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蚀是茅盾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腐蚀  作者:茅盾 书号:44647  时间:2017/12/7  字数:7279 
上一章   十月十日    下一章 ( → )
照例的过节,不必细表。照例的,我们这班人都得“动员”到某些场所去“照看照看”那也无可记述。

  但是我又遇见了萍了。这是第三次。

  第一次,是在我去“回拜”舜英时,在舜英那里看到的。那时我想不到是她。只面貌依稀尚如旧,身段却高了不少,也俊俏得多了。舜英先喊了她的名字,我这才认出来。她说我也和从前在学校时完全不同了,要是在路上遇见,决不认识。唔,原来我竟“面目全非”了么?我当时就苦笑了一下。

  她只和我说了几句客套,就先走了。

  “你怎么找到了萍的?”我问舜英,心里感到这中间不会没有缘故。

  可是她只淡然答道:“路上偶然碰见她,就邀她来家坐坐。”

  “哦,原来你们今天也是初次会面。”口虽这么说,我心里却不能相信,两人的神气不像初次会面,这可瞒不过我的眼睛。中间一定有文章,不然,舜英何必掩饰。我装作不在意,随便谈了几句,却又问道:“大概我们的旧同学在这里的,想必不少罢?比如萍,我就不知道她也在。她在哪里做事?我有工夫也想去看看她。”

  “这个,我也没有问她。刚才只谈了不多句,你就来了,她也就走了!”

  “哦,原来是这样的!可是,舜英,她刚才也提到我么?”

  “提到了你么?”——舜英似乎感到我这一问太出意外。

  我连忙“解释”道:“你知道我的脾气就是喜欢多心。你是知道的,我和她在学校的时候常常吵嘴。我猜想她也还记在心上呢!”

  “没有,好像她儿不知道你在这里。”

  我点头笑了笑,也就把这话搁开。

  但是有一点我却不能忘怀:舜英是有“使命”的。她鬼鬼祟祟干些什么,我料也料到八九分了。不是她还向我“游说”么?现在还没明白的,就是萍所干何事?她和舜英是否真像舜英所说“偶然碰见”?

  那天我在舜英口中探不出什么来,这位“前委员太太”居然大有“进步”了。

  不料在三四天后,我又第二次遇到萍了。这倒真是“偶然”碰见。她和另一女子在“三六九”吃点心。我要不是约好了一个人,也不会到那边去,我一上楼就看见她了。因为她有同伴,而我也约得有人,只随便招呼了几句,我就下楼,改在楼下等那个人。那时我惘然自思自想道:真巧,怎么第一次见过后接连又看见了她?也许她刚来不久,不然,从前为什么老不会碰见?但也许是因为大家的容貌都不同于旧,所以从前即使碰见也没有注意罢?可是关于我的一切,她到底知道不知道呢?…

  我近来怕见旧人,而且怕旧人知道我近年来的生活。

  今天下午我又遇见她。这是第三次了。

  时间正是纪念庆祝会指定时间之前半小时,她去的方向也正是到会场去的那条路,我断定了她是赴会去的。我本来坐在人力车上,那时,我就弃车而步行,和她一路走。我渐渐把话头引到她身上,先问她的职业。

  “说不上什么职业,”她苦笑了一下回答“不过也总算有个固定的事了,还是上个月刚开始,在一家书店里当校对。”

  “那么,你来这里也还不久罢?”

  “哦——”她似乎想了一想“也快半年了。先头是教几点钟书。”

  “在书店里做事很有意思,”我一面说,一面留心她的神色。“可不是,看书就方便了,学问有长进。是哪一家书店呢?”

  “是N书店。”

  “哦,那是新书店,很出了些好书。”

  “到底也还是没有时间读书。”她又笑了笑“不过是经过我校对的那几本总算从头读到底,别的也只能大略翻翻罢了。”

  “有什么新出的好书,介绍给我看看。”

  “可是我又不知道你喜欢的是哪一类?”她又笑了笑。

  “反正什么都行。只要内容富于刺。”

  “那么,就给你介绍小说和剧本;可是我不大读文艺作品。”

  “有刺的,也不一定是文学。譬如有些政治方面的书,也有刺。”我把“政治”二字故意用了重音,看她有没有什么反应。

  然而她只淡淡一笑,摇了摇头说:“那我就没有东西可以介绍了。”

  我也觉得我的“发问试探”已经和到了快要引起人家疑心的程度,现在应当给一个空隙,看她有什么问我。

  但是她没有话。她微昂着头,若有所思,又若无所思,意态潇然走着。她似乎不及以前在学校时代那么丰腴了,然而正惟其略见清癯,所以娟秀之中带几分俊逸潇洒。忽然一股无名的妒意,袭上我心头了!我自谓风韵不俗,但是和她一比,我却比下来了。从前在学校的时候,我和她的龃龉,大半也由于我固好胜,而她也不肯示弱。

  干么我又无缘无故跟她较短论长呢?我自己也无以解答。

  这时候,一小队的青年学生,大概也是赴会去的,正在我们身边走过。

  萍目送他们在路那边转了弯,忽然侧过脸来望着我,——她的眼光是那样明澈而富于力。她对着我说道:“还记得那年上海大中学生救国运动,上京请愿,雪夜里他们自己开车,天明时到了城外车站,我们同学整队出城去慰劳他们这一番事么?刚才我看了过去的那一队,就想起当年我们自己来了。算来也不多几年,同学们都各奔前程,阔绰的阔绰,蹩脚的蹩脚,堕落的也就堕落了!就是有没有牺牲掉的,现在还没知道。”

  我不由的脸红了一下。她这番话是有意呢,无意?莫非她已经知道我的底蕴了?但是我也无暇仔细推敲,我从她的话中生发道“可不是,萍,你知道我们旧同学还有谁也在这里呀?”

  “我就知道有你。”她笑了笑回答。这笑,似乎有刺。“还有,你也知道,就是舜英了。——几年工夫,大家都分散了,而且也不同了。不过,你倒还跟从前差不了多少。”

  “哦——”自己觉得眼皮跳了一下“可是我也老了不少了罢?”

  “我不是说容貌的老或不老。”萍又有意无意地笑了笑“我是说你那一种派头——你那谈吐举止的神气,还同从前一样。”

  “那原是不容易变样的。”我随口应着。

  “你还记得我们发动了择师运动,急得老校长团团地转么?从那一次以后,学校方面就很注意了你——”

  我只笑了一笑,不答腔;但在心里我却自问道:“她提这些旧话干什么?”

  她又接下去道:“后来校方勾通了你家里来迫你,断绝你的经济供给,不是那一年暑假以后你就不得不依照你父亲的意思换了学校么?”

  “咳,那些事,都像一个梦,再提它干么!”我开始表示了不感兴趣。

  “你还记得我们去封闭教员预备室么?你也是其中的一个。为了这件事,我们中间还发生了不同的意见,而你是主张烈的!”

  除了苦笑,我还有什么可说。我自己觉得我的脸色也有点变了,但是我还竭力克制。她没有半句话问到我的现在,可是翻来覆去老提那些旧事,这明明是她早已知道我现在干的是什么,却将过去的我拉出来作为讽刺!要是她从正面骂我一顿,那倒无所谓,但这样毒辣的讽刺,谁要是受得了,那他就算是没有灵魂!

  “算了,算了,萍!”我捺住火说“我们不谈过去,只说现在,——我问你一句:你怎样会碰到了舜英的?”“无非是偶然罢了,”她不感兴趣地回答“也跟今天偶然碰到你一样。”

  我笑了一笑,感到局势转变,现在是轮到我向她进攻了。

  “但是那天她说,是她来找到了你的?”我又故意冒她一下。

  “哦,她这么说?那也随她罢!”

  “不过,萍,你知道舜英从哪里来么?”

  “她自己说是从上海来。”

  “你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罢?”

  “那倒不大明白。”萍似乎怔了一怔,我却笑了。我不相信萍这样聪明的人,既然和舜英谈过,竟会看不出来;我又不相信舜英找到萍竟只是老同学叙旧,而不一试她的“游说”?我知道我那一笑有点恶意。

  “当真不明白吗?”我胜利地又反击一下。

  “不明白。”萍的眼光在我脸上一瞥,似乎等待我自己说出来。

  “哦——”微笑以后,我就改变了主意“那么,你慢慢自会明白。”

  于是两边都不再开口,在戒备状态中保持着沉默。

  一会儿,也就到了会场。萍始终不离我左右,好像在这大堆的人群中,除了我,别无其他相识者。她也不大开口,就同影子似的,老跟住了我。最初,我尚不以为意;但后来,我就觉得老大不自在。我和她走来走去,人家见了,一定以为我们是一起的,——甚至,我还看见有人窃顾我们而低语,鬼知道他们议论我们些什么,但我们的神情一定有惹人注目之处。

  并且我又觉得萍在留意每一个和我招呼的人儿。

  并且,当偶然一次我转脸和一人刚说了半句话,我眼角上就捎到萍在远远地跟什么人作眉眼呢!可见她不是没有相识的。

  “萍!那边有人招呼你!”我立即用正面点破的方法试验她的反应。

  不料她却夷然答道:“我也看到有人在远远地打招呼,可是不大认识他,也许是你的朋友罢?过去看一看,如何?”

  我笑了笑,挽住了萍的臂膊说:“既然不是招呼你,不理他就算了,咱们走咱们的!”

  萍是个厉害的敌手!我倒要多多注意。

  可是渐渐地我又感到萍这样寸步不离我左右的作用,不但是消极的,而且是积极的;她以她自身为一标记,好让她的朋友(那无疑是有的,而且不少呢)认识了我的面孔。这简直是将我“示众”使我以后减少了以“某种姿态”活动的可能!一时大意,我竟中了计!

  我是完全处于劣势地位了,挽救既不可能,只有逃走。“到N书店可以找到你么?萍!”分手的时候,我这样说。

  “可以。”她笑了笑回答。我不明白她这笑是好意呢还是恶意。

  我承认萍是一个十分厉害的敌手!

  “败阵”下来以后,信步只往人多处走。经过N书店,下意识地进去转了个圈子,在排列着“新刊”的书架前站了一会。听得身后有人小声私语,我心中忽然一动;可惜那当我面前的橱窗没有玻璃,不然,我便可以窥见他们的面貌。但是窃窃私语之中,夹着清脆的笑声来了,我立即断定这笑的声音是萍。我作这样的断定,原是颇为合理的,我蓦地转过身去,然而,还没和那两位打个照面,我就赶快往斜刺里走。两个都是女的,却没有一个是萍!自己觉得脸上一阵热辣,幸而没有人注意。

  “今天不吉利,”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险些儿又做一次冒失鬼。”

  在书店门口,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和我臂而过。这人好生面,——我脚下慢了,转脸回顾,却见那人也在那里望着我。哦——当真见过。我不由的笑了一笑,对方也以点头回答。但当另一行路人横过来隔断了我们的视线时,我也自顾走了。

  慢慢地我一点一点记起来,那人是“九一八”那天我在某处见过的,而且跟他谈了不少的话,我还布了“疑阵”…

  第×平民粥厂门外挤住了好大一堆人。这是天天如此的。我正待绕道而过,却看见那囚首垢面的人堆的中心,有一个位打扮得十分妖的女子,在那里指手划脚,破口大骂。一个警察,躬着脸陪笑,大概是在调解。那女子转过脸来了。虽然隔了那么多人头,我看得清清楚楚是小蓉。

  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使我要看个究竟,但又不愿意脸,我只站在人堆的边缘,用心听取四周的纷纷议论。

  原来是小蓉从这里走过,不防粥厂里冲出一个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小子来,手里还捧着一瓦盆泥浆似的东西,却正和小蓉撞个怀,一瓦盆的“泥浆”就泼了小蓉一身。凑巧那小子又是粥厂里的杂役,所以小蓉便咬定要粥厂“负责任”我这才看清小蓉今天穿的,是水红色璧如绸的夹旗袍,杏黄绸的里子,也许还是初次上身,这一下可就完了。

  我知道小蓉这身衣服的价值,料想那所谓“责任问题”一时不得就了,便穿过马路,打算到C—S协会去“巡逻”一番。早就有命令要我们经常去那边多加“注意”因为据说这个地方近来左一个会,右一个会“简直不成话”

  楼下游廊里那几排藤椅子已经“上座”八成,我也就拣了一个背向院子的座位,俨然坐下。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下来了,电灯还没亮,我仰后靠在椅背上,闭了眼睛,褡然惘然,耳无所闻,心也无所思,——真有些倦了。

  但是在我闭着的眼前,却有些水红色和杏黄的圈子,一个套一个的,忽而收小,忽而又放大!这是小蓉那件新旗袍在那里作怪。“两种颜色倒鲜,可是,放在小蓉身上,白糟蹋!”这样的意思,轻烟似的浮过我的脑膜“可是,她偏有这些钱,…今儿可倒楣了,活该!粥厂当然不负这个责任,怎么能负责?”我感到一点快意,但仍然老大不平。

  我让自己浮沉在莫名其妙的情绪中,让思绪忽东忽西跑。

  猛然睁开眼来,这才发现游廊里差不多空了。

  我没打采地伸个懒,正待起身,却又恹恹地合上了眼。一个脚步声移近我跟前,我再睁眼,凝神看去,刚好和瞥过来的目光,对了一下。

  “啊,——怎么我不曾看见有你?”我微笑着说。

  “我才来了一会儿。”听口气就知道刚才在N书店门口他确已看见我,而且认出是我。

  “买了什么好书了?”我随口问。

  “没有买到什么。”他一面说,一面朝我身旁那空椅子看了看,似乎想坐,又不想坐。我看出了他这神情,就说道“没有事么?坐下谈谈。——前次是‘九一八’,今天是‘双十’,可巧又碰到了。”

  “对啦,今天是双十节。”他慢慢坐下,背往后一靠,两腿伸直。

  我见他口齿很老实,不笑了一笑。可是一时间我竟想不起他的名字,我又笑了笑说:“我忘记了你的名字了,可以不可以再告诉我?”

  “不过我还记得你姓——”他将头略侧,似乎在思索。

  我又笑了,却又只不住提醒他道:“《百家姓》上第一个字。——上次不也是这样告诉你的么?可是,你呢,第几个字?”

  他有点惶惑,望住我笑。我又故意开玩笑,按着《百家姓》,一句一句背出来,问“有没有你”…渐渐地他的那种在一个不大的女子面前的拘束态度,被我的利谈吐所消解,话也就多起来了。

  我听出了他是属于所谓“北平亡学生”也跑过若干战地,家呢,早已音讯不通。我告诉他,我也干过战地工作,但刚一出口,我就在心里自责道“不这么说,不也还有别的话么?”…当真我很想毫无戒备地和他谈话,似乎他有一股什么力量使我不愿意太“外

  我觉得他说话的腔调,字音的抑扬,钻进耳朵去怪受用似的,有时我竟只听得声音,却不辨他说什么话。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有没有最要好最知心的朋友?”我忽然轻声问了这样一句话,——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想到这样一句话,我忍不住笑了一笑。用手去摸脸,脸有点发烧。

  乍听得我这一问,他也似乎呆了一下,但随即慨然说:“也不能说没有。任何人都有一二知心的朋友,不过要说到有始有终,那就难言了。”

  “那么,K,”我掩住了口微笑“你的是男的呢,还是女的?”

  “是男朋友。”他沉地,眼光望住空中。“自然,思想相同,脾气也合得来的朋友,不会只有一二个,可是我此刻感到特别亲切的一位,因为曾有一个时期,我和他患难相共!”

  “哦!”我沉重地松了一口气,凝眸望住他;我的情绪起了波动。

  他的脸色严肃起来了,又接着说:“他和我是无话不谈的。他曾经浑浑沌沌,什么都不闻不问,也曾经苦闷徬徨,…他有过一个时期的恋爱生活,然而当他发觉他所爱的那个女子将要陷入可怖的环境时,他们的所谓恋爱生活也就告终了;他曾经尽心想要挽救那女的,倒不是因为她是他的爱人之故,而是因为他认定那女的是个有希望的人才,缺点和优点相比,还是优点多,只可惜聪明反误了她!…”

  “啊!可是他——”感情的激动使我说话期期艾艾了“他——哦,你那朋友为什么没法挽救他的爱人?”

  “那恐怕为的是他那时自己也有点浑浑沌沌,——也还脆弱!他那时在中学教书,而那个女的,则担任小学,他们的…”

  ‘哦!”我叫了一声,不住心跳。这个“他”——怎么他也认识“他”!但是我立刻掩饰了内心的激动,勉强笑了笑问道“他叫什么?”

  这时候,游廊里的电灯突然亮了,我看见K的目光炯炯地在我脸上,他的神色,严肃之中带一点悲痛。

  而且,我又“发见”不知在什么时候我的一只手按在他的臂上。

  我回了手,又问道:“他此刻在什么地方?”

  “近在咫只,远在天涯,”他微微一笑,对我瞥了一眼“在这时代,谁知道谁在什么地方!”

  “唉!”我不自觉地吁了一口气。我俯垂了头,我很想对他说,——“照你所说,你那朋友我也认识,而且我就是那…”但是我没有勇气。

  而且,也许又是我的神经过敏。怎么就能断定他就是“他”呢?

  我近来有点神经衰弱,这是不能讳饰的。

  离开了C—S协会以后,我觉得我的心分裂为两半。可又作怪,K的声音老在我耳内作响,我的左手,曾经不自觉地按住了K的臂膊的,还时时像有物在握。 n6ZwW.cOm
上一章   腐蚀   下一章 ( → )
茅盾的最新经典名著《腐蚀》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腐蚀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腐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