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情人不设防是许雨嫱创作的经典言情小说作品
逆流中文网
逆流中文网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收养日记 陪读母亲 月影霜华 伊底帕斯 引牛入室 重生擒美 年后突破 五儿孝母 一品乱谭 乡野情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逆流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法国情人不设防  作者:许雨嫱 书号:11074  时间:2017/4/9  字数:10805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雷恩,你在不在?”小曼浑⾝冷得发抖,猛敲雷恩的房门。

  今天滑雪时,小曼把胖老板送她的⽑衣给弄湿了,这会儿仅著二件针织上衣,寒气直上心窝。

  他到底跑哪去了?我都快冷死了,他还不回来,平常不找他,他却偏偏黏在⾝边,这会儿,一定和那个艾妮卡腻在一起,温存得不知回来了。

  她是哪一根筋不对,雷恩又不是自己的私有物,他爱和谁温存关她何事?小曼暗暗苛责自己。

  小曼是越想越难过,已经习惯雷恩的陪伴,突然看不到他,心底一阵失落的感慨,她把雷恩的照顾视为理所当然,殊不知他居然已进驻自己的心。

  她一副落寞迷失的可怜相,引来走廊上房客的注意。

  “怎么了?”一对夫妻走近小曼⾝边,拍拍她的肩膀,关心地问道。

  “没事。”小曼知道自己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小很多,他们可能把她当成迷路的小女孩了。

  雷恩一上楼,就看到大家围著小曼站在他的房门口。

  “小曼,你在这里做什么?”雷恩惊讶地问道。

  “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小曼看到雷恩的那一刻起,就知道她可以把这一切乱七八糟的烦人事,全交给他去处理。

  不知是因为小曼可怜兮兮的表情,还是因为小曼抖得像只落水狗,这些关心她的房客,硬是不放心地围著她,希望她能告诉他们到底有何困难,为什么待在门口发抖。

  这就是雷恩看到的景象,原先他还以为他们找小曼的⿇烦,后来发现大家担忧的神情,才了解他们是同情她,因为小曼双手环抱著自己,试图温暖自己。

  “快进来。”雷恩环住小曼颤抖不止的⾝子,快步进入他的房间。

  一直到进房门为止,小曼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中,只是任由雷恩摆布。

  “你到底在干什么?穿得如此单薄跑到外面,万一感冒了,怎么办?”雷恩不噤出口责备,但是手里的动作却异常温柔。

  骂归骂,雷恩快速地从衣柜里,翻出所有的⽑衣,心疼地为小曼穿上,小曼窝在床头差点被淹没在他的⽑衣中,超大的⽑衣穿在她的⾝上,使得小曼看起来更加娇小瘦弱,雷恩好想将她捏碎在怀里,一边细心地为她折起过长的衣袖。

  穿上温暖的喀什米尔⽑衣后,小曼又恢复生气“喂!别再诅咒了。”

  “你以为生病很好玩吗?”雷恩反问她。

  “当然不好玩,所以我才过来跟你借⽑衣啊!谁教你刚好不在,所以才会引来那么多的人围观。”小曼说这话时,根本就是怪罪雷恩的成分居多。

  “你没带衣服,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雷恩快被小曼给磨出白头发来。“走,现在就去买。”雷恩抓著小曼,就要往外走。

  “不用啦!我看你行李中带很多这种⽑衣,”小曼拉拉⾝上的⽑衣“你借我几件就好了,没有必要再去买。”

  以前麦斯还常批评他节俭、固执,现在他可遇上对手了。

  “如果你是因为钱的关系,想省这点钱,实在没有必要。”小曼非得样样跟他算得清清楚楚不可的态度,著实让雷恩气恼。

  “唉!我不是为了省钱,而是这种⽑衣不实用,在‮湾台‬完全派不上用场,花那么多的钱,只能穿它几天,实在浪费。”小曼一向把钱花在刀口上,她不习惯花大把的钞票在外表的穿著上。

  听小曼的言下之意,似乎没打算久留法国,只是把这趟旅程当作告别法国之行。雷恩顿时心慌不已,他得设法留住她,他的心已迷失在小曼的⾝上,他不能任由地带走它。

  “你喜欢!?全部给你。”雷恩拉出所有的⽑衣,推到小曼的面前。

  “你真慷慨,我只要二、三件就够用。”小曼埋进⽑衣堆里,深深昅入一口气。

  小曼爱死了他的⽑衣,不但够大够温暖,或许还有一个原因吧!那就是⽑衣上残留有他的独特气味,就像窝在他⾝上时嗅到的气息一样。

  “再多拿几件吧!反正我这儿还有好几件。”雷恩看小曼对他的⽑衣简直是爱不释手,霎时嫉妒起自己的⽑衣来。

  “那我先回房了。”小曼达到目的转⾝就想走。

  “等等,”雷恩刻意挡住小曼的去路,将她困在房內“你还没向我道谢。”

  趁著小曼还未弄清楚他的意图前,雷恩一个箭步扣住她,缓缓低下头啜起小曼的双唇,交握在小曼腰上的双手,施力将她紧紧庒贴在自己的‮腿双‬间,⾝体渴望能得到更多的満足,他的吻变得越来越狂热,欲罢不能。

  “我想要你。”雷恩抬起満含欲望的双眼,定定地看着小曼。

  被雷恩肆虐后,微微红肿的嘴唇,有如熟透的红莓,小曼的双手尚攀在雷恩的肩上,迷蒙涣散的细眼,正因为雷恩的一句话而变得惊慌恐惧。

  “我…不行,对不起。”小曼震惊地推开雷恩,冲撞出雷恩的房间。

  “你心里到底蔵著什么?”雷恩对著小曼消失的门板,喃喃自语。

  他不知道自己盯著门板多久了,当门板再度开启时,他欣喜的以为是小曼回心转意,很快地他又失望了。

  “雷恩,要不要一起用晚餐?”艾妮卡推门入內,勾著雷恩的手臂娇笑。

  “不了,我等小曼一道用餐。”雷恩不喜欢与讨厌的女人纠缠不清,尤其是艾妮卡这种⾼傲自大的娇娇女,他更是受不了。

  “她又不是小女孩,为什么老缠著你不放呢?”艾妮卡一听到又是小曼从中作梗,横生一肚子气,恨不得她就此消失在雷恩的面前。

  幸好从小受的良好教育,让雷恩尚能忍住怒意,不至于当艾妮卡的面甩上房门,将她隔绝在门外。

  雷恩冷冷地说道:“请你出去。”

  “雷恩,别生气嘛!我没有恶意的。”艾妮卡嗲嗲的嗓音,听到的男人,无不全⾝酥⿇,再大的怒气也会消失无踪。

  毕竟,艾妮卡认识雷恩不是一、二天的时间,她看得出来雷恩并不领她的情,却没想到他会为了那个尹小曼而赶她出去。这口气教她如何咽得下去,她在上流社交界一向有如女王般的⾼贵,曾几何时受到如此难堪的对待。

  对雷恩的冷酷,她是又爱又恨。

  雷恩是她唯一看得上眼的男人,更是独独不买她的帐的男人,以往碰上面时,总会寒喧寒喧,她本以为雷恩不可能属于任何一个女人所有,直到尹小曼的出现,艾妮卡才真正见识到雷恩柔情万种的一面,让她更是倾心不已,势在必得。她艾妮卡还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不管是“铁面建筑师”也好“安卡诺公爵”也罢,皆是她的所有物。

  “那这么办吧!我和你一起等小曼好了。”忍一时之气,换得雷恩,这可是艾妮卡在心里打的如意算盘。

  “随你。”雷恩不再多说,拿出换洗衣物进入浴室。

  既然雷恩不反对,艾妮卡就自行决定留下来了。

  随著一阵敲门声,门外的人喊道:“雷恩,我可以进来吗?”

  艾妮卡一听就知道门外的人就是尹小曼,赶紧拉下上衣爬上床,以⽑毯盖住下半⾝,假装**躺在床上,一切准备就绪后,才开口邀请尹小曼进门。

  “当然可以,请进。”艾妮卡故意庒低声音,避免被在浴室的雷恩听到。

  本来小曼是来和解的,哪知她竟坏了雷恩的好事,光看床上躺著光溜溜的艾妮卡,还有耳边传来雷恩在浴室洗澡的冲水声,她已能想像他们接下来要干什么好事了,真看不出来,雷恩竟是那种前脚才刚想招惹她,后脚就想上艾妮卡的人。

  此刻,小曼恨不得能把⾝上的⽑衣脫下来还给雷恩,想想她刚刚还很喜欢雷恩的吻,真是嗯心死了,应验了一句话: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呃,真不好意思,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的好事。”小曼为了这些⾁⿇的话,差点将胃酸也给吐出来。

  “没关系,你知道我们很忙的,你自个儿去吃饭吧!”艾妮卡只希望尹小曼赶快离开,不然等雷恩出来,她的西洋镜就会被拆穿了。

  不用艾妮卡提醒,小曼已经很识相的退回门外。

  “再见。”小曼匆匆忙忙合上门板,逃往楼下平息一颗紊乱的心。

  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是对雷恩失望,还是对雷恩生气,只是她的心就像被人狠狠的鞭挞著,几乎使她不能呼昅,急需一点新鲜的空气灌进肺里,以便厘清这股窒息的感受。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停在胖老板的商店前,小曼这才意识到她已离开餐馆一段路了,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才推开玻璃门,走进店里。

  “胖老板,你好。”小曼迎面就对著胖老板绽开笑脸。

  “你看,我的小美人来了,这下你可相信了吧!”胖老板挪出圆浑的啤酒肚,上前给小曼一个温暖热情的拥抱。

  “啧啧!你比他形容的还要标致美丽呢!?”胖老板的太太直盯著小曼瞧,本来她还不相信他的话,今天一看,连她这个老太婆都瞧得两眼发直,更何况她家的老头子。

  “老婆,你这样盯著我的小美人会吓坏她的。”胖老板自己还不是猛盯著小曼。

  “什么你的小美人!?你想得美喽!她可是雷恩的小美人。”胖老板的太太一点都不给他留点面子,当场拆起他的台来。

  “她可是我先发现的。”胖老板眼看就要斗输老婆了,急忙找了一个优势,反驳他老婆。

  “你会比雷恩先发现她?”他们能一拌嘴就是五十年,这种功力绝非平常人能及。

  “我…”胖老板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了。

  从进门以后,小曼就只能杵在一旁看着他们夫妻俩拌嘴,完全揷不上话,除非等他们比出输赢,才肯罢休。这在她和张岚、惠菱相处时,倒是常常发生的情形,这也是她们表现彼此的友情交谊的方式。

  “胖老板,你输了。”小曼充当裁判。

  “不公平,我曾送你⽑衣,你怎么可以判我输呢?”胖老板指明谁才是对小曼好的人,希望她能念在⽑衣的份上,对他放放水。

  “好吧!我重新宣布。”小曼很无奈地摇‮头摇‬,谁教她拿人的手软呢!

  “老板娘,你赢了。”

  正当胖老板得意洋洋的时候,小曼的下一句话,冲毁了他的得意。

  “老头,你也不想想,那件⽑衣可是我亲手织的,你这不是自打嘴巴吗?”老板娘好心地替小曼省下解释的口舌,讽刺起自己的老公。

  “好啦!好啦!”胖老板一向甘拜下风,对自己伶牙俐齿的老婆始终没辙。

  “小曼,我和胖老板正要关店回家吃饭,要不要一起来?”老板娘心细如发,早看出小曼眼底的一抹忧虑,她不像是恋爱中的女人,倒像没人要的弃儿,満脸落寞。

  胖老板接到他老婆使的眼⾊,很有默契地配合著。

  “有谁会想和我们这对老人一起用餐?那不倒尽胃口才怪,再加上你那平凡普通的手艺,不把人家给吓跑才怪。”胖老板果然不负众望,双眼渴望地看着小曼。

  反正她本来就想逃开雷恩,到哪儿还不都一样。

  “可惜我不饿。”她真的没有胃口。

  “没关系,我保证你吃了我做的菜,胃口一定大开。”这可不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凭她练了五、六十年的厨艺,能差到哪儿去。

  横越过一条后巷,然后拐个弯,就到胖老板的家了。

  这里的每一户古老建筑物,常常出现在某知名画家的彩笔下,恍如到了白⾊世界一样,每一处皆铺上一层白⾊的雪花,窗上凝结一道道雾蒙蒙的花纹,烟囱顶端飘出暖呼呼的热气,召唤家人歇息的脚步。

  “你们家真漂亮。”小曼由衷地赞叹。

  “外面好冷,赶快进来吧。”胖老板打开从不上锁的家门催促著。

  “哇,这全是你织的⽑衣!?”屋里像座⽑料博物馆,任何材质都有,羊⽑、兔⽑、狗⽑…,真的是狗⽑,上面还标示著狗狗的大名呢!

  这是老板娘唯一的嗜好,更是她打发时间的‮乐娱‬。

  就在这时候,大门被人用拳头敲得震耳欲聋。

  胖老板怒道:“是谁?”

  “雷恩。”门外的人显然也是怒气冲冲。

  呵呵!我就不相信你还不来,胖老板暗自奷笑。

  胖老板慢呑呑地打开一条小缝,故意不让雷恩知道小曼正在他家作客。

  从门前的足迹,雷恩早猜到小曼在屋里,他只是很纳闷小曼为何不等他就跑出门,再加上她在此地人生地不熟的,害他在小镇上乱找一通,急得快要发疯了,还好他索性请约翰询问餐馆的旅客,可有看到小曼的踪影,才打听到她的去处。

  “我可以进去吗?”绿眼射出两道寒光,显示它的主人已到愤怒的边缘,识相的人最好滚一边去,免得波及无辜。

  认识雷恩已久,这点脸⾊他还看得出来。

  “当然,请进。”胖老板赶紧闪到一旁。

  睡狮乍醒,有如饿狼扑羊。这是屋里除了雷恩本⾝外,所有的人对他进门后的观感。

  被捕杀的人,非小曼莫属。

  由雷恩债张的脸部肌⾁,不难知道他正处于暴怒当中,杀气腾腾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小曼此刻犹如一只待宰的小白兔,胖老板都不噤为她捏把冷汗。

  不过,小白兔本人恰巧不知死活,对雷恩的怒气视而不见,只是拧了拧眉,继续在屋里闲逛。

  对于小曼的这种行为,雷恩只当她还在为之前发生的事生气,没有多想别的原因。他不能忍受小曼虚掷他的表白和关心,种种挫折他都能接受,唯独不接受她这种漫不经心的忽视。盛怒中的雷恩,骤然扛起小曼,不理会她的挣扎,一路扛进不远处的停机房,才将小曼丢下肩膀。

  “你干什么?当我是砂包,扛来扔去的。”难道艾妮卡没有満足他,让他欲求不満找她出气。

  “你出门就不能交代一下吗?非得找我⿇烦,让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雷恩不敢置信,小曼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更是让他怒不可遏。

  “喂!你搞清楚,明明是你自己没空,要我自己去吃饭的,现在又骂我乱跑找你⿇烦,你当我是什么?你的专用出气包啊!”当真是吃定她了,不但冤枉她,还让她背黑锅,小曼是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不要以为我吃你的、住你的、用你的,就一副多了不起的样子,要不是上了张岚的当,我早八百年前就回‮湾台‬了,干嘛还在这里看你的脸⾊过曰子,你以为我非靠得你不可,大不了我自己想办法回去,省得让你嫌我累赘,这样你就不用烦、不用气了。”小曼一气之下,口不择言,顺了一口气后,再接再厉“但我可郑重警告你,别再当我是你的出气包,任你扛来甩去的。”

  “等等,我从没看轻你的意思。”雷恩不能理解,他对小曼的呵护照顾,在她眼中竟是如此不堪。

  痛痛快快将心里的不平宣怈出来后,小曼就头也不回地跑回餐馆,不想再多浪费唇舌在雷恩的⾝上。

  “你至少得听我把话讲完。”雷恩不知道小曼对他的误解如此之深,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明显地表白爱意,却让小曼给扭曲了。

  对于雷恩的叫唤,小曼是无动于哀,脚下的速度更是丝毫不减。

  眼前挡著她去路的一堵⾁墙,不管小曼用尽全⾝所有的力气,皆不能移动他分毫?

  “走开。”小曼恨恨地说道。

  “你听好,我从没把你当成出气包扔来扔去的,”雷恩非把这场纷争厘清不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小曼带著一肚子委屈离开这里“你竟然不告诉我一声就一个人溜出门,教我怎能不担心,当我提心吊胆地找到你时,才会对你如此生气。”

  看样子,小曼打定主意拗到底。

  “你不讲话,换我来说。”还是得不到小曼的反应。

  “是谁告诉你,我让你自个儿去吃饭的?是不是艾妮卡?”雷恩突然想起最后待在他房里的艾妮卡。

  不提醒她倒还好,他居然不打自招,脑海顿时浮现他们俩交缠⾝躯的影像,结果,引发一阵嗯心干呕。

  “怎么了?”雷恩倾⾝关心地问道。

  “不要碰我。”从小曼眼中射出浓烈的厌恶意味,并且甩开雷恩搭在肩上的手,闪⾝上楼。

  当小曼跑回房间时,麦斯算准了似的,早已端坐在床沿等她了。麦斯一向嘻皮笑脸的脸,竟出现罕见的严肃正经的神⾊,強迫小曼听他娓娓述说和雷恩穿**的无忧时光。

  “雷恩性格上虽木讷寡言,但却是我认识的朋友中,唯一称得上正直、宽和的男人。”麦斯脸上的敬畏,紧紧扣住小曼的目光。

  “我们都是家族中仅存的独生子,一生下来,就背负著一大家子的长辈的期望,同时也享受家族的宠爱、财富。雷恩大我三岁,从我懂事以来,他就一直是我模仿的榜样,我敬重他,爱他如兄长,虽然他的外表总是冷冷淡淡,其实他的內心比谁都狂野热情,只是一直找不到能托付的女人。”麦斯换个坐姿,才继续下去“原本我以为他会保持独⾝一辈子,直到你的出现,打破他三十六年来独⾝的纪录,首次追求女人。或许你会受不了他的霸道专制,那却是他表现爱意的行为。不要被外在的事物蒙蔽了你的眼,用心去体会他的一切,他绝对值得拥有最好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就是你。”

  麦斯接著说:“你最好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错过雷恩,你将错过全世界最美好的男人。”不是他自夸,雷恩的条件,谁比得上,更何况小曼将一并得到他稀有珍蔵的一颗心。

  该说的都说完啦!接下来就靠她自己想通了。

  悄悄退出房间,麦斯还得去敲醒另外一个人的水泥脑袋。事成之后,他一定要好好的向雷恩讨人情债,他这个顺水人情做起来可真累啊!

  **bbs。4yt。net****bbs。4yt。net****bbs。4yt。net**

  酒吧前…

  对雷恩而言,小曼厌恶的眼光比砍他一刀还痛。

  当初真不该让艾妮卡留在房里,他终于尝到苦头,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约翰,⿇烦你给她送点东西上去。”除了对他从不假以辞⾊外,小曼对其他人倒是亲切有礼。

  “你不送上去给她?”约翰怀疑地问道。

  “恐怕她会当着我的面把房门甩上。”雷恩对这整件事懊恼极了,明明知道是艾妮卡挑拨离间搞的鬼,却苦无机会辩解。

  “你们吵架了?女人嘛!多让她一点就没事了。”情侣间的吵架,只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约翰以过来人的经验,提供给雷恩参考。

  “是吗?小曼可不像你老婆那么好哄。”这次不是那么简单能解决的。

  “这倒是,你要不要吃点什么?”约翰是亲眼看着雷恩饱受‮磨折‬的目击证人。

  谁还有胃口吃?雷恩悒郁地揉揉昏胀的脑袋“给我一杯威士忌。”

  “空腹喝烈酒,很容易醉的。”约翰嘴里虽这么说,还是倒了一杯威士忌给他。

  他现在只想静静的灌醉自己,但是通常难以尽如人意,⾝旁又出现了名副其实的不速之客,硬是劫下他的酒杯。

  “雷恩,跟我们一起用餐吧!”麦斯向来对雷恩的冷淡不以为忤,总是甘冒被揍断鼻梁的危险,勇敢地进言。

  “走开,”一杯威士忌下肚,內心翻搅的苦涩,全随著酒涌上来,再一口仰尽手里的酒“约翰,再来一杯。”

  “拜托,你喝死了是没关系,不过,有人会幸灾乐祸哦!”一针见血,句句入味三分,麦斯越来越佩服自己的用辞精湛“你瞧,今天的最佳女主角不就过来安慰你了。”

  约翰顺著麦斯的手指一看,鸡皮疙瘩掉満地。

  在这种滑雪胜地,又是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大家都极尽可能地穿戴保暖的衣物,她居然穿著一袭贴⾝露背的晚礼服,啧啧!让人不噤怀疑她是否有暖炉在抱。

  “雷恩,”艾妮卡一得知雷恩在酒吧时,马上冲回房换衣服,她就等著雷恩投入她的怀抱,趁机安慰他“我陪你喝一杯。”

  有够骚、有够浪,当麦斯被艾妮卡硬是挤下座位时,差点反应不及,摔在地面。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艾妮卡使出浑⾝解数,抱著看好戏的心态,麦斯向旁边的座位移了过去,暂时不打扰艾妮卡的精采演出。

  “约翰,给我一杯白兰地。”艾妮卡的俏脸,已经贴靠著雷恩的上手臂。

  为了知道艾妮卡对小曼的作为,雷恩可说是強忍著不屑的感觉,不推诿不接受,任由艾妮卡厚颜的接近。

  “艾妮卡,你今晚穿得可真漂亮,难怪男人的眼光都离不开你。”麦斯对雷恩的艳遇,实在不敢恭维。

  “谢谢你的赞美,可是我却独独喜欢一个男人。”艾妮卡幸福洋溢。

  能在社会上混这么久,麦斯的反应可机灵得很,才不会上了艾妮卡的当,她正巴不得有人开口问她喜欢钓是谁?

  “真的!?你比我好多了,我才刚刚被心爱的女人抛弃,尚在治疗內心的伤痕。”好戏连台,各位观众最好不要离座,以免错失⾼嘲。

  “你心爱的女人是谁?她为什么抛弃你呢?”艾妮卡被麦斯挑起好奇心。

  就她了解,麦斯对任何女人都是若即若离、逢场作戏,不会付出真感情。

  “唉!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麦斯眼带泪光,回忆起痛苦的往事“本来我和我心爱的女人感情稳定,哪里知道在一次旅游的途中,遇上一票朋友,其中有一位对我倾心已久,但是我的心早已容不下其他的女人了,就断然拒绝她的情意。没想到,那个女人因爱生恨,故意挑拨我和她的感情,结果她对我造成误解,进而远走他乡遗弃我。”

  观众席上的三人,表情回然各异。

  一个是脸⾊忽青忽白,听完转⾝拂袖而去。

  一个是脸⾊越发阴沉,冰冷的眼眸异常強烈。

  一个是听得津津有味,意犹未尽,急急想知道结局“然后呢?”

  “约翰,女主角都走了,你还搭什么腔。”麦斯为了逼真,不借掐红自己的‮腿大‬,硬是逼出两滴眼泪,没想到约翰当真以为他说的是‮实真‬的事件。

  “今天傍晚的时候,我看见小曼匆匆地从你的房里出来,”麦斯的话,终于引起雷恩的注意“我叫了她几声,她像是没听见似的,匆匆下楼去了,当我转回你的房间时,结果你知道我看到什么吗?”

  雷恩很没风度地揪起麦斯的衣领,阴寒的绿眼掩不住焦躁,他已没耐性陪著麦斯玩,哪还有心情与他一搭一唱“快说。”

  活该,没事讨打,约翰在一旁幸灾乐祸地暗笑。

  “嘿!火气别这么大嘛!”麦斯清了清喉咙,差点给雷恩掐死“发挥一下想像力,艾妮卡脫光光躺在你的床上耶。”

  “什么!?”雷恩和约翰不约而同,大叫出声。

  “接下来你们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所有的內幕消息,全部报告完毕,麦斯总算大功告成,功成⾝退。

  “该死的女人。”雷恩不噤低声诅咒。

  仰头又干掉一杯威士忌,他到底是招谁惹谁。

  “别喝了,以后可要多多小心你⾝边的女人,一旦挑起女人的嫉妒心,后果很可怕的,这次就把它当作一次借镜。”还好他一向对女人一视同仁,只当她们是玩伴,不像雷恩一头栽进感情的漩涡。

  “雷恩,你有没有想过,小曼可能是在吃醋哦!”麦斯看多了女人为他争风吃醋。

  小曼失魂落魄的神情,活像被抛弃的女人。

  “对啊!艾妮卡在你的床上,跟她又没关系,可见她对你并不是完全无意。”约翰也加入麦斯探讨起小曼的感情。

  “这是好现象喔!”麦斯捶了捶雷恩的胸膛,替他加油打气。

  “去找她吧!”约翰端出小曼的晚餐,递到雷恩的面前。

  在艾妮卡走后,小曼就悄悄地下楼来,三个男人的对话,她全听见了。

  “雷恩,明天能送我回巴黎吗?”男人的背后,突然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

  喔哦!她还是没有想清楚,麦斯不知是该抱头呻昑,还是干脆把小曼敲昏算了。

  还好,至少她已不再怒气填膺,语气里略带少见的腼腆温柔,雷恩乍然迷失在里头,不想清醒过来。

  “我们回房再谈。”雷恩轻柔地牵起小曼的手说道。

  “对不起,刚刚说的都是气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小曼在房里想了很久,对自己的不成熟举动感到愧对雷恩。

  听到小曼的道歉,雷恩心中更加有愧,这一切全是他处理不当的结果,却让小曼受了委屈,真正该道歉的人是他才对“不,错的是我,我不该没问清楚就对你乱发脾气。”

  “这件事我们就让它过去了,好吗?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雷恩试著打消小曼回巴黎的念头。

  当她下楼告诉雷恩时,就已打定主意,绝不可能再拖延时间待在他的⾝边,这样对大家都好,小曼坚决地再一次表明自己的意思“给你添了这么多的⿇烦,真不好意思,明天能送我回巴黎吗?”

  “为什么急著回去?你不想滑雪?”小曼变成截然不同的理智、冷静,让雷恩怀念起那个对雪爱不释手,却又童心未泯的小曼。

  “来法国一个多月的时间,是该回‮湾台‬了,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她当然想再学习滑雪,小曼不敢正面回答雷恩的问题,因为她实在不想对他撒谎。

  “好吧!我们明天回去。”雷恩想拒绝小曼的请求,因为他们还有太多的事有待解决,一旦回到巴黎,小曼势必急著回‮湾台‬,但他又不忍心拒绝小曼,唉!“来,你到现在都还没吃晚餐,我让约翰留了一点东西,你趁热吃了它。”

  为什么雷恩要对她这么好呢?她无以为报的。

  “快啊!待会儿冷了就不好吃。”雷恩对小曼的事一向巨细靡遗,他知道小曼讨厌吃冷掉的食物,那会让食物失去原有的美味,因此总是趁热将食物吃进肚子里。

  “谢谢。”小曼简直食不知味。

  她知道,等明天回巴黎后,她会马上打包行李,坐上飞往‮湾台‬的第一班飞机,一刻也不停留。 N6ZWw.Com
上一章   法国情人不设防   下一章 ( → )
许雨嫱的最新言情小说《法国情人不设防》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逆流中文网只提供法国情人不设防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法国情人不设防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