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蚀是茅盾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腐蚀  作者:茅盾 书号:44647  时间:2017/12/7  字数:5129 
上一章   十月二日    下一章 ( → )
我的猜测,并没完全落空。

  也许是想乘机摸点好处罢,素来和我泛泛的F忽然在我面前表示了他的“莫大的关心”我也不给他“失望”甜蜜地对他一笑,说“他们是故意和我开玩笑,我知道。要是我急了,那他们更得劲,这玩笑也就越来越大了,可不是么?所以我想还是不理会的好。”

  “不过,同志,大意不得呢!——”他四顾无人,方始轻声说“我见过一两个人也是不把来当一回事,结果得非常狼狈——演了悲剧!”

  “哦,当真么?”我还是半真半假地,但F的声音和态度却给了我与众不同的印象;我凝神看定了他的脸,心里觉得有点抱歉。我又随口问道“F同志,你听到些什么,——关于我。可不可以告诉我?”

  “找一个适当的地方,我可以告诉你。”

  这一句平常的话,到我耳内却立刻像是生了芒刺,我恶意地笑了笑说道“对啦,须得一个适当的地方。等有机会,我来约你罢。”

  我望着他踽踽远去的背影,忽然又觉得不应该这样对待他。凭什么我可以断定他居心不良?然而凭什么我又敢相信他真真坦白?怎么能够保证他那诚恳无他的态度不是一种伪装?在这圈子里即使是血而正直的人,也会销磨成了自私而狡猾。

  我自己承认,我早已变成冷酷,但F这小小的曲却使我好半天心情不安,直到另一件事分散了我的注意。

  R召我去谈话!

  半小时后,我已经坐在一间小小的客厅里等候传见。这里我来过五六次,每次都捏着一把汗,这次的心绪尤其坏。在我面前迸跳着一些问号,而且我听得室外有人走过,有低声谈话,——呀,难道是G么?口音像他。

  “好,好!人到了绝处,反正是完蛋,有什么可怕?”我一边擦脸上的汗,一边心里这样想;我自觉得脸是一层冷笑。

  传见后第一句话:“听说你工作很努力,很好!”鬼才知道这句话背后的真意!我只抿嘴笑了一笑。

  一张有点褪的照片,放在我面前了,问道:“你认识这人么?”

  我把那照片刚拿到手里,心上就是别的一跳!嗳,这不是小昭的相么?我仔细再认一下,——不是他还有哪个?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真怪!

  我把那照片放回桌上,偷眼对R看了一下。我猜想他正在观察我的脸色。我听得他的声音又问道:“认识么?”

  “认识!”——我自己感到心有点跳。

  “最近和他通过信么?”

  “没有。”

  “从前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抬眼看了R一眼,心里想道:“你们自然早已知道了,还问我干么?”——可是我却不这么说,只回答了两个字:

  “同——居。”

  “怎样开始和他同居的?”

  我脸红了一下:“还不是那么一回事!”

  “后来为什么你们又分开了?”

  “意见不合!”我加重了音调“感情不融洽!”

  “你们分开的时候,谁是主动?”

  我沉了一下回答:“这可说不上来了。两边都觉得再也搞不下去,就各走各的路,反正我们没有儿女。”

  “那时你们都是做什么的?”

  “都是教书的,——他教初中,我教高小。”

  好像预定的问题都已经问完了,R从桌子上拿起那照片来看了一眼,就夹进一叠文件内,两眼朝上一,然后又问道:“你知道他现在干什么,在什么地方?你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么?”

  “没有。一点也不知道。”

  “哦——”他似笑非笑地说,眼光落在我的脸上“可是我这里倒有一点材料,——我给你瞧。”他从一叠文件中检出一张纸来,瞥了一眼,就递给我。

  只有寥寥几行字,我一面看着,一面心里想道:“今天这一套做法,好难猜详。不过无论如何,不会是没有作用的。”急切间我决不定应该作怎样的表示,——我只冷笑了一声,就把那纸放回桌上。

  “现在我派你一件工作,”R看定了我的脸说“你去找他,和他恢复旧关系,注意他的行动。”

  我完全怔住了。论理,我只有服从,然而我不能不要求一下:“报告处长,这一件工作,恐怕于我不大相宜,恐怕反而把事情糟——”

  “为什么?”R不耐烦地打断了我的话。“怎么你倒不合宜?”

  “不是我违抗命令,实在中间有些困难。从前我和他感情得太坏,现在去找他不会有结果,这是一。再则,恐怕——恐怕我现在担任的是什么工作,他已经知道,这就更不好办了。我是以工作为重,所以请求再考虑。”

  “嘿——”R的脸色有点变了;手摸着下巴,瞪眼朝我看了一会儿,这才说道:“你还是要接受命令。困难之处,你设法去克服。”说着,他就伸手去按电铃。我知道我再说也无用,心一横,便告辞而退。

  我所陈述的理由是完全充足的,可是竟不被采纳,这真是岂有此理!那不是存心和我开玩笑!我疑心这就是G他们的阴谋的一部分,我在等候传见时听到的声音一定是他。不过,小昭为什么又在这里出现了?而且是在干那种工作?五六年不见,他已经变为另一个人么?而我却成了现在这样子,我哪来的勇气再和他接近,而且“恢复旧时的关系”?

  也许关于小昭的什么材料,儿就是G他们的鬼戏;这种人还有什么干不出来,无中生有就是他们的混饭之道!

  要是果真如此,那我的困难也就多着;他们哪里肯承认自己的情报不确,一定要说我“怠工”不会努力去找,甚至于会说我和小昭到底有旧情,私下透消息,叫他躲起来了。

  我看见我前面有一个万丈深渊,我明明看见,然而无法不往里边跳!

  昨天以前,我还自以为应付他们这班人我不至于一无办法,凭我的眼明手快,未必就输到哪里去;现在我知道我错了,眼明手快中什么用?需要阴险,需要卑鄙,——一句话,愈不像人,愈有办法。

  然而,人要是横了心,就未见得容易摆布。只要你们的情报是真的,只要小昭真在这里,咱们瞧罢,那时你们别骂我;原是你们自己想出来的妙计“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这多年来,我的心板上早已没有了小昭的痕迹;但是今天他又出现了。我把过去和他的短促的生活,一一都回忆起来了,我的心里得很,不辨是甜是苦是酸是辣。我巴不得立刻就看见他。天哪,我怕我快要疯了!

  晚上,我正打算吃安眠药片,忽然舜英又来了。我带着几分不快请她进房来,同时就盘算着怎样早早打发她走。

  这位“前委员太太”一坐下来,就咒骂这里的天气不好,路不好,轿夫也欺人,二房东尤其可恶,商人心太“黑”小偷和老鼠一样猖獗,而且连橘子也不甜,电灯也不亮,——

  结论是:“什么都不及上海好!”她伸出两只手来给我看道:“才来了不多几天,我的皮肤就变糙了,真倒楣呵!这里又没有好的化妆品。哦,有倒是有的,可是那价钱,只有黑了心的人,才说得出口!这不是做买卖,简直是敲诈,是抢!”

  她看见衣架上我那件半新的呢大衣,就用手去揣了一把,侧过头来问道:“是在这里制的罢?怎么通行这等鬼样子!”“去年从战地回来,什么都光。”我叹了口气回答。“这还是买的旧货。式样是老式了一点,马马虎虎对付着就是了。”

  “可是你还怕没钱使么?现在藏法币的,是傻子!”

  我只冷笑,不回答。我犯不着向她诉苦,我有牢也何必向她发。

  我看着自己的鞋尖,便又想起前星期在某百货公司看中了一双新式的两镶,至今还没钱买;谁不喜欢新奇的玩意,从前我在衣饰上头原也不大肯马虎,近年来却不堪问了,可是人家还以为我不怕没钱使,是在积蓄法币呢!这样的冤枉,只有天知道。

  “怎么你还不够用么?”看见我沉默,舜英似乎十分关心地问了。

  “怎么我就够用呢?发国难财的有的是,可轮不到我们!再说,同事中间东捞西抓,不怕没钱使的,也就有的是,但人家是人家,我是我!舜英,你知道我的脾气,我不配作圣人,但也不肯低三下四向狗也不如的人们手里讨一点残羹冷饭。我做好人嫌太坏,做坏人嫌太好,我知道我这脾气已经害了我半世,但脾气是脾气,我有什么法子?”

  大概我那时真有点头昏了,不知不觉说了那么一堆话。但既已说了,我亦不后悔。不过我觉得舜英已经坐得太久了,我不乘早打发她走,难道要等她自己兴尽而退?我站起来伸一个懒,正待用话暗示她,不料她也站起来,拉住了我的手,恳切地说道:“我以为你不如到上海去!你要是有这意思,一应手续,我还可以从中帮忙。只是你先得——”

  我一听这话中有话,心中一动,把疲倦也忘了;可是我又急了些,突然问道:“是不是先得答允一些条件呢?”

  她也支吾其词了:“那——那倒也不一定需要。不过,不过,——嗳,我想我们是老同学,老朋友,而且你和希强又有旧关系,这一点,你和别人是不同的。”

  哦,又是什么希强,又是这个卑劣无的家伙。不用她再多说,其中隐秘我已猜得了十之八九。但是我还故意问道:“去干什么呢?未必我干得了罢?那时进退两难,又怎么办呢?”“这你是多虑!”她郑重地说“你一定干得很好。反正有希强在那里,你还怕没有人提携么?哎,你不用三心两意了!”

  这位没眼色的“前委员太太”居然认为我已上了钩。我虽不够做一个十足的好人,但还不至于无到汉手下去讨生活。但也难怪舜英。干我们这项工作的人,有几个是有的?谁有钱,谁就是主子,——这是他们的共同信仰。但是我在人家眼中竟也是这样的一么?而且舜英胆敢向我直说,似乎断定我一定会“欣然允诺”的?这不能不叫我生气。我一时不暇多想一想,就盛气答道:“多谢你的好意!可是我简直没有想到过这样的事!”

  “哦——”舜英愕然向我注视,好像还没辨明我的意思。

  我也猛省到我这作风不合于“工作的原则”我应该将计就计,多套出她一些隐秘,但已经不大容易转口,我只好将目标略略转移,故意忿忿地说:“舜英,我这话对你说是不要紧的;我在希强面前发过誓,无论在什么地方,有了他,就没有我!我和他,合不到一块来!舜英,我这话,本来不想对你说,现在是不说也不行了,可是你要代我守秘密!”

  她似信不信地看了我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想不到你和他的关系得这样坏,——可是,他实在最肯帮忙朋友,他不是再三要我们致意你么?我可以担保,他对于你毫无问题,他这一面是没有问题的!”

  我只微笑摇头,不回答。

  “而且现在时势不同了。从前有些死对头,现在又走在一处,从前的好朋友,现在也有变做死对头的;过去的事,大家都不用再提,你又何必这样固执!”她一边说,一边走近到我跟前,轻轻拉住了我的手。

  “可是,你不知道,我恨他!”我当真生了气了“我恨他入骨!”

  “哦!这就怪了,我当真不知道。”

  “可不是。你只知道他从前曾经帮过我的忙,待我不坏,可是这些全是表面!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他这人——哎,害人也不是那样害的!”

  “呀!原来——不过当初你们结合的时候,他虽然用了点强迫,后来他待你,好像也不坏,你何必再记在心上呢!”“不光是这一点。”我自己觉得我的声音都变了。“我所以恨他,就因为他是使我到现在这步田地的第一个坏蛋。”

  我那时的脸色一定也很难看,因为舜英那拉住我的手突然放了,而且吃惊地倒退一步。我定了定神,上前一步,挽住她的肩膀笑了笑道:“舜英,你不要误会,我可没有怪你的意思。介绍我和他相识的,虽然是你,但我明白你是一番好意,——可不是么?你自然只看到他一个表面。我还没见过第二个像他那样的人——把女人当一件东西来作践!”

  “哎!——”舜英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放弃了游说我的意思了。

  “算了罢!过去的事不再多说,我们谈些别的罢。”我一边说,一边颓然倒在上,就东拉西扯地问她逛过什么地方,有哪几个人常往来。但是她好像也忽然“聪明”起来,也存了几分戒心,不肯多说。

  送走了她以后,我只觉得脑壳上像戴着一个箍,两颊红,口里发腻;我连忙了安眠药片,和衣就倒下了。 N6ZWw.Com
上一章   腐蚀   下一章 ( → )
茅盾的最新经典名著《腐蚀》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腐蚀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腐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