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蚀是茅盾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腐蚀  作者:茅盾 书号:44647  时间:2017/12/7  字数:4227 
上一章   十一月十四日    下一章 ( → )
上午就去看小昭。先找到该管的值官,把昨晚上我见R时所请准的各项,都对他说了,还问他有没有接到训示。这鬼,期期艾艾的,连说话也不大灵活,却背着脸偷偷地笑。当我问他:“要几样家具,光景都得了罢?”他竟做了个鬼脸,只说:“你回头不就瞧见了么?”

  我真有点生气。光从这家伙的嘴脸,就可以猜到他们背地里在怎样议论我呢!

  在那外房,我看见多了一个看守,穿的是便衣。他自己报告我:他们派他来,专为支应我有什么使唤的。哼,难为他们竟这样“周到”!

  小昭的房门半掩着。我先偷瞧一下,两个凳子一张破桌子果然摆在那里了,小昭站在桌边,低头凝神沉思。他这神态,猛可地又勾引起我的回忆:从前我们终于分手的前几天,他也是常常这样低头独自寻思的。

  我侧身悄悄地进去,却又转身,两手在后扶着那扇门,慢慢退后一步,背靠在门上,脸对着小昭,远远给他一个甜蜜的微笑。

  小昭反倒坐下了,手支着颐,望住我,上上下下地瞧。今天我把舜英送给我的那一套新行头,如数穿上了,且又新烫了头发;——为什么我要这样做,我自己也说不上,总之是觉得这样更好。

  “不认识了么?怎的这样光着眼尽瞧!”我轻盈走近去,抿着嘴笑。

  小昭应景似的勉强一笑,却不作声。可是看见我一脸的高兴渐渐变为怅惘,他表示歉意道:“昨晚没有睡好。”我给他一个白眼,却在桌子底下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小昭低声叹了口气,眼看着那小窗,喃喃说道:“说是梦罢?明明不是。说不是罢?却又比最糟糕的梦还要荒唐,还要恶毒!——刚才我到院子里站一会儿,看见天的雾;哦,那么,应该说是雾中的梦了。”于是他凝眸看住我,颓然一笑。“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我半嗔半喜地瞅住他“再说,我就不依了。你就当作一场梦,也好;反正我是清醒的,我守在你身边,有什么意外,我还不替你多留着点儿心么?…”我看见他低眉敛目,便又接着说“我的昭,你就算是在这儿养病,我做看护,你要听我的话。想什么吃的,要什么玩的,尽管告诉我;不拘什么,我总给你想法,总叫你舒服。”

  小昭慢慢抬起头来,真心地笑道:“那么,你给我几本书来,成么?”

  “本来——”我忍不住要笑了“病人呢,最好不要看什么书;不过既然你要了,也可以。你要什么书?”

  这一下,倒把他问住了,他瞧着我笑。过一会儿,他这才说:“你替我挑几本罢,反正什么书都行。要是书有点为难,有一份报纸也好。”

  我不明白小昭为什么又减低了他的要求,——这也许是信任我,但也许是对我还有怀疑;不过即使是怀疑,我也不怪他,我原是处于应当被怀疑的地位。昨晚上我已经把这一点想个彻透。我不急,我相信慢慢地小昭会了解我的。当下我答应他,书报都有,就转换了话题。

  因为已经报告过我的“工作步骤”而且R也已口头“批准”所以今天我不怕窗外监视者的偷听,我自由自在地谈起我和小昭分手以后的生活。但是我只选取了最光荣的一段:战地服务的经过。他凝神静听,还时时颔首,末了,他带点感慨的意味说:“抗战以后,我也跑过一些战地,和一些平津亡学生,——不过,没有加入什么服务团之类;现在想起来,这也像是一场梦呢!”

  我抓住了这机会就单刀直入地问道:“那时候,你是不是结了一个好朋友叫做K的?”

  “没有,”他毫不迟疑地回答“当然也有些朋友,但没有叫做K的!”

  我抿着嘴笑,用手指划脸羞他。

  “不相信,也只好由你。”小昭似乎有点生气了,别过了脸儿。

  我挽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的脸转过来,凑在他耳朵边笑着低声说道:“我的昭,你别撒谎;这一点小聪明,我还有呢。你否认得那么快,毛病就出在这里。不过我也是随便问问,咱们就不再提了;——可是我还问你一句:这几年来,你有没有爱人?”

  小昭愕然望了我一眼,我想那时我的脸大概升起了淡淡两朵红晕;他蓦地扑嗤一笑,顽皮地反问道:“如果有了,你又怎地?”

  “我只想见见她罢哩!”我放开了小昭,幽幽地说。

  “那么,当真没有。”

  “其实骗我也没有意思,——这有什么意思呢?”“哎,你一定不相信,也只好由你。”小昭焦躁地说。“恋爱,我总算有过一点经验,——可是,后来我也就明白,我是不会有人始终爱我的。”

  “这你可错了!”我痴痴地望住了小昭,只说得这一句,却接不下去;我慢慢靠到他身上,藏过脸又说道:“现在还有人——爱你!”

  这当儿,房门上忽然一声响,我和小昭都吃一惊,同时霍地站了起来。

  一人探头进门,却就是那个自称专为听我使唤的家伙。

  我没好声气地问道:“你有什么事?”

  “是我听错了,当作是在唤我呢。”那家伙狡猾地笑着,就又缩回,故意把门拉上,出很大的响声。

  我气得脸色都变了,——那小子,我非报告上去撤换他不可。R不是明明答应我“放手办理”么?到底是谁的主意,又派来了这样的家伙?

  小昭望了我一眼,将嘴巴向房门一努,轻声说了两个字:

  “怎的?”

  “说是来伺候你我的呢;贼头贼脑,一瞧就不是好东西。”

  但是小昭似乎不能释然。他负着手踱了几步,忽然走到门边,开了门,就向那看守(卫士)说道:“喂,卫士同志,昨天看见你那副骨牌,还在不在?今天可巧多了一个人了,拿出来,咱们玩一玩。”

  卫士不说有,也不说没有,只是嘻开了嘴巴笑。我懂得小昭的用意,也就不反对。卫士去拿牌,又带来一个穿便服的人,一进门就和小昭点头,好像是老相识。(过后我问小昭,才知道被捕的时候,即与此人相“识”而且后来又“蒙”此人“好意怜惜”曾经来“善言开异”要小昭“觉悟”云云。)

  当然是推牌九。登时热闹起来。小昭居然兴致很好。我屡次有意地瞥了他几眼,他都不曾觉得。厌倦和烦躁之感,就跟苍蝇和蚊子似的,赶去了又来。一手机械地翻动着牌,有些牌上常常会幻化出人脸,一下眼睛,这才认清了那是什么牌,是几点。

  我想着小昭否认有爱人,也否认有一个朋友叫K…这才是太好玩呢!那天K在C—S协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谈到他那好朋友时的一番话,我是始终记得的;在这里,小昭的影子难道还不够清晰?而且那“无头公案”中的人物,现在已经水落石出,就坐在我身边;“当场目击”的那女人,K一口咬定是“公案”主角的爱人,难道是我听错了?可是小昭否认有爱人。

  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小昭这次却十分警觉,含意不浅地朝我看了一眼。人家却在推我做“庄”也不大明白自己是输是赢,既然轮到要做,那就做罢。

  然而捏着手里的一副牌,仿佛觉得一张是小昭,一张就是K;两个之中,必有一个对我欺骗,…如果都不,那么K的罪名至少是不坦白。“嗨,K,你就直说你和被捕者是好友,难道我就害了你么?怎的看人这样没眼力!”——我心里这样想,手下就把两张牌一拍,翻了过来。

  这是两张倒楣的牌,故意和我闹彆扭,宛然就是K和小昭。

  我赔了个通关…推牌而起的时候,瞥见门外有人影一闪,好像是个女的;当时心里就有点犯疑,可惜没有立即去看一看。

  随后是午饭,开进房来。小昭瞧了瞧那四碗菜,眉毛微耸,但接着就微微一笑。我却在估计:值官至少揩一半油,难道这一点也值五块么?

  那位“老相识”有事走了,我们就邀那卫士一同吃。“马同志,”我有意要和他攀个情“您老家是哪里?”

  未曾开口回答,他先叹了口气,…可是他很健谈,跟我所见其他的东北人一样。小昭只是静听,有一两次我对马同志说的话稍稍带点作用,小昭还不住的拿眼看我,表示了惶惑。

  “马同志,”末了,我冷眼觑着那“专来伺候的”端着残菜出去了,就用最诚恳的态度问他“今儿你输了罢,多少?”

  他脸上一红:“不多,他妈的,手气不行!”可是他到底说了个数目。

  “呵,”——我故意屈着手指计算,然后笑了笑说:“马同志,您输出的,全在我这儿啦!咱们原是解个闷儿,打着玩的,——马同志,可是您别多心,我手头还有呢,还原是您的,您就留着,…”我很快地掏出一些票子,也没数,约莫跟他所输的数目也不相上下,就往他口袋里“别客气,马同志,客气我就不喜欢!”

  这是一下闪击。他几乎手足无措了。“这哪儿成,哪儿成!”他脸通红推让。我不耐烦似的说道:“马同志,您也得给人家一个面子,”却又温柔地笑着轻声说“况且,咱们在这里,也算是大同乡啦,何分彼此!”

  我示意小昭,要他也在旁边帮腔。小昭却妙,他拍着马卫士的肩膀说:“同志,您就算是代我收了罢!明后天咱们俩赌点子,要是我输,就不用掏荷包了,不好么?”

  于是在嘻笑声中,我们把马卫士“说服”大家随便闲谈。

  但当只有我和小昭相对的时候,空气却又一点一点沉重起来。

  小昭又在低头沉思了。一看表,早已两点,我还有些“手续”得去请示,也还有一二句话,要叮嘱小昭;正在踌躇,却听得小昭自言自语道:“什么意思呢?不明白。可是未必就此算了罢,还在后边,…”

  “昭,你又不听我的话了!”我走到他身边,一手按住他的前额“何苦呢?”

  小昭仰脸望住我,他的眼光是冷峻的:“不过,一个闷葫芦在心头——要是你做了我,怕也不能不——那个。”

  “昭!”我低下头去,卷发盖住了他的两眼“再用不到‘要是’,现在我已经做了你了,我就是你了!”

  觉得小昭的身子微微一震,我却笑了:“傻子!还是不明白么?你说你的心里是一个闷葫芦,你难道以为我这边的,是一个亮葫芦么?我不心烦,干么先要你心烦?”看见他想分辩,我连忙用手掩住了他的口:“多说没有用。我只告诉你四个字就够了:事在人为!”

  他还要纠,我却在他脸上冷不防吻一下,就笑着走了。 n6Zww.Com
上一章   腐蚀   下一章 ( → )
茅盾的最新经典名著《腐蚀》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腐蚀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腐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