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上的羊群是迟子建创作的经典综合其它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综合其它 > 原野上的羊群  作者:迟子建 书号:44639  时间:2017/12/6  字数:3837 
上一章   三个人    下一章 ( → )
  八方台镇迷宮样的格局使我们备受周折。车子绕来绕去,总是见到一样的房屋,一样的小庭院,一样的猪舍和鸡架。甚至缩着头走在篱笆外土路上的人也都是同一种表情。我们不得不停下车询问一个老人:王吉成家该怎么走?那老人穿件单薄的黑夹袄,双手抄在祆袖,瘦削的脸,紫嘴唇,说话时有点哆哆嗦嗦的。他努了一下嘴,指着车停着的地方说,那就是。我们谢他的时候,他的眼睛忽然掠过一丝悲哀的表情。

  我和于伟面面相觑,我们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我们并不知道王吉成家的确切位置,可我们的车就停在那里。于伟拉了一下我的手,鼓励我走进那个庭院。

  我最先看到了房前窗下的一小块花圃。经霜后的波斯菊和罂粟花的枝蔓颓然地纠缠在一起,有两只秃头的鸡在土里扒来扒去。沿着花圃的墙壁向上看,可以望见形形⾊⾊的菜籽一把把地垂吊着。如果说这古旧的房屋很像一个沉默而神秘的印第安人的话,那么这些在晚风中微微摇曳的菜籽就是印第安人⾝上斜揷的羽⽑了。苍⻩的沙地上不仅有鸡屎,还有狗遗下的粪便,不过没有听到狗吠,想必它此刻失职于主人,不知去哪里撒欢了。门的左右两侧堆着一些杂草、脏水桶、铁锹、废纸箱等东西,而门媚上则揷着艾蒿和被风吹雨淋后泛出纸钱颜⾊的葫芦,那是端午节留给这家的永久纪念了。

  于伟拉开了门。我紧紧握着他的手,我心跳加快,手心出汗,仿佛做贼一般。天⾊已经很晚了,可屋里仍没开灯,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我在黯淡的光线中看见了灶台和几样餐具,土墙上挂着笊篱和竹帘,这些东西看上去给人一种出土文物的感觉,宁静而庄重。

  于伟和我通过灶房走向里屋。于伟站在门前问了一声:“王吉成在家吗?”他的声音微微颤抖,想必他同我一样有些紧张。

  屋里没人搭腔。但是门却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女孩子噘着小嘴气冲冲地望着我们。我们知道这是王吉成的长女了。她眼泪汪汪地望着我们,不情愿地闪开了道。

  一个⾼个子中年女人从土炕上趿着鞋下来召唤我们。她眼圈红肿,头发却很利索,像是刚刚梳过,说话时鼻音很重,想必她已经哭了一刻了。

  油漆脫落的矮柜上放着两个油腻腻的玻璃杯,她端起暖水瓶为我们倒水,我看着她姣好的背影。她边倒水边说:“以为你们不来了。”

  “路上有点事耽误了。”于伟结结巴巴地解释。

  “刚才我听见了车在响,我就知道你们来了。”中年女人倒完水,回转⾝递给我们。水是烫的,可她看我们的目光却是寒冷的。

  我们将水杯放到窗台上,不约而同走上前打量炕梢躺着的那个孩子。他盖着薄薄的磨出了洞的线毯,香甜地睡着。于伟用手掌轻轻地持了一下他的头发,充満慈爱地看着他,然后又轻轻用手指抚了抚他的鼻尖和嘴唇。于伟的这种温存举动使我的眼泪汹涌而出,他是太需要一个孩子了。

  “这孩子觉很轻,如果你们再碰他的耳朵,他就会醒的,他的耳朵可灵呢。”中年女人微微叹了口气“他睡了二十多分钟了,再有一会就该醒了,他的觉不长。”

  那个小女孩将窗台上的那两杯热水倒进花盆里,中年女人见状气急地扯过她,拍打着她的背喝斥道:“这么不懂礼貌,客人还没喝呢,花秧也得给你烫死了,还不快出去玩!”

  那女孩子并不反抗,也不哭,她在挨打时恨恨地看着我们,一言不发。

  中年女人气咻咻地拉亮了电灯,昏暗的光线下熟睡的婴儿露出了微微的笑靥,也许他正做着甜美的梦。他的嘴不大,小巧的鼻子,眉⽑弯弯,眼睑微微凹陷,肤⾊白净,是个很漂亮的孩子。

  中年女人说:“说心里话,我真舍不得放他——”她菗噎了一下“可是你瞧,老大——”她指了指那个充満反抗情绪的小女孩说“已经六虚岁了,老二是个男孩,四岁了,现在跟他爸爸出去了。拉扯这三个孩子真不容易,还有这老三是超生,在外名声不好听,听说你们很想要个孩子,送给你们去养敢情是个好事,我们也算做了亲家。”

  “王吉成不在家,你能做主吗?”于伟问。

  “他受不了眼见自己的孩子让人给抱走,所以才早早就领着老二走了。走了一天了,午饭都没回来吃。”

  “这孩子现在能吃些什么?”我小心翼翼地问。

  “他七个月了,主要是吃我的奶。”女人有些愁眉苦脸地说“你也知道咱农村人坐月子也吃不上个啥,几顿小米粥和几个鸡蛋就算好的了,所以奶水也不旺。”她看了看于伟说“你们经济条件好,可以给他喝奶粉,再少喂一点鸡蛋⻩。等到一周岁后,就可以喝些粥了。”说完,又心神不定地盯着我,问“你肯定不会再要孩子了吗?”

  “我不能生育。”我有些难堪地说“否则也不会——”

  “有的⽑病是能治的。”女人咄咄逼人地问“你的病是不能治的?”

  我点点头。于伟‮抚爱‬地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这孩子生在三月初八,晚上六点多钟。”女人开始介绍孩子的习性“他不喜欢睡热炕,穿衣服也别给穿太厚了。他怕惊,胆有点小,不过小孩子都会这样的。你们看他头发长得不太好,以后可以常常给他剃剃头,好发发头发,最好阴历二月二的那天剃,那是剃龙头的曰子。他喜欢吮手指头,你们别担心,他一岁以后就会好。”女人最后拿出一沓钱说:“这是吉成做手艺换来的六百六十元,取个六六大顺的意思,算是托你们抚养的一点零花,不好意思。”

  “这怎么?该我们给你——”于伟迟疑着。

  女人不容分说:“那成什么体统啦,拿着。”

  “王吉成平常在家干些什么?”于伟问。

  “孩子他爸手艺不错,干个木匠活还没问题。原先收成好时,冬天还能到要结婚的人家打打箱子、柜子、桌子和椅子。”

  我说:“你放心,我们会好好待这个孩子,将来让他受良好的教育。”

  “你们也尽管放宽心。”女人说“只要孩子给了你们,我们就不会进城去看他的。”女人的声音开始发颤“只求你们把他当亲生的孩子对待,别让他受委屈。”

  “我们保证。”于伟说。

  于伟看着那个始终沉默着的眼泪汪汪的小女孩,她穿着件蓝底碎花布袄,梳着两根羊角辫,头发又⻩又稀,尖尖的下巴,一双极其宁静的大眼睛。

  于伟掏出五百元钱递给那个小女孩:“这是叔叔送你的,等你将来上学当学费用。”又转⾝对那女人说“以后家里有什么难处,只管跟我们说,还有老大、老二的学费,我们包了。”

  那女孩子却朝后退了一步,然后缩在墙角,将双手背到⾝后,呆呆地看着。她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要小弟弟,我要小弟弟!”

  她如火山爆发般的哭诉将熟睡的婴儿给吵醒了。炕上的孩子一骨碌爬起来,也跟着哭了起来。女人忙着去抱炕上的孩子。我们都起⾝去看那个孩子。他撇着小嘴哭个不休,他那圆溜溜漆黑的透出聪颖之光的大眼睛湿漉漉的。当他发现我和于伟后,他不哭了,而是紧紧偎在女人怀里怯怯地看着我们。

  “他有些认生,今天晚上可能你们要遭些罪。”女人说“不过三四天以后就会好的。”女人俯⾝亲了亲孩子的脑门“你们亲他时不要亲腮帮子,那样小孩容易流口水。”

  我们点头称是。

  “让我再喂他一遍奶吧。”女人说“让他吃饱了再走。”女人解开上衣的钮扣,于伟连忙走开去哄那个抹着眼泪的小女孩。一只松弛的Rx房耷拉下来,啂头不是草莓⾊,而是深褐⾊,孩子一口叼住xx头,很香甜地吮昅起来。屋里一片寂静,只看见灯下的女人用力挤着奶,她恨不能将所有的啂汁都喂给他,孩子无忧无虑地鼓着腮帮边吃边望着他的妈妈。吮奶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亲切。我几乎没有勇气从这个女人的怀中抱走这个孩子了。喂过奶,女人又亲了亲他的脑门,然后将他放到炕上用线毯包好,颤抖着递给我。我紧张得几乎窒息,喘着耝气接过这个孩子。孩子一被我抱起便呜呜哭了起来,他挣扎着,想伸出小手去抓他的妈妈,女人泪流満面地说:“你们快走吧。”

  我和于伟连忙朝屋外走去。走到门口时,那小女孩上来抱住我的一条腿不放,并且用牙齿来咬我的腿,幸而我穿着⽑裤,没有感觉到強烈的疼痛。女人上前一把扯走女孩子,我们走出门后听到屋里传来哀恸的哭声。

  我们连忙上车,于伟发动着了车,孩子一直哭个不休,我忙得満头大汗,不知所措,也跟着哭了起来。

  那轮血红的夕阳已经沉落了。暮⾊浓浓地笼罩着八方台镇,于伟打开车灯,我们朝镇外走去。一路上我们没有碰到行人。出了镇子后,前方的道路宽阔起来,起伏的原野一望无际地袒露在我面前。那孩子渐渐止住了哭声,惊奇地看着前方的道路。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也不再流泪了,于伟侧头微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们的孩子真不错。”

  “他是你爸爸。”我对孩子说。

  于伟目视着前方,将车开得飞快,大概是希望早点离开八方台镇吧。我将孩子的双手从线毯里拿出来,然后掏出一只笔让他玩。孩子攥着笔,快活地把玩着。我的心底忽然漫过一股暖流,我们终于有了孩子了。我们的家从此不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人了。

  我们一家三口在原野上飞驰。

  八方台镇不见了。 N6zWw.coM
上一章   原野上的羊群   下一章 ( → )
迟子建的最新综合其它《原野上的羊群》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原野上的羊群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原野上的羊群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