舜英静默地听着,装出泰然的样子,但实在是因为决不定怎样应答这“攻势”她似乎在考虑:就此和我深谈呢,还是含糊敷衍了事?两面各有利弊,她一下里搅得头昏。“谁跟你说这些话的?是不是那个小蓉?”舜英想了半天,才想起这么一句话。这可叫我不能不生气了。在这样的场合,任何人不会用这么惹人反感的问话,然而舜英居然用了,真好聪明!

  “哦,舜英,”我冷笑着说“如果我随便说个甲乙丙丁,那你还去对证不成!可惜陈胖子今儿偏偏躲开了,不然,我只要说出一个名字,他就明白这不是我捣鬼;况且我捣鬼又有什么意思!”

  “呵呵,话不是这么说的,妹妹,你别多心;咱们知道了是谁,也好想法对付,——是这么个意思。”

  我挽着她的肩膀一笑,不置可否。皇天在上,这一套话,确不是无中生有;跟我说的,就是那个刚从××区回来的F。他是不是代G来作说客,我还不能断定。但即使他不说,我自己也早有这样的顾虑了。只看近几天来“风”声毫无,还不够明白?

  “说是他们又在幕后言归于好了,呵!”我故意曼声自言自语地,又轻轻颔首,同时却留心看舜英的表情上的变化。

  也许是她当真不知道内中的曲折,但也许是她识破了我的用意,故而不动声,我没有得到我所期望的反应。

  舜英似乎正想起了什么,昂首凝眸望着空间,两片嘴稍微张开;那神气,伧俗而又带有官派,叫人看了不高兴。

  “真要问问陈胖,到底怎样?”我再进一步。

  舜英看了我一眼,但并没理会我这句。“可是,你看明白了有一个人在我这里前前后后侦察么?”她忽然低声说。“这是跟你来的呢,还是另外一个?”她瞧住了我的面孔,等待我的回答。

  原来这自私的家伙只顾她自己,而且心虚之态可掬。

  我笑了笑,淡然应道:“光景是另外一个,专门来伺候府上的。”

  “这可怪了!我这里又不是…”

  “那你自然明白啦!”我打断了她的话,决定要正面进攻一下。“我早就想告诉你,这一班家伙就靠捣鬼混日子,朝三暮四,有便是娘,——不,照他们自己的口头禅,‘这里不养爷,自有养爷处’!你瞧,花了人家的钱,还想做爷!留心,这些爷们,往往出卖儿子!”

  “哦,这也是实在情形,不过——”舜英眉尖一皱,又不往下说了。

  “不过你们是不怕的,”我代她补足,笑了笑。“那当然啦。但是我就不同。舜英,你说,要是我不给自己打算一下,人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也不问一声:咱们算是合伙呢,算是我单纯的当差?那——有一天,人家一扔手变了卦,我怎么受得了?还不要乘早留个后步么!”

  舜英怔怔地望住我,不作声。

  “这几天碰到的一些事,都叫我心神不定,——也不必细说了。我不想居功,但求无过。我打算得个回答,到底怎样?如果他们幕后已经又携手了,也得给我一个信;万一上面再传我去问话的时候,我也好见风转舵,别再那么一股死心眼儿卖傻劲!舜英,咱们是老同学,好姊姊,你得代我出一个主意,我这样干,你看行呢不行?”

  “呵,哎,恐怕还是你忒多心。…”

  “不是多心!我还怨自己太死心眼儿呢!”

  “不过你要是那么一问,面子上怪不好看似的。”

  “所以我刚才说,咱们到底是合伙呢,还是——”

  “合伙又怎样?”

  “合伙么,便无所谓面子上好看不好看了,大家说明了办事容易些。不然,我只好也替自己打算一下;明儿要有个三长四短,别怪我!”

  舜英脸为难的样子,慢慢伸过手来,握住了我的,迟疑地说:“不过…”

  我立刻拦住她道:“好姊姊,不要再‘不过’了。你说一句公道话:我应不应该替自己打算一条退路?各人有各人的环境,你要是做了我,个把月中间,接二连三碰到那些事情,一会儿要你笑,一会儿要你哭,一会儿又叫你胡胡辨不清东南西北,——舜英,你要不发神经,那才怪哪!我有几次自家寻思:死了就算了。可是挨到今天,我并没死。为什么我要死?没有什么大事情等待我去做,我死了,人们不会感到缺少什么;可是我活着,至少也使一两个人觉得有一点儿不舒服。我还不肯让这些狗也不如的家伙看着我的尸身痛快一笑呢!”

  舜英静默地听我说着,眼光不住地从我脸上溜过,似乎想努力了解我的心境,似乎我有这样的意念,很出她意料之外。末了,她带点同情的意味说道:“当真你近来有点不同了。可是你,达观一点不好么,何必越想越空?你也还有朋友,都愿意帮忙,——只要你说一声。”

  “唉,也还有朋友,——是呵!”我苦笑了,闭了眼睛,仿佛看见这些所谓“朋友”的面目,以及他们怎样个“帮忙”我拍着舜英的肩膀,笑着说:“谢谢你,好姊姊,只是可惜,我的事太复杂,太古怪,朋友们帮忙还不是按照朋友们的看法,而我,——浸在水里的是我,水的冷暖,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最后的一句话,也许舜英不能十分了解,但无疑地已经给她一种印象;她怃然有顷,于是好像想起了一件事,蓦地拉我一把,说道:“也难怪呀,——可是你也不必再老是想着他那件事把自己身体坏!”

  “他那件事?他是谁呀?”我一时摸不着头绪。

  “除了他还有谁——你的小昭呀!”

  “可是他到底怎样了?”我急口问,感到有些不祥。

  “陈秘书没有对你说过么?”

  我摇头:“这也是我不高兴陈胖的地方!这么一点小事,他老是支吾,没一句切实话!”我用力地再摇头。

  “其实也不用我说,”舜英瞥了我一眼,却又把眼光引开。“陈秘书不说,也是为此。你想也想得到。可不是,有好消息自然告诉你;没有什么可以对你说,那自然是——你想也可以想到。”

  “他死了!”我只说得这一句,喉咙就梗住;我使劲地抓住了舜英的手。事情原在意中,然而,个把月来天天盼望着的“意外”从此完全没有指望了。… N6zWW.coM
上一章   腐蚀   下一章 ( → )
茅盾的最新经典名著《腐蚀》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腐蚀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腐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