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蚀是茅盾创作的经典经典名著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经典名著 > 腐蚀  作者:茅盾 书号:44647  时间:2017/12/7  字数:6781 
上一章   九月二十二日    下一章 ( → )
小蓉大概做了一份很巧妙的报告罢?我虽然还没有探听确实,可是她究竟编造了些什么,也不难推测得什九。这班家伙陷害人的一贯作风,难道我还不知道么?

  周围的空气是在一点一点严重起来,一个阴谋,一个攻势,正在对我展开。

  小蓉背后,一定有军师。谁?是不是G?依常情而言,他不应该这样和我为难。但这种人,是难以常情衡量的。我曾经拒绝了他的最后要求,但并没给他以难堪;况且我那时对他说的一番话,不是又坦白又委婉么?我说:“我如果依了你,那么,B这泼辣货即使我不怕她,至少也惹得你麻烦;而且陈大胖子久已对我虎视眈眈,我这面也有不少困难。时机没有成,我们且缓一缓。”那时候他听了只是涎着脸笑,眼光一霎一霎的,显然不怀好意。可是当我又暗示说我还有隐疾,医治尚未痊可,我解他的双臂,低声说“你不怕受累,可是我不愿意叫你受累呀!”——他忽然疯了似的连声狞笑,猛可的将我摔在沙发上,咬我的肩,拧我的…咄,真不是人,十足一匹疯狗!

  不过以后似乎并没对我怎样怀恨,我们之间的微妙关系,简直是做戏似的;而且接着又是小蓉来把他的情狂吸引住了。

  他为什么要陷害我呢?不可解。但这种人是难以常情衡量的!

  除非他是怕我对他先有所不利。这才是笑话呢?我能拿他怎样?我哪有这样闲心情?我相信我还不至于如此无聊!

  但是,且慢,他这鬼心思亦未必全然没有理由。当初他在我上钩的时候,无意中不是被我窥见了他的一二秘密么?虽然我那时装傻,可是他未必能放心。他这种人,心计是深的,手段是毒的,疑心是多的。在他看来,人人就跟他一样坏,不是被咬,就得咬人;他大概确定我将对他先有所不利。

  真有点胆寒。光一个小蓉,是不怕的;可是——

  我怎样应付这一个难关?

  哼,咱们瞧罢!不咬人的狗,被追紧了时,也会咬人的。

  咱们瞧罢!

  我得先发制人,一刻也不容缓。我这一局棋幸而还有几着“伏子”胜负正未可知,事在人为。略略筹划了一下,我就决定了步骤。

  打扮好以后,对镜自照。有人说我含颦不语的时候,最能动人。也许。但我微笑的姿势难道就不美么?这至少并不讨厌。记得——记得小昭说我最善于曼声低语,娓娓而谈,他说,这种情况简直叫人醉。我同意他这意见。而今我又多了经验,我这一种技术该更圆了罢?…我侧身回脸,看我的身段;我上前一步,正面对着镜子,嗳哟,额上的皱纹似乎多了几道了!才只二十四岁呢,浑身溢着青春的浓郁的香味,然而额前的皱纹来的这样快么?怪谁呢?自己近年来的生活,心情,——哎,想它干么!

  正待出去,忽然听得一声:“有客。”谁呀?竟找到了我的私寓。

  房东太太的臃肿身体闪开了的当儿,一张瘦削的浓装抹的脸儿就叫我一怔。呀,是她么,她几时到了这里的?她来找我干么?

  几年不见,舜英竟还是那样儿。四五年的时光,对她似乎不生影响,——体的和精神的。她开口第一句话就证实了我这感想。

  “啊哟,你现在是得意了,——地位也高了,朋友也多了,贵人多忘事,怪不得你记不起我这老同学,老朋友。可是,我和松生,哪一天不惦记你,真是…”

  “想不到你也来了,”我剪断了她的滔滔不绝的客套。“几时到的?住在哪里?怎么我一点也不知道呢!”

  “啊哟,你瞧,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不怪你,我呢,…”

  “可是,舜英姊,实在我一点也不知道你们来了。”

  “哦哦,老同学,老朋友,你也事忙,我不怪你…”她挪近些,似乎早已准备好一车子的话,再不让她倾泻就会闷憋了气似的。我这次再不打断她的了,我静听着,可是我的心里却一阵一阵的翻滚起四五年前的旧事。

  据她说,上个月她和她的丈夫就到了这里,曾经到部里找我,——那当然是不会找到的;听她的口气,他们正在谋事,还没有头绪。

  “你这几年来,真是飞黄腾达,一帆风顺,”她用了最爱娇的姿态抓住了我的手说“虽说是时来运来,可也全仗你自己能干,工作又积极。”

  我只微微一笑,想起了当年她刚做上省部委员太太时的臭风头。

  “你还记得希强么?”她再挪近些,声音放低。

  我陡地打了个寒噤,——嘿,她提起他干么?没眼色的蠢东西!我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暗示她,这话题我不感兴趣。

  但是这位“前委员太太”竟木然不觉,更挪近些郑重地说:“他这人,有见识,有手段,又够朋友,——你是最清楚的。”

  我几乎变了脸色。这是什么用意呢?不要脸的猢狲,当面打趣我么?还是当真那么蠢?我正想给她一点小小的没趣,陡一转念,觉得何苦来呢,我难道还嫌身边的敌人太少么,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佯笑道:“舜英,怎么你今天老是给我灌米汤呢!如果我也了解一点希强之为人,还不是全仗你这老师?

  我哪里及得到你呢!”

  “嗳,话不是这样说的。虽然我认识他在先,而松生又和他相知有素,可是你不同——你到底和他有过一时间的特别关系。”

  “嗨嗨——”我除了干笑还有什么可说?“特别关系”?——好太太,你是在揭人家的痛创呢,还是丑表功?“嗨嗨——”我再笑了一笑,轻轻讽示道:“如果讲到这一点,我先得多谢你,——多谢你好意作合,哈哈!”

  “哪里,哪里,——我哪里敢居功!”她的语气真是十二分诚恳而且谦逊。“他也好,你也好,两好成功一双,哈哈!”

  我的忍耐实在已经到了限度。有这样没眼色的不要脸的人!如果我再不拿话堵住她,谁料得到她还会放些什么?可是我还没开口,她又咂舌地说道:“希强这人,真够朋友!告诉你,我们这次来,全亏他帮了忙呢!你想,轮船,飞机,三四个人的票价,该多少?松生是没有什么积蓄的,几个钱津贴,够到哪里去?希强还再三要我们致意你,——他关心你;他说,你缺什么,他能为力的时候一定尽力。你瞧,他多么念旧!”

  “哦!谢谢他,…”我随口应着。我还看重这样的“念旧”么?那才是笑话。他从前害的我还不够么?但是听舜英的口气,似乎他近来很有“办法”倒也意外。突然我联想到一件事,我的警觉提高了。我抓住了舜英的手,亲切地问道:“希强近来的光景很不差罢?”

  “岂止是不差!”舜英眉飞舞了,但马上一顿,改了口气说“瞧光景是——还有点办法。”

  哼,这笨虫也想在我跟前玄虚么?内中一定有把戏,我非挖它出来不可。就用了反法:

  “我听说,中央——给了他相当重要的任务,难道不知道么?”

  “啊,中央——啊哟,那我可不知道。”

  “新近还拨给他五万块钱呢!”我随口编造起来了。

  “哦,五万!啊哟,原来他也跟中央…”她忽然顿住,脸色有点变了,似乎曾经受了骗,幸而无意中发觉。

  我却紧抓住她这一个“也”字,立刻紧一步:“当然他也接受中央给他的任务罗!”

  “可是,你知不知道,他——”舜英把两眼一瞪,仿佛用力将“他”字以下的字眼咽了下去,随即出手帕来,在粉脸上轻轻按了几下。

  “他——他什么?”我装出漫不注意的口气,可是这位“前委员太太”只管忙着用手帕按她的粉脸,半晌,这才支吾答道:“他这人,办事真漂亮。”

  我见她掩饰的太拙劣,忍不住笑了一笑。事情是已经十分明白了,我也没有多大的工夫和她再兜圈子,单刀直入,我就用话冒她一冒:

  “舜英,你不用再瞒我,我们是好朋友,亲姊妹似的。再说,我对于希强的感想也还是不坏——不过,如果你当真不知道,那么,我今天对你说的话,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希强——他和汪方面也有来往!”

  “啊哟,哦——哦,他和那边有来往。可是你怎么会知道?”显然那惊讶是装出来的,但也许有几分真,因为她哪里会想到我是随口编造来试探她。

  “当然罗,我能知道。”我故意再逗她一下。“你也不用再瞒我了。”

  她立刻很着急似的分辩道:“啊哟,天理良心,我要是故意瞒了你,不得好报。我们虽则同在上海,我和松生都是闲居着,许多事全不大明白。当然也零零碎碎风闻得一两句,可是我就和松生说,希强这么一个人,未必罢?你想,没有一点凭据,这句话怎么好意思随便往人家头上套?”

  我立刻再冒她一冒:“那倒也无所谓。两边都沾着点儿的人,也有的是呀!有办法的,什么都行;没办法的,什么都糟!”

  “哎!”她模棱两可地应了这一声,两手将那手帕绞了又绞,显然是在搜索枯肠,准备再试一试她的“聪明”我却没有耐心静候,就又问道:“你们这次是接了命令这才同来的罢?”

  不知为何,她听了我这句话,忽然全身一跳,慌张地反问道“什么命令?这不是一句玩话!”但随即她悟到我这句话的意义了,掩饰地一笑说:“哦,你是指中央的命令么,没有。不过也见过了秘书长了,正在等候分配工作。”

  我点头,笑了一笑。舜英刚才那慌张也该有点“缘故”的罢?

  沉了一下,她又说:“这里——东西又贵又不好,生活真是凄惨。喝一杯咖啡,要两块钱,可是那算什么咖啡呢?红糖水罢了!一切的一切,都不及上海又便宜又舒服。你要是到上海去,够多么好!希强…哦,你为什么不想个法儿要求调上海去工作?上海也有工作,而且工作也方便些。哦,刚刚我想起了一句话,希强,——你想他——他和那边来往大概就是他的特别任务罢?——我不过这样猜,你说,怎样?”

  我笑了笑,不作声。难为她居然从我所编造的那一句话里做出堂而皇之的文章来了。但是她要劝我去上海呢,这是有意呢无意?

  这时候,突然警报响了。她一下子跳起来,到窗前望了望,连声叫道:“怎么,怎么,你这里望不见,挂了几个红球了?这太危险!”

  “不相干。”我懒懒地站了起来。“你回去路远不远?要不,就进我们那个罢。”

  她迟疑了一下,终于决定回去。可是她还有心情告诉我她的住址。

  警报解除,在午后一时许。我躲在防空中,整整两小时左右。摇摇的烛光,照出一些流汗的人脸,昏眊的眼睛,信口开河的谈话。我坐在黑暗的一角,手捧住头,一会儿将那位“前委员太太”的访问一片段一片段地再加咀嚼,一会儿又猜详那正向自己包围了来的攻势,忖量自己的对策有无必胜的把握。觉得自己脸上发烧,额角上血管在突突地跳。

  忽然从的前部传来一句话:高炮响了!的嘈音立时沉寂下去,只有呼吸的声音。有一缕悲凉的味儿,从心里慢慢透到鼻尖,我惘然自念道:“要是这时候一个炸弹下来,马上完蛋,倒也痛快!”

  小时候常听母亲说:人生一世,好比做了一场戏。

  中学时代及以后,常听得说:人生是不断的斗争。

  我现在是斗争呢,是做戏?哦,又像斗争又像做戏!最伤脑筋的是斗争中又有斗争,戏中又有戏。而且我到底为了什么?五六年前,我这人,不是比现在单纯得多么?那时我心安理得,走一个人所应该走的生活的路。然而这就妨碍了谁的利益了,种种的惑,都集中在我这不更事的少女身上,据说都是为了我的利益,——要我生活得舒服些。但现在,我真是“太舒服了”!

  走进我生活中的第一个卑劣无的人,原来现在是——

  多谢舜英带来这消息。想不到还有这一天,我能够亲眼见他现原形,而且,也许我还能亲手对他施行报复呢!报答他当用尽卑劣无的手段将我“提拔”到今天的地步!

  如果我现在尚觉活着还有意思,无非因为还有一些人,还有几个人,我要一一对他们报复!

  从防空出来,九月的阳光和微风给我以力量。我略一筹思,就决定先到G那里探一探空气。像一个猎狼的人,我得胆大而机警;我想我还可以对付他,我还保留着一件可以制伏他的法宝。

  然而不巧,G那里似乎有一位“神秘的客”我瞧那当差的脸色不对,转身就走,可是刚到门外,背后又追着说“请”了。难道那“客”竟为我而“回避”么?我预感到G也是料着我会来的,今天将有一场“好戏”

  果然,刚一见面,G就恶意地笑道:“小姐,几天工夫就成了要人了,我正打算约几个人,捧一下场呢。”

  哦,他一开头,就“以攻为守”那我要用“奇袭”才有希望。

  我故意板起脸说:“我正要来和你算帐!请你吩咐当差,一小时内,谢绝来客。”

  “嗨嗨,”他轻薄地笑了“一小时?小姐,太长久罢,你受得住么?”

  我装做不理会,一股坐下,拿起桌上的冷水瓶,倒了一杯,喝一口,这才说道:“你自己想一想,我哪些地方得罪了你,干么你倒在幕后发号施令,对我来一个攻势包围?我替你想想:我是什么人,我这样的人,好像犯不着你大才小用,这么费事!好罢,今天我上门来,听候你高抬贵手!”

  他两臂叉,站在那里只是笑。

  我再继续攻势:“自己想一想,在这个圈子里也混了三四年之久,红眉毛绿眼睛的好汉也见过几个;甜酸苦辣,也算都尝了些;不过一向处世,也还有点主义:我没有妨害人家的企图,可是人家得我没路走的时候,我不能不自卫。我即使毁了也不怕,但未必一点影响也没有。”

  他还是叉着臂,站在那里,但已经不笑了,两眼闪闪地,正像一条狼在准备搏噬。忽然他目光一敛,冷冷地答道:“你这番话是对我说的么?嘿嘿,小姐,冷静一点,不要太兴头。”

  “我不对你说对谁说?我正在后悔一向太冷静!”声音是提高了,我存心将他上火来。

  “嗨嗨嗨——”他连声冷笑,恶狠狠地瞪视我;突然一转身,就朝门口走。这一下,颇出我意外,我正在筹划下一步的动作,可是他又站住了,回过身来,走近我面前,低声然而涵威吓的意味说道“你打算怎么办就怎么办罢,我倒要看看你的牙齿有多么尖利!”

  我忍不住笑了。这还能够瞒过我么:隐在这样大言之后的,往往是虚怯。我终于在神经战上取得了主动的地位。我侧着脸,嫣然微笑,曼声说:“我的牙齿有多么尖利,你是永远看不见的。我向来少说话,不是还承你夸奖过么?但现在你既然吩咐我,要看看我的牙齿,那么,今后我在几个人面前,倒不必再做没嘴的葫芦。不过如此而已,没有什么尖利。”

  他没等我说完,就大步走了几步,在我最后的一句上他站住了,两手紧握一下,把手指关节得必必地响,自言自语道:“该死!简直是恫吓!”

  “不是!”我马上接口说,声音放重了些。“今天不是恫吓,只不过来换意见,看看我们之间有没有共通点。如此而已!”

  他装作不理会,继续大步的走,忽然一个圈子绕到我背后,猛可的将两手向我部箍来;我吃了一惊,一面挣扎着站起来,一面却听得他格格地狞笑道:“小姐,我们的共通点就在这里!”我明白他的意向了!这绝伦的恶鬼!我尽力一挣,厉声喝道“你别装傻!”同时,我一瞥眼见他的武装带挂在一张椅背上,他那支手也在一起,我抢前一步,掣在手,退后一步,声音放和平了些说:“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句,我是在战地服务过来的。”

  局面发展到如此,大出我的意料,但那时我有什么旁的办法呢?

  他似乎也怔住了,两手叉在前,歪着头,向我凝视。

  似乎也在踌躇。

  这时候,门外来了轻轻的叩声,我把手丢在桌上,就去开门。当差的报告:东屋那位客人说要走了。

  “你有公事,我们明天见罢。”我回头笑了一笑说,就轻盈缓步走了出去。到得街上时,才觉得心跳的不肯停住。

  我不承认我已经失败。我对于G的估量,本来不高;希望他能够放“和平”些,那就比“骆驼穿过针孔”还要难。我找他的目的,只是试探,——试出他是否在幕后指挥小蓉和我为难。这一点,现在已经明白了。

  可是我也不敢自信前途已无困难。在这样的环境中,除非是极端卑鄙无阴险的人,谁也难于立足;我还不够卑鄙,不够无,不够阴险!我只不过尚留有一二毒牙,勉强能以自卫而已。 n6ZwW.COm
上一章   腐蚀   下一章 ( → )
茅盾的最新经典名著《腐蚀》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腐蚀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腐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